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三章: 地下迷宮

  洪月笙在些微的晃動中,從昏迷中醒來,他咽了咽口水,感覺渾身跟散了架一般劇痛,伴有嚴重的耳鳴,一時間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哪里。
  等他適應了光線,才意識到鳳蝶正背著他。他雖瘦弱,但畢竟是個十六歲的男孩,身材苗條的鳳蝶背的還是挺吃力的,一路上呼哧呼哧穿著粗氣。
  “鳳蝶姐。。”
  “你醒啦?小伙子!”鳳蝶邊走邊費力的回頭看了他一眼。
  “放我下來。。”
  “得了吧,就快到家門口了您要下來了。還是讓我把好事做到底吧!”鳳蝶說話一如既往的直爽。
  洪月笙感到特別不好意思,好在就幾步路就到了家門口—鳳蝶扶他下來時,她耳畔淡淡的香水味道深深留在他的腦海里。
  “呼!總算到了!”鳳蝶單手扶著膝蓋直喘氣,“看你這么瘦,怎么沉得和小野豬似的!”
  洪月笙低下頭,臉臊的通紅。
  所謂洪月笙的“家”,實際上是廢棄下水道中一個自己改建的管道,也有一些其他類似的家庭住在這里,大多是以狹小的管道為房間,用木頭或鐵板為面向主管道的一側筑成墻壁。戰后亞寧首都“海市蜃樓”舊城大規模衰落,過去鼎盛時期的配水系統都已荒廢,一些社會最底層的居民為了遮風避雨又不必負房租,便利用下水道分支管道的側面建立了簡陋的住宅居住。而在政府的機動部隊“機械之心”實行禁令和更加嚴格的鎮壓法案后,反政府武裝被迫轉入地下重新集結,其中最大的組織就是一支名為“復興會”的游擊隊,他們以“不知疲倦的為國家作戰”為格言,在這龐大的地下下水道系統中建立了新的戰時基地。地下管道四通八達,非常方便游擊隊的集合,分散和及時撤離。由于訴求目標接近,所以“復興會”和下水道居民相處相安無事,也因此構成了新的社區,成為一個地下迷宮。
  洪月笙先從簡易的木門進入房間,其中有一些簡單的家具—大多是從垃圾場里撿來的物件兒,兩個小小的加熱器發出的微微紅光,墻上還貼著一張舊海市蜃樓城市日歷,背景上的城市畫正是他們現在生活的區域,但區別是燈火輝煌,海報下邊的日歷還是戰前。
  “靈子?你在哪?出來吧!”他沖著房間里邊吆喝了幾句,“鳳蝶姐來了!”
  但是沒有動靜,這時候鳳蝶也已經跟著走進門。洪月笙正納悶的時候,一個小小的陰影已經從鳳蝶身后的屋頂上靠著倒掉著的尾巴慢慢地降下來。。。
  “嗷嗚!”陰影伴隨著叫聲猛地撲到鳳蝶肩膀上,嚇得本來頗有氣度的鳳蝶大聲尖叫起來:“哇!!”
  洪月笙趕緊轉身正打算反擊,卻發現陰影已經撲倒了鳳蝶,抱著鳳蝶的脖子,正要。。。
  親個不停!
  “靈子!”
  而鳳蝶則被親的笑個不停:“好啦,好啦靈子,癢死了癢死了!”
  “靈子!”洪月笙又好氣又好笑,“你這樣會嚇壞鳳蝶姐的!”
  他叫靈子的,正是自己的小妹,小自己三歲。
  但是小妹的長相卻與正常人不同,她身高明顯低于同齡人,但頭卻比同齡的孩子大,短而蒼白的毛發;眼睛格外的大,遠超過正常人類的比例,瞳孔不像通常的亞寧人的黑色或褐色,而是一只呈冰藍色且深邃,另一只則為墨綠色,且眼白已經不能成為“眼白”,而呈黑色。三瓣嘴(亦稱裂唇),周身皮膚灰白缺乏血色,時而可以看到迂曲擴張的灰藍色淺表靜脈浮現在薄薄的皮層下;身材小而消瘦,四肢細長且經常保持蜷縮狀態,且長短不一。更令人驚異的是還有一條長長的尾巴,底部長而尖,左右甩來甩去,整個人從遠處猛地一看,就好像地藏精靈一樣。要是第一次見到她,必會受到驚嚇。
  但是顯然鳳蝶和靈子已經很熟絡了,兩人親熱得很,活活像寵物見到了主人一樣。
  “靈子,以后不能再這么淘氣了。”洪月笙輕輕責備了靈子兩句。
  “呵呵,沒事,靈子你這個小淘氣包。”鳳蝶半躺在地上,靈子這時候還抱著鳳蝶的脖子,請到哥哥呼喚,便從鳳蝶身上滑下來,又一瘸一拐的跑跳著湊近洪月笙,這才發現洪月笙身上有傷,立刻變得焦慮起來,眨著巨大的眼睛:“哥哥。。。”
  “哥哥沒事,不小心摔了一跤。”洪月笙趕緊隨便扯了謊。
  鳳蝶從剛被撲倒的地上站起來:“靈子,去給你哥哥拿藥敷上傷口。”靈子轉頭向鳳蝶點點頭,一搖一擺半走半爬的跑到旁邊柜子里去找醫藥箱了。
  “鳳蝶姐,我好多了,沒事了。”
  “你啊,今天就給我在這老實的坐著。”鳳蝶把手放到洪月笙肩膀上生生把他按坐到椅子上,挽起頭發,“今天的晚飯就包給我了。”說著走出房門—地下迷宮的居民生活就像生活在筒子樓一樣,開灶都是在屋外的下水道走廊間,并利用下水道的換氣系統。
  鳳蝶拿起屋外椅子上掛著的圍裙系好,從自己隨身的袋子中取出帶來的食物,燒火做飯。從她旁邊的小窗戶可以看到屋內,暖色的燈光為房間中籠罩上一片金黃色。靈子正打開醫藥箱,從里邊拿出殺毒的酒精和止血的白藥給洪月笙清洗,涂抹傷口。
  多好的一對兄妹啊,可惜。。。
  鳳蝶嘆了口氣,心想,
  可惜,靈子永遠也過不上正常人的生活。也許現在她還不了解,但是隨著她年齡增長,她會愈加感到自己的不同,雖然靈子的情況也不在少數,但是“殘缺者”即便在舊城區也是受到歧視的存在—“亞美戰爭”中,為了對抗美達布索亞的機械化部隊,亞寧帝國曾經大量將生物武器使用于人體,其后遺癥不僅影響當事人,且可能會遺傳給下一代—戰爭第二代后代中有一定幾率的人從出生起就有明顯身體或頭腦的缺陷,即所謂的“殘缺者”。不過像洪靈子這么嚴重的即便在殘缺者中亦數少見,由此可以推斷出當時他們的亡父應該受到過及其嚴重的生化改造,但是奇怪的是,同樣血脈的洪月笙則和正常人無異。
  “哥,哥,”由于口腔結構不同于常人,靈子到現在還是很難說整段句子,“好,好點,嗎?”
  “哥好多了,”洪月笙抬起手來胡擼胡擼妹妹的頭,“謝謝小妹。”
  靈子閉上碩大的眼睛咯咯的笑起來,三瓣嘴一張一合,好像花朵開放和閉合。
  一股食物香味撲鼻而來,洪月笙抬起頭,發現鳳蝶端著剛熱好的餃子從外邊走進房間,她系著圍裙,用頭巾把頭發扎到了后邊,看到洪月笙看著她,嫣然一笑,兩頰現出淺淺的酒窩,儼然一副鄰家大姐姐的樣子,和上午見到的判若兩人。
  “吃飯啦!靈子,去把碗筷放好。”
  “哦嗚!”靈子本來就看著餃子饞的直流口水,一聽這話,興高采烈的沖向飯桌,雙手平伸模仿著飛機翅膀,嘴里還學著發動機的聲音:“嗚嗚嗚嗚嗚~”,沖到破櫥柜邊用尾巴打開抽屜,手上拿好餐盤,尾巴還不忘纏好三雙筷子。
  “鳳蝶姐,今天過年啊,有餃子吃!”洪月笙問,他和靈子以往只有過年時才吃得到餃子。
  “過哪門子年。”鳳蝶用手指請點了一下洪月笙額頭,”是你小子有福氣,趕上一個姐妹遠行,送了餡作臨別禮物,我就包好了今天帶過來。輕點起來,剛上好藥的傷口,別又弄裂了。”
  洪月笙慢慢走到桌前時,妹妹已經擺好了餐具。餃子一上,兩人立刻狼吞虎咽的吃起來,鳳蝶在旁邊看著笑出了聲。
  洪月笙邊吃邊抬頭看著鳳蝶夸:“這餃子好吃哎。”
  靈子也一直點頭稱贊:“嗷嗚!”
  鳳蝶笑道:“好吃啊?我這做得還不算好,我媽做的餃子才是一絕,可惜她走得早,手藝沒學到。”
  晚餐時光鳳蝶談笑風生,一罐又一罐的喝著她帶來的聽裝啤酒:這是用美達布索亞的工藝和亞寧帝國的小麥結合的產品,就像這個城市的縮影一樣。洪月笙嘴笨,話不多,多數時間都是開心的坐在旁邊聽鳳蝶講話。終于,他忍不住問了句:
  “鳳蝶姐,明天是不是要有什么重要行動?”
  鳳蝶夾筷子的手停在半空,沒有說話。
  “帶我一起去,我也想出一份力,有一天成為英雄。”
  鳳蝶苦笑的看著洪月笙:“那你和說說什么樣的人才算英雄?”
  洪月笙:“能保護你和小妹,天天吃到你做的餃子的人唄!”
  靈子仰頭沖天:“嗷嗚!”
  鳳蝶噗嗤笑出聲來,“好好,我就等你保護我和靈子。”
  正餐一掃而光之后,鳳蝶看著靈子,神秘的說:“猜猜還有什么?”
  靈子瞪大了眼睛,好奇地搖搖頭。
  鳳蝶從身后突然拿出了點心:油紙已經打開,里邊包著驢打滾,貓耳朵和糖果。
  “哇!!”靈子立刻兩眼放光,歡呼起來。
  “鳳蝶姐。。。”洪月笙看到后不禁不好意思—這應該是他帶給鳳蝶的禮物,而自己那份兒在剛才的斗毆中已經變成泥漿了。
  鳳蝶沖洪月笙眨了一下眼睛,指了指胸前別著的梅花,鳳蝶抿嘴笑道:“我已經拿到了該拿到的禮物。”
  洪月笙于是低頭也不再多說,兩人看著靈子興高采烈的拿起了一個糖果含到嘴里,臉立時皺成了一團。
  ”怎么了?”洪月笙問道。
  “嗚,酸!。。。可,可是,靈子,喜歡。”靈子又咯咯地笑起來。
  “饞鬼!”洪月笙用手指輕輕掃了一下妹妹的鼻稍,他和鳳蝶看也笑起來。
  飯后,三人圍坐在一起,鳳蝶拿起了帶來的吉他。彈了個簡單的和旋,靈子靠在洪月笙肩膀上,靜靜地聽著。
  “想學唱歌嗎?”鳳蝶看著洪月笙。
  洪月笙搖搖頭,“我笨,不會唱歌。”
  “沒有人天生就不可以做什么事的,大多數時候都是別人告訴你做不好,久而久之你就以為自己做不好而已。”
  洪月笙撓撓頭,“那,好吧,我試試。”
  “想學什么?”
  “我聽鳳蝶姐有時候會哼的那首老歌,講大河的。”
  鳳蝶噗呲地笑出來,“那不是講大河的啦!那是講人的感情的啦。”
  洪月笙:“嘿嘿。”
  鳳蝶又用手指輕輕的彈了一下洪月笙額頭,“傻小子!好吧,確實也和我們的海事運河有關,算你有一半說對了把。不會唱沒關系,我唱你跟著哼就好了。”
  海事運河是海市蜃樓地區最大的運河,把海市蜃樓斜切成舊城和新城區,也粗暴的把亞寧貧民和美達布索亞殖民政府真正居住和管理的區域分離開來。
  鳳蝶一口氣把剩下的半罐啤酒喝光,清了清嗓子,拿起撥片,自彈自唱起來。
  “現在你說你孤寂,
  你整夜哭泣,
  好吧!你可以為我淚流成河。
  你可知,我曾為你淚流成河。”
  洪月笙于是笨拙的跟著鳳蝶哼起來:
  “現在,你說你抱歉,
  覺得一直如此虛幻;
  覺得當初不該那般。
  好吧!你可以為我淚流成河。
  你可知,我曾為你淚流成河。”
  不知是唱到動情還是想起了心事,鳳蝶眼里開始閃著淚光,
  “你曾讓我,幾乎讓我發狂失去理智,
  而你卻依然甩手而去。
  記得嗎?我卻記得,在不歸港旁,你說過的話。
  你卻跟我說“愛”太庸俗,
  你有更多理想。
  而現在,你卻說你愛我,
  來嘛!為我淚流成河。
  你可知,我曾為你淚流成河。。。”
  妹妹已經蜷成一團倚靠在洪月笙膝蓋上睡著了,小尾巴還隨著夢境不時的擺動。地上昏黃的路燈光線透過頂部廢棄的排風管道天井撒下來,照到鳳蝶身上,這更讓她好像圣潔的天使。
  洪月笙聽的入神,如果這一時刻能永遠持續下去,那該多好啊,他想。
  悠揚的歌聲從洪月笙的簡陋住宅飄出來,經過每個還有心事久久不能入睡的居民的耳畔,沿著通風管道,一直到地下迷宮的核心地區,這里卻燈火輝煌,身著舊亞寧軍服的人流穿梭,傳送著軍火,自制燃燒瓶,土炸藥,游行旗幟。。。而在最深處的牢籠里,還隱約可以聽到猛獸的喘息聲和是不是沖撞鐵籠的巨響。
  地下迷宮為明天的“同盟日”準備的武力示威活動就要開始了。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河北11选5胆拖对照表 黑龙江十一选五预测号码推荐 青海十一选五体彩怎么看 天津十一选五今天第4五 上海快3最新开奖走势图 宝马娱乐在线城网址 时时彩平台赚钱不 广东11选5真准 宁夏十一选五平台注册 棋牌类游戏单机 pk10极速赛车官网开奖 股票涨跌原理和机制 配资账户怎么开户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一二三四七多久没出现 青海快三电脑版 好彩1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