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六章: 再會

  洪月笙氣喘吁吁地在狹窄通風道里爬行,蹭得滿身滿臉的油污,管道里的熱氣則吹得他大汗淋漓,在爬過一個通往下邊的排風口時,隱約聽到人的喘息聲,洪月笙趕緊停下來,屏住呼吸,透過排風口的百葉往下看去。。。
  排風口下邊,是后臺盡頭的一個大型貨梯。一個一頭銀發的中年亞寧男人右手扶著墻壁,左手捂著腹部,低聲**著踉蹌的走進洪月笙的視野,他所經過的地方,留下一灘灘血跡。
  看到電梯,銀發男子努力加快了兩步,走到電梯前連續按呼喚按鈕。
  ““Quick!Quick!(快點!快點!!)”他瘋狂地按著,但是洪月笙可以看到電梯上方只顯示下行的標志,卻遲遲沒有降下來。這時,洪月笙視野外傳來另一個人的腳步聲,銀發男子趕緊回過頭,趕緊伸出右手,在身前徒勞的搖晃。
  “Stop!Don’t_come_nearer!
  (停下來!不要再過來了!)“他一邊吐著血一邊嗚咽著喊道:
  “You_guys…what_on_earth_do_you_want?!”
  (你,你們到底想要什么?!)”
  “what_do_we_want?”
  (要什么?)”視野外的人說話了,聲音有些相熟。。。人越走越近洪月笙已經能看到燈光下的陰影,銀發男子則畏懼地背靠向后邊的墻壁。
  “我們要我們失去的一切,我們要在自己的國土被像人一樣對待!我們要把你們這些美達布索亞狗趕盡殺絕!我們不需要你這樣的混血雜種在我們的家充當什么狗屁大使狐假虎威!”
  陰影邊說邊繼續靠近過來,燈光隨著他的靠近映照出他的臉孔,頗為年輕,洪月笙認出竟然是太子。
  “Listen,kids.”
  (聽我說,孩子。)”銀發男子喘著粗氣,由于腹部傷口的巨疼捂著肚子弓下身子,
  “What_you_said_is_only_rumors_that_you_picked__truth_is_different_from_what_you__are_mistaken…”
  (你剛才講的,都是別人告訴你的故事,事實和你想的不一樣,你搞錯了。。。)咳咳咳咳!”
  話還沒說完,他低下頭劇烈的咳嗽起來,還沒來得及繼續解釋,就被走上前的太子抓著頭發拽起了頭,他背上背著沖鋒槍,但似乎并沒打算用,而是把匕首架住他的脖頸。
  “像佛祖去解釋吧!”
  太子手起刀落,一下劃開了大使的喉嚨,大使雙手捂住自己的脖子,發出豬撕叫一般的聲音,腸子肚子也從沒有手保護的腹部中嘩啦啦流了一地,隨后砰然倒地。
  洪月笙看到這番景象,緊張的差點喊出來,他趕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卻不小心碰到了排風扇百葉,本已螺絲松動的百葉滑脫下來,墜向太子頭部,洪月笙趕緊伸手穿過通風口,所幸及時夠到了墜落的百葉。
  這時倒地的大使抽搐了幾下,已經沒聲了。
  雖然夠到了百葉,洪月笙的汗珠卻順著伸出的手臂迅速留下來,滴入空中,落到太子額頭上。
  剛殺完人,正處于興奮狀態的太子感到有什么東西落到臉上,他用手摸了摸額頭,然后抬起頭,俊秀面孔上沾著鮮血,眼神透著兇光,看到是洪月笙,他略感驚訝,隨后嘴角上挑了一下,手握緊沾滿血的匕首。
  洪月笙趕忙把手從百葉空隙中收回來,拼命往通風道里邊鉆。
  太子則一腳踩住剛才被大使拉壞的門栓,支撐其身體躍起一手抓住了洪月笙的腳。
  “臭小子,你給我下來!!”
  洪月笙驚恐之余,用另外一條腿使勁踢太子的手,但是太子抓得牢固,兩人正在糾纏之時。突然一聲巨響,太子低頭一看,是仲久駕駛機甲沖到走廊入口處,撞得墻怦然作響—顯然仲久剛經過一番苦戰,雙人機機甲磨損嚴重,其中一只胳膊已經被咬得內部組織外露,面部的防護機甲也被撕爛了一半。
  太子松開洪月笙的腳,落下地面。洪月笙則趕緊鉆進通風管道。
  仲久注意到太子身后慘死的銀發男子,一時失聲喊道:“Stephen!”
  本來已經爬出一定距離的洪月笙聽出是仲久的聲音,停了下來,透過旁邊一條裂縫觀察下邊情況。
  太子先仲久一步,抄起跨在背后的沖鋒槍沖著仲久就是一通掃射,強大的后坐力推的太子腳底后滑。仲久及時抬起左手護住駕駛艙,成梭的子彈像雨點一樣落到機甲上。
  “媽的!”
  一陣煙塵之后,仲久怒目圓睜,一邊大罵著,一邊抬起右手機槍向太子射擊。太子趕忙閃身躲到旁邊墻后,仲久的子彈飛過大使的尸體,射到墻面和門上砰砰作響,打的門千瘡百孔。
  從通風道細長的裂縫中,洪月笙可以看到太子蹲坐在墻后,一手抱著機槍,另一只手顫抖著拼命的按著信號發射器。
  仲久一通瘋狂掃射后,踩著一地的彈殼朝太子躲藏的位置走過去,仲久眼前的顯示屏不斷顯示著紅外線掃描的墻后生物的數據距離。快靠近的時候,突然顯示器上顯示數個生物數據不斷從四面八方靠近,緊接著身旁的墻面在巨響中被撞破,一只強壯的夜叉竟沖破鋼筋水泥鑄成的厚墻,撲到仲久的面部機甲上。夜叉擋住了仲久的視線,巨大的爪子抓住面部裝甲的接縫邊緣,拼命往外拉。裝甲內的顯示屏也不斷閃現出干擾線和雪花,夜叉生生把仲久駕駛艙的護甲扯了下來,使得仲久半身都暴露在外邊。仲久操縱雙手同時抓住夜叉腰部,狠命地左右砸向墻面,連續幾下,剛占上風,另外四只被太子呼喚來的夜叉又趕到了現場,低吼著包圍住仲久,其中一只就是狗熊,嘴里還咬著一只人的手臂。
  “阿杰。。。”仲久正雙手掐住第一只夜叉脖子按到墻上,看到狗熊嘴里的手臂上的太陽圖騰紋身,氣的腦門青筋突起,“兔崽子!!!”他雙手用力,竟把手中夜叉的脖子扭了180度,鮮血從擰裂的脖子出噴射而出,濺了仲久一臉一身,等他再過頭時,龐若修羅浴血重生一般,引得幾只夜叉也畏懼幾分。
  仲久甩開手中尸體,一邊猛錘著胸口,一邊咆哮著,
  “來啊!!有膽來啊!!”
  說話間已經向狗熊沖過去,四只夜叉互相瞄了一眼,也低吼了一聲一起迎向仲久。
  洪月笙從屋頂裂縫中看到了剛才發生的一切,雖然來龍去脈還如云里霧里,但是仲久的硬派作風讓他很受觸動。
  剛才躲在墻后的太子這時爬出來,給沖鋒槍換了新彈夾,然后舉起瞄準仲久:仲久駕駛艙機甲已經完全破裂,整個人上半身正處于空氣之中,加之他正專心操縱機甲對付爬到身上到幾只夜叉,完全無暇估計到太子。
  太子對準仲久的頭部,正要扣下扳機。。。突然身后有人從空中落下來抱住自己,原來是洪月笙踢開了通風管道,跳下來從背后抱住了自己,但是太子依然扣下了扳機。本來對準了的沖鋒槍在撞擊下偏轉了槍口,反而打中了一直正在撕咬仲久手臂的夜叉,夜叉哀嚎的從仲久機架上落下來。太子憤怒地想把洪月笙甩下來,卻沒想到洪月笙身子雖小,卻抓得很牢。太子抬起胳膊用肘部猛烈撞擊洪月笙,也無濟于事,反而被洪月笙抓住他手上的機槍勒住了他的脖子,太子于是用腳踢墻后退,背著洪月笙猛烈地撞擊到后邊墻壁,洪月笙吃痛松手,沖鋒槍落在了地上。兩人正在扭打之際,老舊的貨梯終于抵達了,紅色指示燈開始閃。
  “電梯!!!”洪月笙沖著仲久大喊,“跑!”
  仲久聽到聲音,回頭看到貨梯門正緩慢的打開,他甩掉身上的兩個夜叉,又踢開咬著腿的另一只,拖著已經被撕裂了一半的左手臂機甲,沖向電梯。
  洪月笙這時和太子正扭打在地上,一番撕扯之后,洪月笙從自己已經被撕爛的舊棉衣中鉆出來,終于搶先抓到地上的沖鋒槍。洪月笙翻身爬起,用槍指向地上的太子。
  太子惡狠狠的看著洪月笙:“你這個叛徒!有種就開槍吧,虧了鳳蝶一直維護你!”
  洪月笙看著太子,仲久的機甲從身后沉重地跑過后,他慢慢后退了幾步,然后留下太子,閃身進入電梯,拼命的按關門鍵。
  “抓住他們!!”太子在地上瘋狂地沖不遠處剛被摔在地上的三只夜叉幸存者喊道。
  就在電梯門幾乎要關上的一瞬間,狗熊突然一半身子跳進電梯倉,撲倒仲久的駕駛位置,血盆大口就差一點就要到咬到仲久,帶著血沫的唾液噴了仲久一臉。
  “請乘客離開危險區域,電梯上行已經延誤。請乘客離開危險區域,電梯上行已經延誤。”電梯的自動語音系統不斷重復著警告。
  在電梯中仲久的機甲施展不開,他從懷中掏出了隨身的手槍,沖著狗熊連開了機槍,狗熊才嚎叫著摔出電梯,電梯門得以關上。
  “電梯上行。”甜美的自動語音播報著。
  太子爬起來,沖著狗熊和其他兩只幸存的夜叉喊:“走樓梯!”
  他一邊沖向樓梯口,一邊對著通訊器嚷著要求人力協助。
  “呼叫各單位,目標同謀之一現在正逃亡中心指揮塔頂層。一起協助逃跑的還有一個十五六歲左右的亞寧男孩。請求援助!。。。”
  狗熊強忍著傷痛,低吼著爬起來,另外兩只夜叉已經爬起來跟上太子。
  中心廣場外的鐘樓下,剛從倒塌的瓦礫下爬出來,滿身灰燼的鳳蝶也從通訊器中收到了太子的訊息,其中提及到的“十五六歲左右的亞寧男孩”引起了她莫名的擔心。
  不可能是他。
  鳳蝶想,但是還是不顧擦傷,疾步奔往中心天臺。
  上升的電梯中,正播放著悠揚舒緩的鋼琴曲,電梯外則是槍聲,男人和女人的尖叫聲,爆炸聲,夜叉咆哮聲,哭聲,警鈴聲,汽車報警器呼叫聲。。。
  洪月笙和坐在機甲上的仲久并排站著,兩人都喘著粗氣,一言不發。
  “你為什么幫我?”仲久終于打破了沉默。
  “我說過,我欠你的,會還你的。”洪月笙回答,其實心里砰砰直跳,心想不知以后怎么向鳳蝶交代。
  兩人又沉默了幾分鐘。
  “Yo,小老鼠”仲久再次開口,“既然如此,你就再幫個忙好了。”
  洪月笙轉過來抬頭看像他。
  “你上來。”仲久咬著牙移動了一下身體,之前被夜叉咬的傷口鉆心的痛。他按了前方一個按鈕,自己的主駕駛位后移,前方副駕駛位升起。
  洪月笙猶豫了一下,還是爬上機甲。
  “你坐這。”仲久指向前方副駕駛的位置,此時由于駕駛艙護甲被毀,兩個駕駛位都幾乎完全暴露在外邊。
  洪月笙警惕的坐下來,他比仲久整個人小一圈,剛坐進副駕駛時幾乎被座位包裹在里邊。但是座位已感受到有人坐進來,座艙燈立刻變綠,座位側面開始排放蒸汽,座位和駕駛席自動調整去適應洪月笙的體型,嚇得從來沒有見到這般裝置的洪月笙猛地從座位竄出來。
  “別怕。。”仲久由于失血和剛才過度緊張,一停下有些疲倦,“我的右胳膊傷得很重,已經沒法靈活的操縱機甲。我需要你協助我一同駕駛。”他轉頭看了看自己的右臂,剛才已經被夜叉撕裂,大大的傷口導致手臂不斷的抽搐,幾乎無法抓好操縱桿。
  “我不會。”洪月笙有些怯怯的回答。
  “你坐進來,我說什么你照做。”
  洪月笙又坐進來,座位再次適配到他的體型。
  “雙手抓住前邊的控制器,雙腳踩好下邊的踏板。”
  洪月笙按照仲久的話把小臂放到座位把手,雙手抓住把手盡頭兩個像飛機操縱桿的東西,雙腳則請放在機械踏板上。兩個操縱桿手握的地方都有環形銀色的感應器,洪月笙的手一接觸到感應器,駕駛席一圈立刻放出很多條金屬觸角,觸角盡頭是好像章魚一樣的吸盤,向洪月笙的小臂,小腿,頭部,臉部貼合過去。
  “嗯?!”洪月笙又被嚇了一跳,但是還好這次坐住了,沒又跑出去。
  “別老大驚小怪的。這是神經元感應裝置,”仲久說,“唉,說多了你丫也不懂。總之,他們會把你的感官功能放大數倍,增強你的感知,并且更好的捕捉你的動作讓機甲配合行動。。。”
  說話間,神經元感應裝置已經貼合上到洪月笙身體上。
  “好,我現在把副駕駛接通。。。你丫最好別讓我失望。”仲久用顫抖的左手調節了操縱指揮權的移交按鈕。突然間,所有機甲還能工作的顯示燈光全部閃爍,整個機甲為之一振,仿佛注入了巨大的能源一般,散發出來的力場甚至震碎了電梯里的燈管,只剩下機甲本身的燈光。
  由于同在一臺機甲的神經元感應系統里,仲久也感知到巨大的力量涌動。他在后邊驚訝地打量著洪月笙,心里暗想:“難道之前我感知到的能量,來自于他??來自于這個臟兮兮的小老鼠?”
  洪月笙則回過頭一臉茫然的看著仲久:“這玩意兒每次啟動都這么抽風嗎?”
  他無辜的眼睛瞳孔中閃爍出冰藍色的光芒,仲久看著他一時說不出話來。
  一隊本已在樓上的游擊隊成員終于提前在電梯抵達之前趕到天臺,隊長向身后的幾個隊員做了手勢,大家分散開舉槍包圍住電梯門。
  太子正騎在變成夜叉的狗熊身上從消防樓梯上往天臺跑著,另外兩只夜叉伴隨在他左右。他身上的通訊器正傳輸著各個戰區的情況:
  “報告,主會場已經被成功控制。”
  “報告,中心廣場西區已經在掌握中。”
  “東區失守,請求援助!”
  “中心指揮塔追捕殘黨行動已經部署完畢,等待殘黨出現!”
  聽到這條消息,正穿過主會場的鳳蝶心急如焚。目前主會場已經基本在游擊隊的控制下,鳳蝶跑過去的時候,游擊隊把一群身著美達布索亞的人,無論是西方人還是為美達布索亞工作的亞寧人,都對到墻角處槍決。地上躺著的數臺已經包圍的機械之心機甲,里邊的駕駛員要么已經死亡,要么正在被夜叉拖出來吞噬。也有一些貧民在收刮死人身上的貴重財物,而天空中正墜落著被擊落的巡邏直升機。。。
  天臺頂,電梯門正在打開。。。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北京pk官方开奖结果 山东体彩扑克三 网络理财平台可信吗 时时彩网站注册官网 广西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 天津11选5软件 南京期货配资 陕西快乐10分推荐号码 广西十一选五计算器 新疆新乐采11选5走势图 海南环岛一圈多少公里 股票分类为哪几种板块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带坐标连线 宁夏十一选五哪个软件可以买 安徽15选5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