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十章: 軍事審判

  轟然巨響把仲久從幻夢中拽回來,此時足有兩米多高的夜叉化的會長,正用右手單手把他提起按在墻上,手上用力,按得仲久喉部嘎啦啦作響,他臉部醬紅,手握著鋼刀卻只能無力的拍打會長的手臂,對會長造不成任何威脅。本來馬上就要被置于死地,但是顯然會長也被旁邊傳來的巨響吸引了注意力,轉頭看向聲音源頭。
  竟然是一個直徑三米,重達一千公斤有余的鐵球被從外面甩進春之百貨建筑群,一路砸壞了數棟內墻,直接撞進會館餐廳!
  “躲開!!!”
  仲久恍惚間聽到洪月笙的大喊聲。
  順著連接鐵球,一路掃碎落地玻璃窗的鎖鏈往外看去,破碎的玻璃碎片里映照著房間里的林林總總:垂死的仲久,死灰色干癟皮膚的會長,不為任何事情所驚動依舊彈奏三弦的樂手,以及在窗外吊車駕駛席上的洪月笙—原來洪月笙剛才沖破會館落地窗,爬上停靠在會館旁的拆除作業用的吊車,從工人手上奪走駕駛席,操縱著吊車甩著吊車臂上懸吊的鐵球就一路砸向會館。
  洪月笙的警告也引起了會長的注意,趁著會長看向窗外手上力度變輕的剎那功夫,仲久憋住氣,雙手同時抬起,一手壓刀柄,另一只手壓刀背,用勁全力把手中鋼刀猛砍向會長勒住自己的手臂肘關節!
  咔嚓一聲!竟然成功的把會長的小臂連皮到肉砍進了一半!
  “嗚哇哇哇哇!”會長吃疼,右手松開仲久。仲久沿著墻面滑倒下來,立刻用雙手抱住頭。
  “小子!!!”會長被暴怒沖昏了頭腦,沒有躲閃馬上來要的威脅卻一心抬起左手抓向仲久,結果被甩過來的鐵球結結實實的砸個正著,縱使是夜叉之身,會長畢竟年事已高,筋骨難以抵御巨大的沖擊力,好像斷線的木偶一樣被鐵球卷走,球體下方緊擦過仲久抱著頭部的手背,帶走薄薄一層皮肉。
  轟!!!
  鐵球砸進餐廳盡頭的墻壁上,終于停止了運動。
  仲久正雙手握著脖子拼命喘著粗氣,洪月笙則跳出吊車駕駛倉,沿著吊車臂跑回會館餐廳,剛落地。
  會長的鮮血逐漸透過鐵球和墻壁的結合處滲出來,越流越多,好像被施了魔咒的惡靈之爪一樣,沖著洪月笙流過來,越來越近,眼看鮮血就要流到他的腳底。
  即便是一根筋的洪月笙,也心生畏懼,不由得往后輕輕錯開一步。
  鮮血之爪最終沒能夠到洪月笙,似乎終于力竭,發出一聲空洞的嘶喊聲,沁入地面,不再流動了。
  三弦樂的最后一個音符,也在這時結束。
  餐廳門這時被沖開,更多古惑仔拿著刀槍趕到,為首的是剛趕回來的青蛇和白虎,他們兩人之前在金寶街被仲久和洪月笙打暈洗劫了衣服和ID,結果只穿了內褲在垃圾堆凍了好幾個小時,現在趕回來就被拉來砍人,也來不及穿衣服,大冬天里兩人還只穿著內褲,十分可笑。后邊還緊跟著一堆跟班,人多勢眾,卻震驚于房間的一片狼藉。青蛇一看到屋內的兩人,正是打劫他和白虎的元兇,身上還穿著自己的衣服,怒火攻心,喊到:“沖!”話還沒說完,白虎就在他后邊“阿嚏!”打了個噴嚏,氣勢大打折扣。
  “臭小子們!來送死前,你們先看看那邊!”這時剛緩過氣的仲久看著墻坐在地上,聲嘶力竭的喊了一句,他的脖子上留下一圈紅紅的爪印,日后也一直跟隨他直到死亡。
  古惑仔們轉過頭順著仲久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碩大的鐵球砸入墻壁,鐵球外一圈的血跡。
  仲久:“你們的會長就在這永遠見鬼去了!春之嵐會館以前吃里扒外,腳踏兩只船,即收美達布索亞的錢鎮壓海市蜃樓民間組織,又賣軍火給復興會,現在你們沒了會長,想想誰會成替罪羊為這些事情埋單?”
  青蛇和古惑仔們不見得全部聽得懂,但是會長的死無意對他們本來就單薄的組織意識造成了強烈的沖擊,聽到仲久一吼,好幾個人腿已經打起了顫。
  白虎低聲問青蛇:“哥,他說的啥意思?”
  青蛇雖然自己也不盡明白,但是這時候只能打腫臉充胖子,低聲回答:“閉嘴,鄉巴佬,解釋了你也不懂!”
  仲久繼續喝道:“聰明點的,現在也該明白你們的刀口不該朝著我們吧!仔細想想你們今后應該跟誰混?!”
  他講完后,握緊雙手,但他明白如果這一詐沒用,他和洪月笙就真是山窮水盡了—一天折騰下來,他們真的沒有體力再對付這么多全副武裝的混混。
  青蛇,白虎和古惑仔們面面相覷半響,轉過臉來看著兩人,繼續靠近。
  洪月笙被在身后的手握緊匕首,隨時準備反擊。
  黑暗里,突然打下幾柱光,聚焦在一個人身上。
  燈光中站在房間的最底部的是一個身著寬大的軍褲,上身穿了件白色緊身背心的女人,背心被高聳的胸部撐起,勾勒出完美的胸部曲線。
  燈光很刺眼,且熱度很高,但是女人依然昂首看向高處圍成一圈的審判臺,盡管實際上并看不清人,只能依稀分辨出身影。唯一清晰的,是分別位于房間頂部四角打了光的四大天王雕像:分別是持琵琶的東方持國天王,持寶劍的南方增長天王,持赤龍的西方廣目天王,和持寶傘的北方多聞天王。四天王正兇神惡煞地高高在上的注視著她。
  “軍事嫌疑犯073號,報上你的名字!”坐在黑暗的審判臺正中的身影說,聲音嚴肅。
  “鳳蝶,法官大人。”她的手上還帶著手銬。
  “鳳蝶,你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嗎?”
  “復興會臨時軍事法庭,法官大人。”鳳蝶回答。
  “嗯。你可認識海市蜃樓舊城居民洪月笙?“
  法官的身影揮了揮手,圍繞鳳蝶四周的空中出現了多幅全息影像,上邊放映著通過監控錄像錄下的洪月笙的臉部特寫,都是11月17日日間拍到的。
  “認識。”
  “你們什么關系?”
  “街坊。”
  “街坊?”黑影嘲諷的哼了一聲,“那你知道今天為什么提審你?”
  “不知道。”鳳蝶的聲音也一樣冰冷。
  “今天提審你的原因是,你和你的“街坊”洪月笙,涉嫌里通美達布索亞,你承不承認?”
  “不認,法官大人。”鳳蝶絲毫沒有示弱。
  鳳蝶四周漂浮的全息影像又切換成洪月笙在中心廣場附近跑過,和仲久一同駕駛機甲,操縱機甲對抗復興會夜叉,以及最后逃跑的景象。
  “看看這些錄像,你怎么解釋?”
  “我沒什么可解釋的,我只知道他一直是個好孩子。”
  審判臺法官席旁邊的陪審席座位上,琪琪陪著太子也在現場。太子顯得憂心匆匆,而琪琪則在黑暗中隱藏著她的心中暗喜。
  影像再度切換,畫面定格到鳳蝶舉著狙擊槍瞄準洪月笙的機甲,卻沒有開槍。
  “從這些資料顯示,你不僅知道洪月笙協助美達布索亞高官潛逃,而且身為復興會游擊隊成員,還沒有阻止他,知情不報,甚至可能暗中串通,你還有什么要辯解的?!”
  “我沒有需要辯解的,法官大人。”
  “那現在你認不認罪?”
  “不認。”
  “你!!”
  “一定要我認罪的話。。。我倒是記得最近有位常客經常光臨我的店,這個么,既然你們手上都有我的資料,應該都對我的日常工作很清楚,這位常客每次親熱起來。。。”
  鳳蝶此話一出口,黑影中的法庭立刻出現竊竊私語聲。
  “倒是熱情得緊,讓小女子很是迷戀,如果這算是罪過的話,那我著實有罪!法官大人,雖然我現在看不清你的臉,不過從身形上這位常客倒是你有幾分相像。。。”
  鳳蝶此話一出,黑影中立刻傳出騷動,有低聲驚呼還有譏笑聲。
  法官勃然大怒,連敲法槌
  “不許胡說!不許胡說!否則告你藐視法庭!”
  這時太子問法官助手送了張紙條過去,法官已經滿頭大汗,看了眼紙條,如釋重負,壓住火氣趕緊宣布:
  “軍事嫌疑犯073號,鳳蝶,暫時撤除全部軍中職務,保外候審!”他重重敲下法槌宣布判決結束。
  助手趕緊喊道:“下一個!”法庭中依舊傳來些許笑聲。
  當鳳蝶從上午剛剛搶占的中心廣場臨時改成的復興會指揮所和軍事法庭被假釋,領取扣押物品時,發現除了隨身的衣服可以領取以外,所有武器,包括最愛的狙擊槍都被扣押,并被暫時撤除了全部復興會的職務。
  “Fxxk_me,活見鬼!”鳳蝶狠狠地連踢了幾腳鐵皮柜臺,立刻引得腳上帶的報警器滴滴作響,引來獄警把手放到槍套上留心觀察她—作為保外候審的代價,她被要求腳踝上戴上無法自己摘卸的報警器,一旦離開允許活動的區域,報警器就會報警通知警備人員,并會做出“特別情況處理”。
  “沒人警告過你不要說話這么嗆么?!”一個聲音傳過來,是正站在拘留所門口的太子。
  鳳蝶抓起外套氣沖沖的往拘留所門口走,邊走邊看到太子肩部的新軍銜,略帶諷刺的說:“恭喜晉升啊,長官閣下。怎么有空來這見我,不去參加你的晉升派對啊?”
  太子:“鳳蝶姐,如果沒有我擔保,就你剛說的話,早就進大牢里了!”
  鳳蝶哼了一聲:“哦,當然了,你真是高尚啊。”
  太子扔了聽東西給鳳蝶,鳳蝶伸手接過,發現是最愛的小麥聽裝啤酒。
  她沒多話,拉開易拉罐,便走出拘留所邊仰頭咕嘟嘟喝下肚,喝得太快有少許啤酒順著鳳蝶脖頸流下,勾勒出她完美的頸部,然后經過光滑的S形鎖骨,流入胸衣里,胸部的兩點紅暈透過濕透了的白色背心,在夜里街道燈光下忽隱忽現。
  太子看著她,咽下一口口水:“先忍幾個月,我再想辦法問我叔叔幫你官復原職。如果你不是這種爆裂的脾氣,早就不用這般生活了。”
  一罐啤酒瞬間走光,鳳蝶沖著沒有星星的天空哈出一團白氣:“不需要你這樣的小毛孩為我操心,什么樣人有什么樣的日子過。”
  “聽著!鳳蝶姐,”太子猛地把鳳蝶推到路邊墻上,出生在亞寧軍隊世家,盡管由于戰敗亞寧大家族的家室都大不如前,但畢竟還是從小還是被人驕縱寵愛,從未碰到人如此讓自己下不來臺。三番兩次被鳳蝶奚落,不僅火冒三丈。
  “干嘛?!”鳳蝶絲毫不畏懼,瞪著太子:“想來硬的啊?還學人家壁咚?!”
  太子:“聽著,鳳蝶姐,別人都只想要搞你,特別是現在你還和那個臭小子糾纏到一起,到處都是把柄!只有我真的關心你,而如果你一直這么對待我,以后就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罷,他甩手留下鳳蝶,自己走開。
  “嘿,嘿!”鳳蝶咬了下嘴唇,在背后叫住太子:“你有什么洪月笙的消息嗎?”
  聽到洪月笙的名字,太子就恨得牙癢癢:“你說那個打死打傷我手下,里通外國的叛國小老鼠?!”
  “喔歐,”鳳蝶諷刺地回道,“我都不知道他還有這么長的稱號呢。”
  “你還惦記他干嘛?!我勸你少管他的事,他犯下重罪,還幫助美達布索亞殘黨潛逃,現在和他劃開界限還來不及呢!”他頓了頓,“已經下了通緝令,現在舊城所有要道已經被復興會控制,量他們插翅難逃!”
  鳳蝶快走兩步跟上太子:“嘿,我是想也許我可以幫得上忙。”
  “不用了,琪琪已經帶人去了他家,他不是還有個妹妹嗎,不信他不回來!”
  鳳蝶一聽,心里一沉,貼近太子:“聽我說,這次我欠你一個人情,我想還回來,也想恢復自己的軍級。聽著,這次之后,我答應會好好反省自己的為人處世。”
  “哈!”太子半信半疑的搖搖頭,這時鳳蝶已經靠近過來,話語之間帶著香氣,乳溝若隱若現。
  太子心跳加快:“。。。好吧。”
  地下廢棄下水道,洪月笙簡陋的家。
  靈子正用尾巴倒吊著,唧唧咋咋的翻動著柜子尋找吃的東西,她嗅來嗅去,三瓣嘴一開一合,好像大眼睛的小精靈一般。終于找到了些剩余的口糧,她正想咬下去。
  “咕咕。”旁邊廢棄排風管道下鴿子窩中的鴿子叫起來。
  靈子看了看鴿子,轉回頭來又看了看口糧,咽了咽唾液,邊從屋頂上蕩到鴿子籠旁,把口糧掰碎了放到鴿子食槽里。
  鴿子們咕咕叫著爭搶著掇拾起食物來,靈子看著他們瞇起眼睛笑起來。
  “卡啦。”
  靈子聽到是外邊推門聲,立刻興奮地不得了:“哥,哥哥!!”
  她從空中翻下來,拖著一條殘腿一瘸一拐的跑向門口,里屋木門吱嘎嘎的打開了,站在門外的卻不是洪月笙,而是挑著嘴角笑著的琪琪,手里甩著之前安置在洪月笙身上的追蹤器,身后還有好幾個亞寧男性。
  看到靈子,琪琪兩眼放光,打了個響指,后邊一個男人就拿出了一個裝狗的籠子。
  靈子見到陌生人,膽怯的往后推出去,蜷縮起來。
  琪琪邊示意幾個手下包圍住房間,一邊輕聲溫和的說著:“乖,小妹妹,到姐姐這里來。。。”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云南时时彩下载手机版 贵州11选5走势图 金融股票配资合法吗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推荐 天津快乐十分和值 北京今天11选5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号码推荐 安徽快3遗漏号码数据查询 股票指数套期保值的原则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体彩网首页 刘伯温精选一码大公开 时时彩自动投注软件 管家婆四肖期期中 谷歌股票行情实时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