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十五章: 生死時速

  “二當家的,已經十一點半了,”青蛇邊說,邊透過后視鏡看著皮卡后備箱方向,“再不走來不及了。”
  白虎則握緊方向盤,留心看著外邊的情況。
  他們的皮卡停在不歸港旁邊的角落里,為了避免引人注意熄了火。
  青蛇問完半響后,后邊才傳來洪月笙的回話:“如果再過十分鐘,人還沒到,你們就自己走吧。”
  “可是。。。大當家的特別囑咐過無論如何要帶你到帝國公園遺址。。”
  “我會趕上的。。。但萬一我最終沒能出現在那兒,幫我帶個口信。“
  “什么口信?”
  “告訴仲久我很感謝他,他把我當成一個“人”來對待。”
  話語間,突然遠處街角傳來車急轉時刺耳的摩擦地面聲,青蛇和白虎趕緊探頭往車窗外看去,一輛摩托風馳電掣的從街角處傳過來,沖著不歸港開過來。摩托車上正是鳳蝶和靈子!緊接著,后邊跟著兩個摩托,和八九輛軍用吉普車,都是復興會的武裝游擊隊成員。
  “快發動車!”青蛇叫起來。
  白虎馬上打著皮卡,從街角沖出來。
  鳳蝶遠遠地瞅見皮卡,便大喊:“跑!”
  她并不減速,在公路上直線沖過不歸港,白虎則橫向操縱皮卡漂移著沖到道路中間為鳳蝶斷后。后邊快速尾隨著的兩輛摩托車來不及轉向或剎車,狠狠地撞到皮卡側面,兩個駕駛員直接飛出去重重地摔到地上。
  白虎傻呵呵的伸手向跌倒在地上的**的游擊隊員做了個V的勝利手勢。他出身于東北的家鄉,在那個寒冷彪悍的地方,他從小就為去打群架的大人們開車和望風,現在讓他有種回到家鄉的親切感。
  “還不快走!還玩!”青蛇看到后邊的吉普車追兵已到,趕緊催促白虎。
  白虎邊轉方向盤,邊踩油門,皮卡尾巴一擺,把撞在側面的兩輛摩托車甩開,排氣管像惡龍一般怒吼著噴著排氣,尾隨鳳蝶的方向疾駛而去。
  吉普車之中有一輛坐著太子,狗熊開著車,后排坐上還躺著剛從昏迷中逐漸醒來的琪琪,之前在房間中被鳳蝶忽悠的年輕游擊隊員正把濕毛巾敷到琪琪后腦,琪琪發著“嗯嗯”的呻yin聲。
  太子之前對鳳蝶始終手下留情,可看到這個之前從自己眼皮底下逃走的灰色皮卡,心中感到再次遭到了戲弄,怒火中燒:“開槍!給我干掉前邊的皮卡!”
  追兵們立刻探出車窗開槍,好多發子彈擊中皮卡,其中還有子彈射穿后窗,直接擊碎后視鏡。
  青蛇和白虎趕緊低頭,
  “嗚哇哇哇!”
  青蛇還用手捂著頭怪叫,破碎的后視鏡殘渣落了他一身。
  “把我升上去!”后邊傳來洪月笙的聲音。
  青蛇趕忙按動儀表盤的按鈕。
  皮卡的后備箱嘎啦拉打開,緊跟在皮卡后邊的太子還沒明白怎么回事的光景,一臺仿古的東方鎧甲在皮卡后備箱中上身立起來,上半身面向后方坐起在車上。
  作為最初的城市用警備機甲原型機,體型比現今的“機械之心”部隊機甲要嬌小不少,更像是全身覆蓋外骨骼,且為了更容易被海市蜃樓的原住民心理上所接受,機甲采用了古亞寧王朝時期的大鎧設計:前有胸鎧,其上有雕鏤精美的獸頭,稱為“獅嚙”。頭部鋼盔下的金屬修羅面孔升起,面具之下竟然是洪月笙的臉。
  “洪!月!笙!!”太子所在的吉普車正對著皮卡后部,再次見到洪月笙,太子咆哮起來。
  洪月笙并沒有答話,而是操縱機甲抬起右手,揭開前邊蓋住腿的厚帆布,帆布下竟然是通常在飛機上才會使用的M134型7.62毫米彈藥速射機槍“火神”。
  他看著太子,張開嘴無聲的說了幾個字,同時扣動了“火神”扳機。槍如其名,火舌從機槍口傾瀉而出,M61穿甲彈以每分鐘六千發的速度“突!突!突!突!”地射出。
  “閃開!”太子趕緊伸手拉動旁邊司機的方向盤,幸好他反應迅速,太子的車急閃到旁邊,結果穿甲彈直接擊穿了跟在太子后邊的吉普車,被擊毀的車在火焰中解體,向后翻滾,旁邊的幾輛追車往左右躲閃及時躲開。
  洪月笙轉動機槍方向,繼續左右掃射,火神的電機發出巨大的轟隆聲,子彈彈殼和爆米花似的彈出。瞬間又有兩輛追車被擊中,一輛翻倒,另一輛撞上街邊的隔離墩。
  其他的追車也紛紛射擊,子彈打到機甲和皮卡身上,頻頻激擊打出白色的閃光。
  皮卡追上鳳蝶的摩托,一邊為鳳蝶作掩護,洪月笙一邊轉頭朝鳳蝶大喊:“鳳蝶姐,去帝國公園!”
  靈子看到洪月笙,就高興的大叫:“哥哥!”
  鳳蝶在顛婆中看著全副武裝的洪月笙,點點頭。轉頭的一瞬間,她還在想,這還是那個天天在門前等待著她,聽她彈琴的小男孩嗎?好像僅僅在一天之間,他成熟了不少。
  從上空看下去,六輛軍用吉普車追逐著一輛皮卡和摩托車在舊城區中橫沖直撞,沿路烽火連天。在復興會又一輛車被擊毀,變成大火球從太子車隊中退出時,狗熊看了看太子。
  “去吧,把那個臭小子的頭給我拿回來!”
  狗熊得到許可,于是拉開頭頂天窗,探出身體,太子伸手把住方向盤,在狗熊整個身子探到車外后,太子身子也移到駕駛席上。
  狗熊站在車頂大喊:“夜叉們,動物園開門了!!!”
  聽到命令,剩余車中兩輛中,都有成員或打開城門,或從車中天窗探出身體。
  “亞寧之榮光!!!!”他們嘶喊著,把手中的藥劑注入左胸心臟位置,伴隨著咯啦咯啦骨骼異樣增長的聲音,再次張開眼睛之際,已經是冰藍色瞳仁。
  盡管狗熊身負著傷,他也依舊義不容辭的夜叉化,膨脹的身體崩碎了手臂上的石膏。
  一輛離皮卡最近的車上載著的夜叉已經率先撲向洪月笙,但是在半空中就被洪月笙的“火神”連續擊中跌落下去。
  太子猛踩油門,軍用吉普車直接撞到皮卡車尾,洪月笙的機甲往前一個趔趄,狗熊和另一車的夜叉同時趁機撲上皮卡,狗熊直接和洪月笙操縱的機甲扭打起來,另一只則沿著車底往前方駕駛席爬去。近距離無法使用火神機槍,洪月笙便揮起火神猛擊狗熊上身和臉部,但是他的原型機身材嬌小的代價就是力量不足,不足以對狗熊造成重擊。狗熊終于抓住一個機會撲向洪月笙的臉部,洪月笙則舉起機槍以槍身抵住狗熊的血盆大口。他的機甲,由于過于陳舊,所以下半身是無法使用的,這給了狗熊很大的優勢,很快就壓垮了洪月笙的機甲腰部的液壓軸,按倒了洪月笙上身躺在皮卡前車頂。狗熊趁勝追擊,“嗷嗷”的吼叫著,抬起巨大的右臂,一拳猛擊下去,所幸洪月笙及時往旁邊躲閃,狗熊的右拳直接擊穿了車頂,進入了駕駛席,正好懸在青蛇和白虎之間。
  驚嚇的青蛇“嗚哇哇!”大叫,抓起身上的手槍,看向上方,但是卻不知道上邊扭打著的是敵是友。
  還未等青蛇回過神來,狗熊的左拳拉回去又擊打下來,連續幾次都被洪月笙閃過,不過皮卡車頂已經千瘡百孔了,青蛇卻一槍還沒機會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剛才爬到車底的夜叉這時突然從車左側車窗竄上來,抓住白虎的肩膀就是一口,頓時白虎肩部鮮血直溢,疼的他嗷嗷直叫。
  青蛇趕忙把槍口對準側面夜叉頭部,接連數槍,雖然打瞎了夜叉一只眼睛和擊傷左邊胳膊,但是怪物化的他們頭顱異常堅硬,竟然還能堅持著用右手抓著車門不放。
  前邊的鳳蝶回頭看到車內情境,猛地按住剎車,摩托瞬間減速,后車輪正好撞上皮卡車門外的夜叉,轉動的車輪好像鈍鈍的電鋸一樣摩擦著夜叉的胸部,鳳蝶側身時,靈子也伸出爪子沖著夜叉臉部又抓又撓,滿臉是血的夜叉終于連帶著緊抓不放的左車門一起脫離開車體,甩到皮卡后邊。
  “僅此一次,小孩子不要學濫用暴力。”鳳蝶把手指輕輕的放在唇邊教育靈子。
  靈子縮了一下頭,“哦。”
  “前邊!”
  聽到白虎的警告,鳳蝶趕緊轉過頭看向前方,他們已經駛入舊城唯一一個六條道路匯聚在一起的交叉路口,而從其他不同方向幾條道路,又沖過來近十輛復興會的摩托兵。
  “給我把槍!”鳳蝶把車速調整成并排于皮卡。
  白虎看看青蛇,青蛇趕忙抓起座位旁一把霰彈槍扔給鳳蝶。
  鳳蝶按下前邊靈子的頭,“你抓好!”
  然后抬頭就朝前方迎面沖過來的摩托前輪一槍,霰彈槍子彈力量巨大,摩托立刻爆胎,掀翻在空中仰面砸向鳳蝶,鳳蝶附身貼近摩托車身,正好保護住靈子,斜側機身,勉強躲過飛過來的人和機車殘骸。
  這時另一輛摩托借助一個高臺飛躍升空,生生迎面起到了皮卡前車蓋上,摩托車輪把皮卡前車窗完全撞成碎冰狀。摩托車手抽出身上的沖鋒槍就向車內開槍。
  “砰!”
  反而是摩托車手倒下,原來是青蛇率先向他開了槍,車手和他的摩托一起跌落下皮卡,被皮卡“咯噔咯噔”碾壓過去。
  白虎用牙撕碎左邊的袖子扎住傷口止血,青蛇則用槍托擊碎了已經花了的車前窗,正好從僅剩的右后鏡看到一輛吉普車逼近,白虎向右急打把,正巧經過銀杏橋,被撞擊了車頭的復興會吉普車躲閃不及,騎上銀杏橋的大理石橋頭,翻進下邊河里。
  車頂上,眼看洪月笙就要被夜叉化的狗熊蠻力壓垮,就在洪月笙竭盡全力頂住狗熊的利齒的時候,他的眼中再次顯現出冰藍色的光芒。
  那不僅僅是普通“殘缺者”甚至夜叉的冰藍色光芒,洪月笙眼中是一種充滿攝魂的閃光,仿佛幾千萬光年的恒星發出的光芒,經過漫長的航行終于在星空中閃耀一樣,一種充滿統治者震撼力的光芒。。。
  看到洪月笙眼睛的狗熊,竟然一下子被嚇住了,生物的本能告訴他要對強者臣服,可是這怎么可能呢?他不過是只僥幸逃脫的小老鼠。。。
  這時正好白虎操縱皮卡開向前方一個低矮的橋洞,進入其中時,拱橋下沿正好撞到撲在洪月笙身上的狗熊,把狗熊從皮卡上邊狠狠的撞了下來,險些跌到后邊緊追不舍的太子車上。
  太子緊擺車頭,躲過跌下來的狗熊,任憑他摔到地面。
  “廢物!”太子咒罵著無能的手下,繼續追逐皮卡。
  經過漆黑的墻洞時,洪月笙的眼睛漸漸恢復了正常,此時,他還沒有意識到這一天之間自己身上正在漸漸發生的變化。
  “前方有路障!”
  聽到前邊青蛇的尖叫,洪月笙被喚回現實,他操縱機甲轉過頭,看到不遠處有復興會鋪設的路障。
  “鳳蝶姐!到后邊來!”洪月笙邊喊著,邊重新架好機槍,對準車前方。
  鳳蝶略微減慢車速,把摩托開到皮卡后邊,洪月笙同時已經操縱機甲轉向前方全部火力射向路障,頓時間路障被打的碎屑橫飛,進而皮卡撞擊上去,在火與煙的盛宴下,沖過路障。以皮卡做盾牌,鳳蝶捂著靈子的頭也隨之穿過火海。
  經過這里,就是帝國公園遺址了。
  顧名思義,帝國公園是過去為了紀念亞寧帝國皇帝亞寧一世而建立的公園,他從亞寧地區一個小國梵天的小郡主,到統一整個亞寧大陸,成為整個亞寧帝國的皇帝。
  建國之后,他并未在過去的成功中倦怠。
  “人必須要努力向前,直到精疲力盡的時候。”
  他以身作則地遵守著他的著名格言,在他統治的期間,亞寧一世推行政教改革,鼓勵政教分離,主張統一佛教分支,促進國內團結。推行西化改革,并開啟向強國美達布索亞學習的自強運動,以達到富國強兵。其效果明顯,短短八年間亞寧帝國加強了民族凝聚力,減弱了之前大陸統一戰爭中過去各城邦之間的芥蒂,提高了以海市蜃樓為首都的亞寧帝國政府威望,為亞寧大陸帶來了一段鼎盛的繁榮時期。
  他的人格魅力之強,故事之傳奇,讓他成為每個舊亞寧人心中的偶像。人民愛戴他,軍隊擁護他,為了紀念他和他的故事,帝國建立了這座公園。并在公園正中的大湖旁,樹立了亞寧一世的雕像,以青銅做底,外包黃金。
  但也是同樣一個人,帶領他的子民投入了對抗美達布索亞共和國的斗爭,即史稱亞美戰爭的龐大戰事,交戰雙方都投入了巨大的舉國軍力,其中以亞寧帝國為甚。交戰一年之后,亞寧一世就因不明原因病逝,倉促扶植的兒子統帥能力遠遠不及父親。之后戰況急轉直下,終于以亞寧帝國戰敗,淪為美達布索亞的下屬監管國告終。
  如今,失去勝利的榮耀,帝國公園中的雕塑再也沒有人會去維護,金箔已經被剝光,露出內里污濁不堪的青銅。雙眼中明亮的藍寶石已被挖去,只剩下黑洞洞的眼窩。劍柄上比玫瑰還紅的的紅寶石早已被偷去,只留下逝去的夏天中鴿子飛過落下的黃白色糞便的顏色。
  即便曾經身為帝王,已難以避免落入俗世的輪回—當人站在聚光燈下,身上穿戴著光鮮亮麗的寶石,就會受到尊敬和愛戴;等到失去一切時,人們便紛紛離他而去。
  等皮卡和鳳蝶的摩托突破重圍,甩開追兵,趕到帝國公園大湖旁的雕像邊時,卻空無一人。
  “仲久,仲久呢?”皮卡后的洪月笙環視四周,他的機甲本就殘破,現在子彈也用盡了。
  鳳蝶用手擦去額頭上的汗水,靈子也好奇的看著哥哥,不知在等待什么。白虎已經因為大量失血臉色發白。
  “二當家。。。”青蛇看著前邊儀表盤的時鐘,“已經。。已經十二點一刻了。”
  仲久曾經許諾過他們,如果找到救援的話,就會在帝國公園一直等到十二點,之后就會拋下他們離開。
  “啊!!!!!!!”
  一貫沉默寡言的洪月笙,第一次感到徹底的絕望,仰天歇斯底里地吼叫起來。
  復興會的軍用吉普車,摩托車,趕到的架有機槍的軍車,此時已經從四面八方圍住他們所處的大湖,緩慢的縮小包圍圈。
  太子的車也已抵達,他身后的琪琪此時已經蘇醒,用毛巾捂著陣痛的腦后,看到敵手窮途末路,嘴角上挑露出笑容。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一分彩在线人工计划 山西快乐十分购买地址 安徽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希恩配资 江苏11选五预测专家推荐 天津11选5前三走势图 安徽快3开奖号码查询 福彩快乐12开奖结果 11219排列3预测 辽宁11选5网上投注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秒速赛车计划网址 天天彩经网辽宁11选5 江西快3走势图 内蒙时时彩正规走势图 股票配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