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十七章:離別

  即便復興會也不知道,當年建造帝國公園時,皇室暗中建立了一條水底暗道連通了帝國公園內的人工中心湖和運河。本來這是亞寧一世為了以防自己有不時之需,但隨著亞美戰爭及之后的潰敗,亞寧皇族幾乎在新亞寧的土地上不再具備影響力,這個秘密知道的人也就越來越少,卻沒想到這次被仲久用上了。
  洪月笙早晨離開春之嵐會館后不久,仲久終于等到了海市蜃樓新城區的回信—作為美達布索亞對于亞寧帝國的核心控制中心,海市蜃樓新城擁有更加完備的軍事力量。
  上午十一點,救援機“魔鬼魚”抵達帝國公園人工中心湖底,仲久終于被復興會的媽媽san阿美安排人員經過公園內的暗道,成功地送上“魔鬼魚”,但是仲久卻不顧救援隊長的勸阻,即便過了約定的時間,依然堅持等到洪月笙抵達方才罷休。
  這時“魔鬼魚”正舒展著它的機械翅膀貼地穿梭在復興會的包圍之中,翅膀帶來的巨大旋風和沖擊力不斷刮倒了周邊的車輛。復興會在一時混亂之后,重整組織,以豺狼啃大象的戰術,圍攻“魔鬼魚”—不斷加入戰區的車輛和人負責遠程射擊,新抵達的夜叉則紛紛躍上“魔鬼魚”的背部,瘋狂的撕咬。縱使擁有強大的動力系統,“魔鬼魚”畢竟是救援機而非主戰機型,鏖戰片刻彈藥已經見底,身上裝甲雖較厚,但已傷痕累累,加上不斷搖擺翻滾嘗試甩脫爬上背部的夜叉的原因,飛的跌跌撞撞,猶如一頭困獸。
  “魔鬼魚”駕駛艙內,環形操作臺上幾個駕駛員竟然全是美達布索亞年輕女性,她們全都身著黑色緊身潛水服,勾勒的身體線條玲瓏有致,左上臂位置印有美達布索亞國徽—代表機械文明的扁平化Logo,不過上邊額外有一抹紅色,以此用來代表她們所屬分隊的特殊性。
  擔任小隊負責的是一位十六七歲的年輕姑娘,一頭好像日落前晚霞的紅發,頭發卷的像朵朵翻滾著的火燒云。臉頰上布滿雀斑,鼻梁高挺,眼窩深凹,深褐而明亮的眼睛中卻充滿著怒氣:
  “You_said,Only“A_few”vehicles_will_follow_him,“Maybe。”
  (您說“可能”只有幾輛車會跟來,)”
  她怒氣沖沖的沖著顯示屏上的仲久抱怨,但是卻使用了敬語,顯然身份還有相差。她面前的屏幕上,多塊屏幕都開始燃起機體各個區域由于收到沉重打擊而帶來的紅色報警。
  “But_now_we’re_facing_a_fully_equipped_Army!!
  (可現在來了一個軍團!!)”
  仲久此時正位于“魔鬼魚”底層開啟的卸貨艙門處,由于傷勢而坐在輪椅上,身后扶著輪椅的是一位同樣身著黑色潛水服,帶有一抹紅色的美達布索亞標志的女性隊員,但是身材高大,體格強壯,包裹在緊身服中的肌肉線條清晰。即便仲久站起來,這位女性大約也會高出他一個頭。由于“魔鬼魚”在快速旋轉,加上打開了底部艙門,產生了強大的離心力,但是女性隊員牢牢的一手抓住墻壁上的扶手,一手按住仲久的肩膀,保持住兩人的平衡。紅發隊長的抱怨聲從揚聲器傳下來,但是仲久不為所動:
  “Well,Aliya,What_do_you_want_me_to_say?
  (好吧,阿利婭,那你打算讓我說什么?)”
  外邊一顆流彈穿過打開的艙門險些打中仲久,他用手護住眼睛避免被子彈濺起的火星所傷。
  “we_got_unlucky.
  (我們不走運唄。)”
  他集中注意力關注下方尾隨而至的那輛載著洪月笙的皮卡和陌生女性開著的摩托,往下擺手:
  “Keep_going_down!Put_down_the_deck!”
  (繼續往下降!放出甲板!)”
  紅發阿利婭搖搖頭,沒有辦法,沖著保衛仲久的高個手下說:
  “Tank,Make_sure_he’s_safe.
  (坦克,保護好他。)”
  隨后操縱“魔鬼魚”冒險繼續下降,同時從底部支出登陸甲板。透過救援機下方的攝像頭傳過來的圖像,她看著下邊駕駛著皮卡和摩托努力追趕魔鬼魚的洪月笙一行人,皺皺眉,獨自念叨著:
  “Just_for_a_Yanin_boy,is_it_worth_it?
  (就為了個亞寧男孩,值得嗎?)”
  盡管不情愿,為了讓皮卡能夠進入魔鬼魚,紅發阿利婭依然操縱魔鬼魚腹部貼近地面,以至于魔鬼魚的頭部都埋進了厚厚的積雪里,好像鏟車一樣,把成片的巨大雪片連帶泥土,和前方一輛不幸迎面沖上來的復興會吉普車一并鏟起飛到空中。
  洪月笙一行看到前方的魔鬼魚尾部艙門已經落地,他們加大油門,不顧巨大的雪塊拍擊到臉上,一邊左右躲閃著被魔鬼魚撞毀的燃燒著的車輛和帶著藍色電流的殘骸碎片,一邊企圖沖進魔鬼魚尾部氣密艙內,里邊仲久向洪月笙往自己的方向揮著手。
  一直跑,一直跑,不能停。
  從自己翻毀的車中爬出的太子,好不容易才從恍惚中回過神來。他已經頭破血流,本來筆挺的軍服已經皺皺巴巴,好幾處都已殘破,之前在雪地里的掙扎讓他渾身上下一片污泥和血跡,和一天之前趾高氣昂的樣子判若兩人。
  追逐著魔鬼魚的皮卡正從太子不遠處的方向電光火石般沖過去,他看到洪月笙站在皮卡上,前方的魔鬼魚的引擎之火映紅了洪月笙的臉龐和身體,宛若為他披上了火焰織成的斗篷,駕著戰車追逐太陽的戰神一樣,而在戰車旁邊,還有追逐著他的女神。
  “太子,你真棒!”
  “太子,你做什么都比其他人強,這就是天才吧!”
  “太子,你今后會是復興會,乃至亞寧王室的新希望,這是你的使命!”
  “太子!!!”
  “太子,太子,太子。。。。”
  太子的腦海里迅速閃現著從小到大別人對自己的贊揚,定義,使命。。。
  我不是一直都高高在上,受人追逐的嗎?可僅僅一天,這么巨大的身份對調,這種從未感受到的被人甩到后邊的感覺,讓他內心妒火中燒。他看到前邊一輛正好駛過的向著魔鬼魚開槍的吉普車,便瘋了似的沖上去。他跳上車子的駕駛席,不管不顧的把駕駛員拽下車,自己操縱車子沖向魔鬼魚和皮卡。
  “太子!!小心!”他身后剛從倒翻著的車中爬出來的琪琪沖著太子大聲喊,可太子完全不加理會。
  皮卡已經很靠近貼近地面的魔鬼魚落下的甲板了,
  “加大油門!!!”艙內的仲久在沖著白虎大喊。
  失血過多的白虎此時卻已經眼神迷離,他翻了下白眼,人趴到了方向盤上,終于不省人事,皮卡瞬間偏轉了方向。
  “白虎!!”青蛇驚恐的趕緊伸手拉回方向盤,讓皮卡回到正確的軌道,腳努力踏到白虎踏油門的腳上。正巧趕上一個雪坡,皮卡凌空被顛起,終于沖進魔鬼魚內部。但是由于傾斜的甲板有較大的傾角,皮卡的車輪在甲板上拼命的打滑,
  “嘭!”的一聲,皮卡發動機過載報銷了!
  發動機蓋冒出濃厚嗆人的白煙,車子隨之不進反退。幾乎又要從甲板上跌落到外邊去了。
  滋啦啦!
  一聲持續的尖銳的反向摩擦聲,終于阻止了皮卡的后滑。青蛇抬頭一看,竟然是坦克少女生生用一只手拉住了皮卡前段,另一只手緊抓著艦艇內副手,阻止了皮卡后滑。
  但皮卡后滑的力量過于沉重,即便坦克少女用盡全力青筋暴露,以后沒能完全阻止皮卡的退勢。
  正在此時仲久也拉起了輪椅的手剎,和搭把手坦克少女一起拉住皮卡,終于穩定住了皮卡。
  坦克少女轉頭看向仲久,對這個之前跟殘疾一樣坐在輪椅上的玩世不恭的男人的表現深感驚訝。
  仲久咬著牙,還不忘標志性的沖坦克輕浮的眨了下右眼,蹦出幾句陰陽怪氣的贊揚:
  “嘿!你這幅身材真是沒白長!”
  即便是贊揚,卻聽起來也不那么順耳,坦克少女一邊呲牙咧嘴的拽著車子,一邊瞪了仲久一眼。
  洪月笙轉身沖到敞開后備箱尾去援助鳳蝶—鳳蝶和靈子的摩托還沒有沖上甲板。
  “鳳蝶姐,加油!就差一步了!”
  他伸出手,想去拉住鳳蝶,鳳蝶也邊猛踩油門,邊向前傾出身子。靈子也想盡力幫忙,伸著自己短短的手臂想去夠到哥哥。
  洪月笙和鳳蝶的手幾乎要抓到的時候,數發子彈射過來險些擊中洪月笙,也分離開兩個人。
  原來是從后邊駕車沖上來的太子,他一手駕車,一手舉著沖鋒槍沖著魔鬼魚和洪月笙歇斯底里的開火,同時嘴里還念念有詞:
  “我在人生的殘酷之海中飄蕩;
  怒濤席卷著,
  我殘存的生命;
  我決心劃破這喧嘩的海浪,
  駛向太陽沉沒的彼方!”
  太子詠唱著過去亞寧帝國的宣誓詞,不忘繼續噴射著手里的火舌,
  “死亡終結一切,但在終點前
  我會高高興興去迎接
  雷電和陽光,至死方休!”
  透過顯示器看著下邊發生一切的紅發阿利婭搖搖頭,
  “These_mad_men…”
  (這些瘋子。)”
  她轉頭對其他的駕駛人員下達命令:
  “Turn_to_the_central_lack,be_ready_to_jump!
  (轉向中心湖,準備跳躍動作!)”
  “Copy!”
  “Rogar!”
  (收到!)”
  魔鬼魚開始比之前更加奮力的扇動起三角形雙鰭,轉向駛往中心湖。但是這時增援的復興會裝甲車已經在中心湖邊緣建立起三排車輛圍起的銅墻鐵壁。三層裝甲車太厚硬沖過去是行不通了,要想再次躍入湖區,魔鬼魚只有通過足夠的助跑去扇動翅膀獲得足夠的力量跳躍起來,才有可能翻滾到空中越過裝甲車“長城”。
  太子意識到了魔鬼魚的計劃,他從拼命向洪月笙射擊轉而操縱吉普車沖向魔鬼魚的鳥翼狀左鰭,趁著左鰭下擺時,就猛踩油門開車壓上左鰭。魔鬼魚靠巨大的引擎力量奮力甩脫開吉普車,但左鰭才剛再擺下來就立刻又被太子的車壓到上邊。
  “亞寧之榮光!”太子癲狂的嘶喊著,青筋布滿面部,眼睛中閃耀著興奮的光彩。
  “太子!”遠處的琪琪看著太子身先士卒,不顧死活的阻止魔鬼魚跳躍,急得眼淚不由自主的淌下來。
  “亞寧之榮光”,實際上并非復興會獨創,這種代表“決絕”的行動,是亞寧大陸自古以來對抗強敵的傳統。美達布索亞軍隊在當年亞美戰爭末期曾經見識過這種行動的威力:十五年前,在已經清楚的認識到回天乏力的時候,大部分亞寧皇室成員并沒有選擇投降被審判或放逐的恥辱,而是選擇了“亞寧之榮光”這條令人尊敬的道路:王室成員先是穿戴上他們最好的衣服,佩戴上最精美的首飾,之后親手焚燒了自己的宮殿。他們揮舞著亞寧國徽上的那種神圣的皇族權杖,一波又一波的毅然走向美達布索亞的炮火中,走向死亡。
  隨著戰爭結束,新一代的年輕人已經逐漸淡忘了當年的慘劇,沒想到十五年后,又再次在這片沾滿鮮血的土地上見到了這一儀式。
  “Captain!
  (隊長)”
  魔鬼魚副駕駛喊著紅發阿利婭,她前方的顯示屏顯示魔鬼魚左右動力明顯不平衡,正呈傾斜的角度沖著復興會裝甲車長城沖過去。如果再不擺脫壓制左鰭的車輛,勢必無法完成跳躍,艦毀人亡。
  “Fxxk!”紅發阿利婭也看著前方,心急如焚。
  “鳳蝶姐!快!抓住我的手!!”洪月笙已經把身子幾乎完全探出皮卡,再多一點恐怕就會跌落出去。
  坦克少女和仲久則用勁全力拽著皮卡前端。
  揚聲器傳來紅發阿利婭的聲音:
  “We_need_close_the_deck_right_now!!
  (我們需要現在立刻關閉甲板!!)”
  雖然聽不懂美達布索亞的語言,但是洪月笙猜得到是什么意思,“不要!等一下!不要關!就差一點了!!”
  鳳蝶右手不斷的扭動摩托車油門,幾次都差一點就可以駛上甲板,卻由于魔鬼魚的劇烈搖擺而失敗。她看著向自己拼命伸出手的洪月笙,和胸前柔弱的靈子,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腳踝上的環形報警器,其上呈環形排布的警報槽十格已經閃亮了八格。
  她耳畔回蕩起被復興會法庭釋放時法官對她說的話:
  “軍事嫌疑犯073號,鳳蝶,作為保外候審的條件,現強制你佩戴GPS報警裝置。你在保外候審期間,不得離開復興會管轄區域,不得與違禁人員接觸,不得去未經允許的地方。你所佩戴的報警裝置屬于最高危險人物級別,內含**,一旦你離開允許活動的區域,GPS定位系統會檢測你的方位,并引炸你的報警裝置,切勿兒戲。”
  她咬咬牙,抬起頭看向洪月笙,在狂風中喊道:“月笙!”
  說罷,她左手抱起靈子,
  “姐姐。”靈子看著她,大大的眼睛中倒映著鳳蝶的容顏,一只冰藍色,一只墨綠色,三瓣嘴一張一合的喘息著。
  鳳蝶突然向外用力推開靈子,靈子抓著鳳蝶衣服的手脫開,但是帶走了插在鳳蝶右胸口袋中洪月笙送給鳳蝶的那朵梅花。
  洪月笙趕緊接過飛過來的靈子,然后瞧向鳳蝶:
  “鳳蝶姐。。。”
  靈子也嚶嚶叫著回身看著后邊結巴地叫著:“姐。。。姐姐!”
  “月笙,”鳳蝶深情的看著他,“記住我們在一起的日子,別再回來了。”
  “鳳蝶姐?”洪月笙呆住了。
  鳳蝶轉動右手摩托油門,一扭把離開了魔鬼魚尾部,沖著左鰭太子駕駛的吉普車方向開過去。
  “鳳蝶姐!!””洪月笙才明白怎么回事,啞著嗓子撕心裂肺的喊起來:“鳳蝶姐!!你回來!就差一點了!!鳳蝶姐!!!!”
  本來都做好了和魔鬼魚同歸于盡準備的太子,突然發現車尾出鳳蝶的車向自己駛來,她背后的陽光讓她好像飛來的七翼天使一樣。
  “鳳蝶。。。”太子呆做在那里。
  鳳蝶和摩托車和太子的吉普車碰撞,糾纏在一起,然后又在火花中翻滾,殘骸飛散飄向空中,分崩離析。
  “太子!!!!”同樣的,地上的琪琪也看到這一切,痛哭地嘶喊著,然后癲狂的沖回之前底兒朝天的吉普車,趴在車底伸手到車里夠帶來的鳳蝶狙擊槍。她伸的太快,吉普車的鋼鐵殘骸在她的手臂上劃出了長長的口子,但是憤怒的怒火讓她全然不知。
  “Left_wing’s_power_is_back_to_normal.
  (左翼動力回復正常。)”
  魔鬼魚內部副駕駛向紅發阿利婭匯報。
  “Right_wing_also_works_well.
  (右翼也工作正常。)“
  “Good,”紅發阿利婭發號施令,
  “Close_the_deck,then_Jump!”
  (收起甲板,實施跳躍!)”
  魔鬼魚終于得以大幅擺動翅膀沖著復興會裝甲車隊沖過去,尾部甲板開始回收,艙門也逐漸關閉。“不要!”靈子還在哭喊著,洪月笙強忍著悲痛,使勁拽住靈子,靈子轉頭對哥哥又抓又咬,“不,能扔,不能扔下她!”
  洪月笙另一只手攬過靈子的胸前,把靈子抱回到懷里,讓她背向鳳蝶失事的方向。
  仲久看到跪在逐漸閉合的甲板上的兩個人,靈子從一開始的苦惱變成了大聲的哭泣,而洪月笙緊緊抱著妹妹低聲嗚咽起來。
  青蛇一邊照顧白虎,一邊也回頭看著洪月笙,不知如何安慰:“二當家。。。”
  仲久雖然并不認識鳳蝶,但是大致也猜到了洪月笙和她的關系,他一改平時油嘴滑舌的特色,只是傳動輪椅靠近輕輕的拍了拍洪月笙的肩膀。
  “Brother.
  (兄弟。)”
  他沒再多說什么,沖坦克女孩做了個手勢,坦克女孩走上前轉動輪椅把仲久往氣密艙里推回去。留下靈子把頭靠在哥哥身上,依偎在一起。
  琪琪終于從車殘骸中抓出狙擊槍,她轉身把槍架到車上,打開瞄準鏡,對準已經開始“跳躍”的魔鬼魚尾部,此時甲板已經基本收回,艙門就差一米的距離就將完全關閉。琪琪迷上一只眼睛,把另一只眼貼近瞄準鏡,吸了一口氣,把十字準星對準艙門里跪倒在地板上的洪月笙的臉。。。
  砰!
  仲久,青蛇,坦克少女都聽到身后的槍聲回過頭看去。
  洪月笙送給鳳蝶的梅花飄散到空中,迎著飛舞在空氣中的菱形雪花,破碎了。
  “呃。。。”洪月笙倒吸著冰冷的空氣,但是卻只有窒息的絕望和從喉部傳出的嘶啞的聲音。
  他看著胸前懷抱著的靈子,雪花緩慢的落到妹妹的臉上,嘴唇上,鼻尖上。。。
  他抬起挽著妹妹后背的手,手上滲著鮮血。
  洪月笙輕輕從胸口推開妹妹身體,一發高速狙擊槍子彈造成的洞口從靈子后背貫穿而過,然后也擊穿了洪月笙的胸膛。鮮血從妹妹的胸口啵啵啵的流出來,混到他自己的血液中,分不出彼此。
  “哥哥。。。”妹妹看著自己,最后叫了自己一聲,嘴里吐出白白的霧氣。她的聲音就像天空的雪片一樣,越飄越遠。兩只不同顏色的眼睛開始失去光彩,變成灰色。
  洪月笙感覺到自己體內發出一聲奇特的爆裂聲,好像有什么東西被凍得破碎了。這的確是個可怕的寒冷冬日。
  地面上的琪琪也把眼睛從狙擊槍瞄準鏡前移開,她從不是射擊高手,過去每次射擊訓練都是以氣急敗壞告終。一如既往的,她剛剛手顫了,偏離了原定的目標。殺死一個畸形的小女孩并不是她的期望。她呆立在那里,臉上布滿淚痕,不只是因為失去太子,還是因為第一次體會到親手殺死一個無辜的生命的罪惡。
  紅發阿利婭也通過顯示器看到了發生的一切,她嘆了口氣,向手下做了個手勢。
  魔鬼魚翻身而起,旋轉著跳躍到空中,伴以漂亮的空翻,越過由復興會裝甲車鑄成的鋼鐵圍墻,在的陽光中灑落下銀色的水簾。
  隨著心的破裂,洪月笙失去了所有的執著和力量,他瞪大眼睛,一刻也不眨,向后邊倒過去,仲久不顧身上重傷的疼痛,從輪椅上站起來沖過去扶他,很快也摔倒了。妹妹的身體隨著魔鬼魚旋轉的離心力飛向后邊空中,在尾部艙門閉合的一瞬間落出機艙。
  洪月笙眼前的艙門上下閉合,終于只剩下一條明亮的線,然后轉變成一片黑暗。
  他的耳前再次響起那首”講大河”的歌:
  “現在你說你孤寂,
  你整夜哭泣,
  好吧!你可以為我淚流成河。
  你可知,我曾為你淚流成河。”
  “現在,你說你抱歉,
  覺得一直如此虛幻;
  覺得當初不該那般。
  好吧!你可以為我淚流成河。
  你可知,我曾為你淚流成河。”
  “你曾讓我,幾乎讓我發狂失去理智,
  而你卻依然甩手而去。
  記得嗎?我卻記得,在不歸港旁,你說過的話。
  你卻跟我說“愛”太庸俗,
  你有更多理想。
  而現在,你卻說你愛我,
  來嘛!為我淚流成河。
  你可知,我曾為你淚流成河。。。”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贵州快三一定牛爱彩乐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横屏 上海快3形式走势图 快乐10分8个号中了多钱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基本 招行六大服务理念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 七星彩出过7个同号 辽宁11选5怎样玩能中奖 平民计划腾讯分分彩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爱彩乐 天津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期如意期货配资软件 山西快乐10分手机版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l 石匠在线 精湛杨方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