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十九章:機械之心

  “魔鬼魚”救援機正把三角形雙鰭收起在身體兩側,沿著舊帝國公園中心湖水下“豎井”不斷下潛。
  原來,中心湖原址形成于二百萬年前的冰河時代,曾是一個巨大巖洞,多孔疏松的石灰質穹頂大概因重力及地震等原因而很巧合地坍塌出一個近乎完美的圓形開口,因而成為敞開的“豎井”。當冰川消融,海平面升高后,海水便倒灌入豎井,形成一汪深藍色的圓形水域。當干旱時代再次來臨,豎井周邊陸地露出來,但是卻依然保留下了豎井中的水脈。
  從高空看,這里仿佛是星球的瞳孔,從深不見底的地心望上來,深邃,神秘,詭異。過去傳說只要你靠近“瞳孔”,它就會把你吸進去,與現世告別—就是這樣一個充斥著恐懼和黑暗的開放式巨大洞穴。
  而在建立帝國公園時,亞寧一世就是利用并改善了這一地形,變成了如今的中心湖。
  由于離地面越來越遠,機械魔鬼魚打開自身的照明系統,燈光點綴在身體各處,又映照在豎井周圍的鐘乳石上,透出流動的光彩,頗有些夢幻。光線也反射到水底水生物身上,因而透過“魔鬼魚”救援機的透明外殼,里邊的駕駛員和乘客可以看到擦肩而過的長尾鯊,天使魚,亦或閃耀著熒光的水母。
  洪月笙透過全景透明天頂,看著外邊透著藍寶石光澤的水下世界,和剛剛成群劃過的梭魚,這些都是他以前從未見過的生物,要是在平時,他應該會因為新奇而感到很興奮。但是在今天,他只是木吶的看著。
  他正躺在一個光線微暗的小房間中,頭頂一多半的空間都是透明天窗,周圍一片靜寂,僅有房間四周的心電監護儀發出微弱的“滴滴”聲,和一種氣泵張開又閉合的低沉的呼呼聲。
  所有這些儀器都和房間中間僅有的病床緊密相連,而洪月笙就躺在上邊,兩只長長的銀白色機械手臂通過墻壁上的滑軌不斷來回移動在他胸口做著手術最后的善后工作。他醒來已經有一小會了,至于具體多久他并沒有一個明確的概念,模糊和麻木的感覺不僅僅體現在對時間的感知方面,感觀方面也是如此,他感受不到身體的存在,唯一有感覺的,是心房深處徹骨的寒冷,好像有一塊寒冰被埋入了心房—那是他的新機械心臟。
  “Hi,How_is_he?
  (喂!他的情況怎么樣啊?)”
  在監護室外邊通過上方單反玻璃(在一面鍍過高反光率,但是能透光的金屬膜的玻璃,所以僅可從一個方向觀察病人,另一面則是鏡面效果)觀察洪月笙的仲久正探著頭問道,脖間被春之嵐會長抓傷的傷痕歷歷在目,他也經過緊急治療,目前依然坐在輪椅上。
  “Lisa,please_report_the_latest_situation.
  (麗莎,請匯報一下最新情況。)”
  負責急救的女醫師對面前操作臺下達指令,她扎著馬尾辮,戴著一副銀邊眼鏡,身著銀白色緊身服,周身覆蓋有一種類似魚鱗狀的紋路,與她的隊友一樣,左上臂位置帶著印有一抹紅色的美達布索亞國徽,代表了她隨軍醫師的身份。她面前的全息投影正顯示著一顆在轉動的銀白相間的鈦合金心臟。而她口中的麗莎,是這艘魔鬼魚救援船的中樞電腦,被設定成為女性身份,協助人類操作員控制魔鬼魚的方方面面。
  醫療電腦的各個檢測儀器開始閃亮,
  “Both_right_and_left_ventricles_have_started_to_contract.
  (左右心房已經開始收縮。)”
  “The_artificial_heart_is_pumping_the_blood_to_each_part_of_his_body,blood_volume_is10L/mat_the_present.
  (人工心臟正將血液輸入身體各部位,目前壓送血液量每分鐘10升。)”
  “Pumping_speed_of_the_heart_is_60_times–100_times_per_minute.
  (心臟泵血速度每分鐘60到100次。)”
  ““No_sign_of_graft_rejection.
  (沒有排斥反應出現)”
  人工智能麗莎開始用她事先設定好的知性女聲逐個匯報鈦合金心臟的最新數據。
  “Damn_it!Cut_the_crap,can_anyone_speak_English_and_tell_me_how_he_is_now?!
  (我靠!不要給我講著這些烏七八糟的,倒是說句人話啊!)”
  仲久不耐煩的打斷了麗莎的報告。
  “Sorry,no_standard_answer_for_your_question.
  (對不起,我不明白你的需求。)”
  麗莎依然平靜的回答仲久。
  而年輕女醫師則對仲久的態度顯示出明顯厭惡的表情,她轉過身大聲回答仲久:
  “Simply_to_say!His_artificial_heart_works_fine!”
  (簡單的說!就是他的人工心臟目前工作正常!)”
  “Ha-ha!”
  (喝啊!)”仲久大大的噓了一口氣,立刻嚷嚷起來:
  “This_is_quite_a_tough_guy!”
  (這臭小子,還真TM的命大!!)”
  “Please_be_quiet_in_medical_area!”
  (請在醫療區域保持安靜!)”女醫師警告仲久。“But…(不過。。。)”
  “What?
  (什么不過?)”仲久不耐煩的看向女醫師。
  “I’d_be_worried_more_about_his_mental_state_comparing_to_his_physical__has_not_eaten_or_drunk_anything_since_he_woke_up,and_not_even_said_a_word_either.”
  (雖然他的手術很成功,但是比起他的身體,他的精神狀態才是更讓我擔心的。自從他醒來以后,不吃也不喝,沒說過一句話。)”
  女醫師看著眼前心電監護儀上的機械心臟跳動狀況,顯示著仿佛憂郁的藍色和微弱的波動—誠然,機械心臟已經成功植入身體,但是病人卻沒有意愿去讓心臟正常的運轉,說白了,他并沒有求生的欲望。
  仲久看向監護室內,洪月笙正掙著大眼睛,幾乎一眨不眨的瞪著上方的天頂,面無光彩,看不出的是憂傷還是失神,好像靈魂都已經離他而去了。
  女醫師也觀察著洪月笙,可等她轉過身來,發現仲久已經不在身邊了。“叮~”順著電梯抵達的聲音看過去,她發現仲久已經操縱電動輪椅進入醫療監護室電梯里了。
  ”Hello?!The_patient_still_needs_rest!He_just_woke_up!
  (喂!病人剛蘇醒需要靜養啊!)”
  女醫師低聲警告想勸阻他,不過仲久完全不聽,只是擺了擺左手,拋了一句:
  “I_knew,flat_chested_nerd”
  (知道啦,平胸的書呆子。)”依舊控制著輪椅進入電梯。
  “How_dare_you!”
  (你!)”
  女醫師下意識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平坦的胸脯,氣得跺腳。
  “Please_be_quiet_in_medical_area.”
  (請在醫療區域保持安靜。)”麗莎剛才已經記錄了女醫師在高聲貝時的反應,現在轉而警告女醫師,更氣得她直翻白眼。
  “Let_it_go,Emily.
  (由他去吧,艾米麗。)”
  女醫師艾米麗身后的全息通話系統顯示出紅發阿利婭的半身像。
  “Sigh!
  (唉!)”艾米麗喪氣的垂下頭,
  “Why_we_must_to_rescue_this_bastard_who’s_a_total_trouble-maker!”
  (為什么我們非要來救這么個惹是生非的混蛋!)”
  “Pay_attention_on_your_words!”
  (注意你的用詞!)”紅發阿利婭警告,
  “How_dare_you_challenge_Headquarter’s_order?!
  (難道連領主的命令你都敢質疑嗎?!)”
  “Sorry_for_my_inappropriate_manner…I_apologize.
  (對不起,是我失態了。)”艾米麗也發現自己情緒失控,趕緊立正道歉。
  紅發阿利婭嘆了口氣,也怪不得她,碰見仲久趕上誰也得無奈吧。她變緩語氣:
  “Seems_the_operation_was_very_successful.
  (看起來手術很成功。)”
  “Yes,the_operation_of_artificial_heart_transplant_was_very_successful,
  (嗯,人工心臟替換手術很成功,)”艾米麗敬了個禮,匯報道:
  “In_fact,not_just_successful…
  (事實上,不僅僅是正常這么簡單。。。)”
  她話說到這里,暫停了一下。
  “What’s_your_meaning?
  (怎么?)”紅發阿利婭不明所以。
  “Considering_the_boy’s_fatal_wound,even_with_the_latest_type_of_titanium_artificial_heart_which_we_equip_for_Medarbussoya_soldiers,it_should_have_been_no_chance_to_save_theboy__during_the_surgery,his_body_fused_together_with_the_artificial_heart…I_mean_we_saw_that_metal_piece_grow_together_with_other_organs_of_s_is_incredible!…I_shouldn’t_say_it_as_a_doctor,but…it_actually_happened_right_before_our_eyes!His_aorta_and_pulmonary_artery_accepted_the_titanium_heart_perfectly!And_even_no_need_to_stitch_up!In_addition,we_noticed_a_huge_energy_wave_released_when_he’s_healing_’s_a_completely_inexplicable_phenomenon…
  (這個男孩之前受得是致命傷,即便是我們美達布索亞給士兵急救配備的最新的鈦合金人工心臟,按理說都很難救得了他。但是在手術中,他的身體卻驚人的和機械心臟融為一體。。。這并不是作為一個專業醫療人員應該說的話,但是。。。在植入過程中,他的主動脈和肺動脈直接吸收了外置機械心臟,根本無需縫合,并且爆發出巨大的能量波動,這完全無法解釋。。。)”
  “Really?”
  (啊?)”
  紅發阿利婭也對艾米麗的報告頗感驚訝,她轉頭看向監護室的屏幕,注視著那個失意的看向天頂的沉默男孩。
  “Emily,sent_the_boy’s_data_to__them_make_a_close_investigation.”
  (艾米麗,把這個男孩的資料傳送一份到總部去,做一下詳細的分析。)”
  “Yes,sir!
  (是!)”艾米麗立正,敬了個禮。
  監護室內,機械臂正在麗莎的控制下把心肺機各項裝置從洪月笙的身上逐漸撤離開,并同時對病人介紹著植入產品信息,根據病人的種族,她采用了亞寧語系,并且為了讓病人放松,轉而使用柔和的女性聲音:
  “鈦金屬人工心臟,已經取代了您心臟的左右心室,微型電池和操縱系統也已植入您的腹腔,用以提供動力。”
  躺在床上的洪月笙的呼吸聲依然沉重,他對甜美的女聲無動于衷,只是繼續凝視著透明天頂外。
  “盡管在一開始,您可能還不太習慣,但請嘗試松弛您的心肌,以迎接下一次心跳~”麗莎好像在施催眠術一樣,“聽到了嗎?這是您的血液充滿心臟的聲音~您的不適感會逐漸消失,隨著您的每一口呼吸,空氣隨著令人安心的絲絲聲而來,您的身體正在變得輕盈,敏捷,鈦金屬人工心臟將為您打開一扇通往新世界的門,讓你重新獲得無盡的自由。。由。由。由。。。。”
  麗莎的聲音越來越低,原來是被剛進門來的仲久拔掉了人工智能的語音電源。
  “BangBangBangBang~~”
  仲久嘴里哼著交響樂的旋律,駕駛著輪椅進入房間,一如既往的喧鬧出場。房間內部的燈光是自動調整的,因為仲久的進入,燈光從微暗變亮成了耀眼的白色。
  “喲喲喲,瘦巴巴的老爺們兒!擊穿心臟你都死不了啊!你她媽是在演大難不死的孤膽英雄片嘛?!”
  仲久靠近病床,但是洪月笙對仲久的熱情完全不為所動,只顧看著窗外。
  “嘿,對出生入死的哥們,態度這么冷淡啊!”仲久戳了戳洪月笙,“給你帶了點私貨幫助血液循環!你就感謝哥們我吧!”說話間,他從輪椅后邊抽出一本情_色雜志,指著上邊香艷嫵媚的封面女郎:
  “你看看這個妞,臉蛋不錯,身材也不錯哦!你看那胸脯,沒話說!”
  但是洪月笙頭也不回,毫不領情的推開仲久的手,一下把雜志甩到了地上。
  仲久變了臉色,“喂,怎么個意思,臭小子,別跟我找別扭哈!”他撅起嘴,“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死了個娘們兒和小殘廢嗎?!”
  這句話可惹怒了洪月笙,他終于轉過頭把目光從天頂移回來,注視著仲久,聲音低而沙啞:“你再敢說一遍?!”
  仲久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跟我來橫的!那小爺我今兒個還真就繼續說了,不光那兩個娘們兒,你丫不也就是個出身低賤,沒用的廢物嗎。。。”
  仲久話還沒說完,洪月笙也不知哪來的力氣,也不管胸口剛完成縫合,全身連接著各種輸液管,掄起拳頭就給了仲久左臉一拳,打得他差點就從輪椅上翻下來。
  “你大爺的!”仲久也不甘示弱,回過身就從輪椅上撲回去,頓時間兩人就在病床上扭打成一團,又從床上摔到地上,拉倒了旁邊的輸液桿砸到身上不算,連帶旁邊幾臺機器都被兩人纏在身上的線路拽得七扭八歪,一時間房間內警報大作,連燈光都切換成閃爍的紅色。
  監護室外,艾米麗看到房間內的情況大驚失色:
  “What_the_hell!Fighting_at_this_moment,how_stupid_they_are!
  (什么情況!這兩人打起來了?!他們還各自有重傷呢!這兩個蠢貨!)”她沖到通往醫療監護室的電梯,但是電梯的下降按鈕顯示為紅色禁行。
  “The_artificial_intelligence_system_is_cut_off_vator_cannot_open.
  (監護室內人工智能電源被關閉,無法開啟直通電梯。)”麗薩匯報情況,是仲久進屋時拔掉的線路。
  “Captain(隊長)!“麗薩心急火燎的轉頭看向全息通訊器的攝像頭。
  駕駛艙內,紅發阿利婭皺著眉,習慣性的咬著右手大拇指,一言不發的看著屋內的情況,并未制止。
  房間里的兩人愈演愈烈,拳來腳去,每下都結結實實打在對方臉上,身體上。兩人廝打了半響,終于洪月笙騎到了仲久身上,揮起了拳頭,但是停在半空。
  “繼續打啊!”仲久看著他喝道。
  洪月笙沒再打下去,終于筋疲力盡地癱倒到仲久旁邊的地板上,用彎曲的前臂撐著地板,沉重地喘著粗氣,汗水順著脖子流下來,旁邊的機械心臟檢測儀快速閃爍著紅光報警。
  “這才像你么。”仲久仰面躺在地上,看著透明天頂外逐漸平靜的海潮,呼哧帶喘地說。
  洪月笙轉過臉看向他。
  “別人招你,你就一拳打回去,向擋在自己路上的一切抗爭,絕不認輸,這才是我之前認識的那只小老鼠!”
  “。。。”洪月笙低下頭,看著漆黑的地面,淚水一滴滴落在手背上,“我。。。生來只會一直做一件事:奔著我的目的地一直跑,一直跑。。。可是現在,我卻不再知道該跑向哪里,已經沒有人再等著我了。”他把臉埋在黑暗里,竭力掩飾自己的嗚咽聲。
  “人啊,得自個成全自個兒。”仲久裝作沒有聽到洪月笙的低聲哭泣,腦中閃現出童年記憶的片段—
  身著白底兒,其上繡有秋天楓葉圖案,紗制裙子的母親,面色蒼白,烏黑的長發飄散在冰冷的水中,不斷地下墜。母親的面容是那么的年輕,一雙憂傷的眼睛注視著他,水泡從她的嘴角溢出來。。。
  仲久搖搖頭,把回憶趕出自己的意識,張大嘴喘了口氣,
  “你現在躺在這,你妹死了,你喜歡的女人死了,這是場悲劇,你要是覺得就這樣就認命了,也無所謂,可以!不過,”
  他側過頭看著洪月笙。
  “如果你想對得起那些因我們而死去的人的話,就活出個人樣來!現在失去的,以后就要從那些欠我們的人手里加倍奪回來!”
  洪月笙伸手擦擦濕潤的的眼睛,也仰面躺在地板上,玻璃天花板上倒映著他的身影,但他似乎也看到大海的背景下,映出了靈子和鳳蝶。他低聲重復:“現在失去的,以后奪回來?”
  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滲血的胸口,其下埋著一顆機械之心—和美達布索亞的機械化部隊有著相同的名字,卻埋入了一個完完全全的亞寧人身上,不失為一種諷刺。
  監護室外,單反玻璃上倒影著艾米麗驚訝的表情—心電監護儀上顯示心臟跳動回復成正常人類水平,甚至更加有力,顏色也從之前警報的紅色變成健康的綠色。
  “How_it’s_possible…?
  (這怎么可能…?)”
  看著監護室地面上惡斗之后又自個兒恢復平靜的兩個人艾米麗睜大眼睛,完全無法理解。
  魔鬼魚駕駛艙內,同樣透過電子屏幕看著這一切的紅發阿利婭搖了搖頭,眼珠向天翻了一下:
  “These_men…”
  “男人啊。。。”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七乐彩综合走势图 天津11选五5开奖电脑版走势图 鼎泽配资官方网站 易彩一分钟快三走势 五分彩后一稳赚公式 江西11选五历史开奖号码 在线配资开户推荐选择卓信宝 三分彩五分彩诈骗 四肖期准四肖期期准 002540股票分析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结果官方 山西11选五每天多少期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带连线 湖北体彩11选五出球顺序 十一选五任二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