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二十四章:幽海魅影

  寶藍色的巨大鐘擺左右擺動著,發出沉重的“滴答”“滴答”聲。雕刻繁復的表針劃過表盤上的月亮區域,進入太陽格的第一個整點,隨后發出“當”的連續報時,連續敲了六下。
  這是一棟使用亞寧建筑材料,卻建造成美達布索亞風格的新古典建筑—自從亞美戰爭結束,美達布索亞殖民者抵達亞寧首都海市蜃樓之后,也許是人類有一種天然的復刻自己故鄉的習慣吧,即便當他們來到新的土地,他們依然拆除了很多珍貴的亞寧傳統建筑,再用這些拆下來的材料重新建造美達布索亞經典風格建筑,是為“新古典”。十五年光陰匆匆流過,這種作為一種獨特的混合了亞美多重文化的建筑形式和保留下來的亞寧傳統建筑,以及代表現代化的摩天大樓一起,深深融入海市蜃樓,成為這個城市的一部分。
  房間里拉著厚重的窗簾,因而光線幽暗,固定于淡黃色含鎂大理石墻壁上的巨型屏幕正播放著十一月十七號,即同盟日發生的暴動錄像:
  從開始喊著口號,高舞著各色旗幟的民眾游行,到混亂的人群,燃燒的街區,焚毀的裝甲車,地面上破碎的亞寧,美達布索亞國旗,從女武神的空中視角采集來的蝙蝠戰機空襲街區的圖像。。。但隨著粉紅色煙霧的出現,圖像出現干擾線,直至屏幕完全變成雪白花。
  “So_all_contact_has_lost_since_then?
  (這么說,從那時開始,通信就終止了?)”一個聽起來有一定年紀,但是底氣渾厚的聲音從巨型屏幕對面圓桌盡頭的主座上傳來。
  “Yes,Viceroy.
  (是的。總督大人。)”聽到主人提問,筆直著站在屏幕旁邊的史蒂芬斯先生(vens)暫停了錄像,畢恭畢敬回應主人的問題。他穿著精心漿洗過的雪白襯衫,黑色西服背心,外套燕尾服,系黑色領結。筆挺的黑色長褲和锃亮的黑色皮鞋,五十歲左右的美達布索亞管家,雖然已經不復年輕,但是可以看得出依然身體結實,一雙褐色的眼睛在主人面前認真而謙卑,頭發已經不多了,但永遠一絲不亂的梳向腦后,連臉上的皺紋都像是經過嚴謹的編排過后有規律的分布過的。
  “Continue.(你繼續。)”被稱作總督大人的聲音說,他沿襲過去軍人的作風,更喜歡自己的部署稱呼自己的官銜,而不是主人。
  “No_matter_from_which_side,it’s_reasonable_to_deduce_that_the_rebellion_was_not_simply_a_civil_revolt,and_obviously,there’s_someone_familiar_with_guerrilla_tactics_behind_the__the_other_hand,the_rebel_crowd_are_actually_a_mob…
  (無論從哪方面來說,這次暴動都已經超出了普通民間騷亂的范疇,很明顯是有熟悉游擊戰術的人在背后有組織的指揮。但是以團體而言,還只能算是烏合之眾。。。)”
  “Then_How_do_you_explain_the_fact_our_troops_lost_contact_with_us?
  (那么怎么解釋我方軍隊失聯一事?)”
  “The_resistant_forces_are_no_threat_to_the_ides,the_suppression_was_remotely_commanded_by_the_young_master,Colonel__I_believe_this_is_only_because_of_temporary_signal_interference.
  (以女武神級別的軍事力量來說,舊城的抵抗應該對我方構不成威脅,何況遠程指揮軍事行動的還是大少爺維克多上校,相信應該僅僅是短暫的信號干擾造成的失聯。)”他頓了一下,擔心主人還會擔心,還補充說:
  “It’s_said_the_rebellion_built_up_a_large_scale_of_signal_shielding.
  (據說叛亂分子建立了大范圍的信號屏蔽區域。)”
  “嗯。”總督的聲音稍作停留,然后繼續:
  “Any_news_of_ZhongJiu?(有仲久的消息嗎?)”
  “The_young_master_Victor_has_sent_team_to_look_for__addition…
  (維克多少爺已經保證派人去搜尋了,另外。。。)”
  “In_addition(另外)?”
  “Lady_Brynhild_insisted_to_lead_a_team_to_join_the_search.
  (布倫希爾德小姐也堅持親自帶隊去搜救了。”
  “She_and_her“diving_scouts”?
  (布倫希爾德和她的“潛水童子軍”嗎?)”總督的話語中難免有些顧慮。
  這時有人從屋外扣起房門。一下,兩下,三下。
  史蒂芬斯先生躬了一下身子:
  “I_apologize,Viceroy.
  Because_you_had_no_sleep_last_night,I’ve_arranged_the_breakfast_sent_here_directly.
  (實在對不起,由于您一夜沒睡,我安排人直接送早餐到了這里。)”
  “Ok,let_them_come_in.
  (嗯,讓人送進來吧。)”
  史蒂芬斯先生立刻走到門前,打開足有三米高的櫻桃木房門,接過仆人手中的銀質餐盤,上邊放著熱騰騰的咖啡,銀制蛋托上煮蛋,烤得松脆適中的面包,和一份亞寧風味的鳳梨酥小點心—總督是個典型的實用主義者,他食用任何他認為對他有營養,又適合他口位的食物,而并不在意它屬于哪個國家的特色。早餐下邊是熨過的今早最新的報紙—總督的另一個愛好之一,是在早間閱讀傳統的紙質報紙,這在如今電子信息撲面而來的時代已經是極其罕見的行為了。每天早間報紙都被精心熨燙過,用以去除報紙中新鮮的油墨,避免總督把手弄臟,并能起到殺菌的作用。
  史蒂芬斯先生親手端著早餐進去,仆人則靜悄悄的合上房門。史蒂芬斯先生走到總督大人旁邊—由于屋內光線昏暗,始終還看不到總督的樣子。他先把早餐放下,然后把報紙遞給主人。
  “Stevens(史蒂芬斯)。”總督端起咖啡時說。
  “Yes,Viceroy.(在,總督大人。)”史蒂芬斯先生點頭。
  “Go_there_and_investigate_by_yourself,it’s_too_many_uncertainty_when_those_kids_get_together.
  (你親自去一趟了解情況。這幾個孩子湊在一起,不太讓人省心。)”
  “Yes,Viceroy.
  (是的,總督大人。)”史蒂芬斯先生再次點頭,連角度都和上次絲毫不差。他勻速離開房間,腳下無聲,秉承著一貫的原則:作為一名管家,要盡最大可能減少自己的存在感,當你在屋子里的時候要比你不在時還空。”離開房間時,他也不忘輕輕的把窗簾拉開。
  緋紅色的晨光透過高大的彩繪玻璃射入室內,玻璃上的宗教圖案映射在雞蛋石色的大理石地面上,也在彌漫著迷離與凝重。陽光灑過圓桌,在另一邊映出總督修長的身影。
  “By_water?(走水路嗎?)”
  ——————
  “Everybody,be_armed!
  (全員警備!)”紅發艾麗婭向同在海底的其他隊員下令。
  每個人都抽出背后的巨型魚槍,同時看向手腕上的聲吶雷達。
  “Something_around_us.(有什么東西在我們附近!)”
  “What’s_theposition,I_can’t_lock_in!(哪個方向?我無法鎖定!)”
  “My_radar’s_totally_mess!(我的雷達信號一片混亂!)”
  坦克少女感覺有什么東西嗖的一下從背后游過,背脊一陣發涼,她立刻回頭,卻什么都沒看到。
  “Manta_team,keep_diamond_formation.
  (魔鬼魚小隊,保持鉆石陣型。)”紅發艾麗婭下令。
  鉆石陣型指的是在海水中這樣的立體空間,小隊成員背靠背排成鉆石形狀的陣容,因而可以全方位監控和避免死角。坦克少女背著昏迷中的仲久居于鉆石的中心位置。
  “No_matter_what_happens,protect_his_safety.
  (無論發生什么,保證他的安全。有必要的時候,你們先走)”紅發艾麗婭用私人線路告知坦克少女。
  “There!(在那!)”一個隊員的雷達上突然閃過一個信息。
  “Where_lads!I_don’t_see_a_shit!”
  (哪里?我怎么看不到!)”
  “I_told_you!There_is_something_moving_here,but_not_us.
  (是真的,有什么東西,但不是我們!)”
  突然有一個隊員發出聲嘶力竭的尖叫,聲貝通過通訊器傳導每個隊員耳中震耳欲聾。
  “Jardon!”紅發艾麗婭大喊,可是為時已晚,被稱作Jardon的女隊員已經被一條從黑暗中伸出的巨妖之爪纏住,爪子迅速緊縮,把整個Exosuit(深海潛水套裝)攔腰擰碎。Jardon一口鮮血吐在潛水頭盔的面罩上,一命嗚呼了,不僅如此,爪子抓著Jardon的身體快速甩動,瞬間又擊打到另外兩名隊員,其中一名正巧呼吸器被擊碎,氣泡從隊員的面罩中傾斜而出,她旁邊的人正想幫助她時,她也被巨妖之爪拉進黑暗之中,緊接著就噴射出的成柱的鮮血,陸地上的顏色在海底每隔十米就會消失一種,跟彩虹一樣,而紅色在十米會最先消失,因此在這里血液已不是紅色,而是深灰色遍布了整個水域,隨之飄出來的是人體的殘肢斷臂。
  “No!”艾米麗因為恐懼和悲痛渾身發抖,胃里翻江倒海,哇的一聲吐出來,嘔吐物黏在潛水面罩上,擋住了視線,以至于對另一條撲過來的巨妖之爪沖過來完全無動于衷。
  “躲開!”幸虧洪月笙及時操縱Exosuit背部的推進器噴出水柱,獲得水流的反作用力,沖上來拉開艾米麗,那恐怖的如植物藤莖一般的長爪才撲了個空。
  “照顧好她。”洪月笙把艾米麗交給旁邊的白虎。
  “Get_back!Shoot!(退后!射擊!)”
  幸存下來的隊員們旋轉著向快速移動的巨妖之爪射擊魚叉,但是那神出鬼沒的巨妖行動迅速,誰都沒能逮住巨妖的蹤影。
  “把魚槍給我!”洪月笙沖艾米麗喊,由于他,青蛇和白虎穿的都是備用裝備,所以沒有配備武器。
  嚇呆了的艾米麗被洪月笙一吼,才醒過味來,趕緊把魚槍遞給洪月笙。
  洪月笙操縱Exosuit,靠著小幅噴射背部和身體幾個噴氣口控制好平衡。他的周圍已經是一片腥風血雨,喊叫聲此起彼伏。洪月笙吸了口氣,平靜下由于緊張而快速伸縮舒張,齒輪急速運轉的機械心臟,閉上雙眼。
  ——————
  泉水流過竹筒,從筒尖部順流而下,滴入下方水池中,帶起層層漣漪。
  過去逢年過節的時候,洪月笙都會帶著小妹洪靈子去附近的寺廟吃齋飯,一來可以解決兩個人一頓伙食的問題,二來寺廟里的方丈也是少有的對他們兄妹兩人充滿善意的人。
  吃過齋飯,洪靈子四腿并用追逐寺院里散步的小貓,洪月笙則坐在正殿外的木質廊道上,看著主持在庭院中用竹耙在白沙上描繪出沙紋,那些紋路看起來像河川或像大海,再或者又好似云海。
  “您每天都在這沙子上畫呀畫的,干嘛呀?”洪月笙問。
  方丈回過頭看向他,瞇起眼睛微微一下,魚尾紋也像漣漪一樣,泛起又流向四周。
  “這沙紋組成的山川河流就像每個人的內心,無水似有水,奔流不止于水。心靜之人,排除雜念,就變成一滴水滴,滴入人生之海,就又變成一圈圈的漣漪,當漣漪接觸到別的靈魂,便會引起大小不一的共鳴,這是修行之人感知靈魂篤篤遠行的方式。”
  洪月笙雖然沒有機會和條件接受到高等教育,但悟性很高,這也是方丈一直喜愛他的原因。聽過方丈的話,他便依言閉上雙眼,感受其中的奧妙。
  ——————
  黑暗之中,一切干擾的事物被過濾掉,漩渦形的漣漪以他為中心擴散開來,每當觸及到同伴,就可以感受到他們跳動的心臟波動。終于。。。一個龐大的跳動的亮光涌現,它在圍繞著洪月笙的同伴快速旋轉,直到那枚碩大的跳動心臟亮光又鎖定了目標,減慢了速度。。。”
  “在這里!”
  洪月笙大喊,同時Exosuit機械手控制的巨型魚叉射出,直穿向巨妖之爪伸出來的中心地帶。
  本來巨妖正要襲擊新的犧牲者,在洪月笙的魚叉射出去后,巨妖之爪立刻縮了回去,隨之一聲狂暴的喘息聲從漆黑的水域中傳出來,響徹整個海洋。
  巨妖雖然依然沒有顯形,但是再次開始快速游動,洪月笙啟動背后的推進器往巨妖行動的反方向噴射,但是單體Exosuit的推進力遠不足以阻止巨妖,反倒被巨妖拖得四處亂甩。
  “Everyone,shoot_the_target!”
  (全體向目標射擊!)”紅發艾麗婭立刻指揮全員朝著洪月笙射擊的位置繼續噴射魚叉,連續遭到打擊之后,幾只巨妖之爪揮舞的愈加瘋狂。
  “Pull_back!(往后拉!)”射中暗黑水域中隱藏的巨妖身體的隊員,他們的魚叉都連著自己的魚槍。一聽到命令,更多人都效仿洪月笙,操縱推進器噴射,Exosuit機械手臂抓緊手中的魚槍。
  “All_engine_open!Pull_harder!!
  (推進器全開!用力拉!!)”
  小隊成員背后推進器噴著藍白色水柱,和洪月笙一起往后拖拽,巨妖終于在狂魔亂舞下漸漸從水域中被拉出來現出原形:
  首先出現的是它那十個粗如百年樹干的“手臂”,長如中型船只的桅桿,不過是彎曲自如的,上面長滿了巨大的圓形吸盤,每個直徑足由一米長,吸盤邊緣上有一圈小型鋸齒,上邊還掛著之前死去的隊員的身體殘片。
  然后是他圓錐形的身體,身長近二十米,頂部兩行肉突,后部陡然瘦狹,胴長約為胴寬的4倍,一雙大得驚人的眼睛:直徑足有半米長!
  “Giant_Squid!(是大王烏賊!)”一個隊員喊道—原來一直傳說中的巨妖克拉肯就是這只超大尺寸的大王烏賊!
  正當所有人被這怪物駭人的外表震驚得目瞪口呆時,大王烏賊又瘋狂地亂舞觸手,發出好似恐怖尖嚎一般的聲音,大家手里連接魚叉的繩子都被拉扯的緊繃欲斷,抓住巨型魚槍的Exosuit機械手臂各處關節已經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大王烏賊這種罕見的海底巨怪,一般來說生活在極深的海底,而海市蜃樓周邊海域通常都有發射特殊波段的電子信號,這種信號對人和一些人畜無害的普通魚類并無影響,但是會影響到列為高危險級別的海底生物,所以通常來說它們也避而遠之,過去鮮有到人際出沒的海域的記錄。但由于之前舊城的軍事行動印發了海底水雷爆炸,因而也中斷了電子信號的發送,這些巨怪便如領了放風通行證的兇殺犯,出來覓食。
  正當雙方正在集中精力對峙之時,邦尼發現手腕上的聲吶雷達再次響起。即便套著Exosuit,都可以感到她在顫抖:
  “More_biological_signals_appear(又。。。又有生物信號了)。。。”
  “What?(什么?)”紅發艾麗婭根本還無暇顧及。
  “Captain!We’ve_detected_another_biological_signal,and_it’s_coming_towards_us!
  (隊長!又出現新的生物信號了!!也在不斷靠近!)”
  紅發艾麗婭低下頭,看自己的雷達。
  距離六十米,新的生物信號就出現在雷達正中央。
  “Signal_is_moving!Still_50_meters!
  (信號移動中,還有五十米)”另一個隊員匯報。
  “40_meters!(四十米!)”
  “30_meters!(三十米!)
  Shit!So_fast!(見鬼,好快!)”
  奇怪的是,這個信號不是出現在雷達的任何方向,而是從雷達中心為原點,從小變大不斷擴散。
  大王烏賊似乎也感知到了新的生物接近,它的扭動愈加歇斯底里。
  紅發艾麗婭看著它,難以理解是什么生物可以讓巨妖克拉肯都感到恐懼。。。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股票入门视频 山西11选五开奖玩法 青海十一选开奖结果 河南快3最近20期开奖结果 广西快3开奖公告 彩票论坛17500 彩票走势图怎么看能懂 河内一分彩平台玩法技巧 云南时时彩胆码 2009年上证指数最高 山东体育彩票十一选五爱彩乐 体彩大乐透直播 七星彩开奖直播 华鑫配资 湖北快3现场开奖 幸运赛车智能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