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二十六章:血紅色之吻

  “當你帶領你的愛人走出地獄之前,不可以回頭張望,否則她將再度墜入深海永不能返回人間,而你也將受到詛咒萬劫不復。。。”
  “當可憐的俄爾普斯聽到愛人在身后呼喚時,忘記了北海巨妖克拉肯的叮囑,他回轉過身。”
  “嘭!”艾米麗做了個爆炸的象聲詞。“俄爾普斯的愛人一聲慘叫,海底巨妖克拉肯長的驚人的爪子從深不見底的海底拍擊到她身上,她的身體瞬間變成了無數的氣泡,一切都破滅了。”
  當片刻之前,艾米麗給大家講著俄爾普斯的愛人的故事時,紅發艾麗婭也有意無意的通過通訊器聽著。當艾米麗一字一頓的用“The_end.(講完了)”作為故事結束時,紅發艾麗婭心中默默的念叨著:
  “The_story_of_Orphis’s_lover_was_finished,indeed,but_the_legend_of_Orphis_still_not_end.
  (“俄爾普斯的愛人”的故事確實結束了,可是俄爾普斯的神話還沒完啊。)”
  ———————
  洪月笙感到口干舌燥,頭暈目眩,如同身在蒸籠,機械心臟急速運轉讓左心室好像埋入了一枚滾燙的鐵核,其熱流金鑠石。他眼前的儀表盤已經顯示Exosuit(深海潛水套裝)外殼溫度已超過到100攝氏度(水下高壓的情況下水沸點升高),從裝甲外滑過的水流都因沸騰而冒泡。
  由于包括紅發艾麗婭在內的更多魔鬼魚小隊成員加入,大王烏賊被推向海面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但這只傳說中的北海巨妖也絕非等閑之物,它的十只巨大的觸角劇烈的甩動,不斷有隊員被觸角抓到遠遠拋出去,或者還未來得及靠近就被擊飛,其中難免有遭到致命打擊的隊員,在飄散的氣泡中嗚咽掙扎的永遠沉入冰冷的海底。魔鬼魚小隊從出發到現在,從三十人的隊伍已經折損了近一半。
  “哇啊!”又一個隊員由于越來越快的上升速度導致體內氮氣膨脹超過了過飽和界限,即便有Exosuit的自動水下壓力調節系統保護,依然感到難以忍受的劇痛,從隊伍中退下來。
  “艾麗婭!”洪月笙通過通訊器呼叫:“讓大家離開!最后一段有我就夠了!”
  紅發艾麗婭也正側身頂在大王烏賊身上,咬緊牙關抵抗快速上升帶來的劇痛。聽到洪月笙的呼叫,她看了看周圍的隊員,透過潛水面罩,可以發現其中很多人已經開始氣哽,最繼續下去恐怕甚至會失去神智。
  她向洪月笙點點頭,
  “MantaRay_team,mission_hdraw!
  (魔鬼魚小隊,任務完成。撤退!)”
  收到命令,再加上大部分人自身確實也無法再堅持下去,隊員們開始逐漸離開這顆上升中炙熱的恒星。下降時背后推進器噴出的蒼白色水柱劃出一條條優美的弧線,遠處看來好像一只巨大的水母拖著眾多長長的白色觸角。
  紅發艾麗婭離開前,又看了眼洪月笙。“從剛見到你開始,我就想問,你為什么這么做?”
  洪月笙:“。。。。。”
  紅發艾麗婭閉眼,忍耐住身體上的痛苦,微微笑了一下:“等你回來后再回答我也不遲。”
  說罷她也調整噴射背包跟隨其他隊員降下去。
  洪月笙轉頭對身邊的青蛇,白虎喊,“你們兩個!帶她們走啊!”
  此時的艾米麗,邦尼已經陷入半昏迷狀態。
  “二當家的。。。”青蛇呲著牙,由于膨脹的氮氣來不及隨呼吸排出體外,溶解于肌體,青蛇感到如成千上萬的螞蟻爬行在皮膚之下,瘙癢異常。而白虎的臉部皮膚上則已經浮現出好像大理石表皮一樣的斑塊。
  “既然喊我二當家的,就按我說的做!”洪月笙吼道。“你們一離開我也馬上就撤!”
  青蛇不再爭辯,向白虎做了個手勢,兩人挽住艾米麗和邦尼開始推下陣營。
  剩下的人中只有洪月笙和肌肉發達的坦克少女,雖然之前協助的人員眾多,但是這兩人才是其中的主力。
  “哼!我可不是你的小嘍啰,甭想指揮我。”坦克少女不等洪月笙說話,自己先發了言:“美達布索亞的戰士,可不會輸給亞寧來的小屁孩!”她出身于美達布索亞的軍人家庭,從小接受過嚴格的軍事化教育,有著一顆寡言少語但爭強好勝的心。在她看來,身為軍人不戰死于沙場是一種恥辱,只有懦夫才會退卻,而勇敢是軍人永恒的責任。
  青蛇帶著邦尼已經順利脫離大王烏賊,可是白虎抱著艾米麗后退的慢了一點,被正在拼命掙扎的大王烏賊的一條觸角猛地纏住!
  觸角立刻收緊,白虎趕緊用自己粗壯的身體把艾米麗抱在懷里,鋸齒深陷入白虎的Exosuit外殼,創口處因為電路短路閃出電光,白虎則用盡全力去對抗,被纏繞邊緣Exosuit裝甲已經開始變形,急速向內收縮。
  “我不能命令你!”洪月笙對坦克少女大喊:“但是幫幫你的伙伴!”
  坦克少女看到大王烏賊眼看著就要把白虎和他懷中的艾米麗生生勒成兩段。于是不再固執,調整背后噴氣背包滑向烏賊,抓住盤繞在白虎身上的觸角,使勁全身力量拼命向外拉動,竟然還真的拉開了幾分,但不足以救出兩人。
  看到這般情況,洪月笙咬牙改變之前的計劃,不但沒有準備后撤,反而按下右手手柄上的氮氣加速按鈕。
  按照魔鬼魚人工智能麗莎在停止工作前最后告訴洪月笙的說法,深海潛水套裝所配備的氮氣加速系統(NITROUS_OXIDE_SYSTEM_NOS_NITROUS_OXIDE_SYSTEM_NOS),是以一氧化二氮灌入引擎后提升爆發力,在緊急情況萬不得已時才可使用的方式,且只能用于水平方向噴射。因為它會迅速耗盡Exosuit的全部能源,且通常使用不能超過一分鐘,否則可能導致推進系統爆缸。其產生的巨大加速度如果用于上浮,會給駕駛員造成難以想象的傷害。
  即便如此,洪月笙還是義無返顧的按了,身體背后的推進裝置中節氣門全開,一氧化二氮穿過節氣門噴入燃燒室,引擎瞬間提升馬力,帶動葉輪高速旋轉以更高功率的速度吸入海水,再高壓迫使水體進入射流通道,從噴水管道高速噴出,巨大的推背感讓洪月笙和大王烏賊都為之一振,隨后便借著本來已有的加速度,加上新獲得的力量,洪月笙推送著大王烏賊以超過之前三倍的速度向上方沖去。
  大王烏賊此時已經被沸騰的水溫灼熱地力不從心,他不得不放開白虎和艾米麗,坦克少女趕緊把兩人抓住,加速上升的強烈沖擊波把他們推向水下游。等坦克少女再想往上追上洪月笙時,為時已晚。
  “二當家!!快離開啊!”
  大王烏賊集中所剩的所有力量收攏觸角,包裹住自己腹部下的洪月笙身體,它的十根觸角吸盤貼緊洪月笙周身,把Exosuit外殼再往外一塊一塊拉扯,想把這個比抹香鯨還難纏的敵人拽下來。
  “。。。”紅發艾麗婭看著上方的局勢,心中已經明白洪月笙沒有退路了。
  洪月笙喘息著,周身撕裂般的灼熱讓他意識開始模糊。
  “你為什么這么做?”紅發艾麗婭剛才的問題回響在他耳前。
  “我到底在干些什么?”
  以前從來沒有人問過他這個問題,從記事起奔跑就是他唯一的生存方式—被動的生活方式—他生于貧寒之地,過去也沒有選擇的余地。
  可是在僅僅幾天之間,發生了這么多事之后,在現在拼命一搏時,他竟然人生中第一次考慮這個問題。
  “在這冰冷的海底,賭上性命,是在為了活下去為死去的靈子,鳳蝶復仇?為了履行對仲久的承諾?還是為了自己?”
  大王烏賊尖銳的嚎叫著把他拉回現實,沒時間考慮這些了。
  現在該想的,是繼續跑,一直跑,不能停,專注于此。其他的,等活下來以后再考慮才有意義吧!
  “嗚啊啊啊啊啊啊!”洪月笙重新全神貫注,怒吼著推動推進器。
  “What’s_that?
  (那是什么?)”一個魔鬼魚的隊員指著水上方,驚訝的合不攏嘴。
  紅發艾麗婭也同時間看到了,從洪月笙和大王烏賊的位置,迸發出一縷彩虹般的神奇光帶,如煙似霧,搖曳飄舞著,如行云流水,而且體積和亮度急劇增加,在漆黑廣闊的海中,猶如天幕上絢麗多彩的光華,映亮了整個海域,所有的魔鬼魚隊員都沐浴在這光芒之中。
  紅發艾麗婭抬手想揉揉眼睛,卻忘記了自己碩大的潛水頭盔把手擋在面罩外。她又看了看別人,發現大家都瞠目結舌看向上空,才知道不是自己眼花。
  洪月笙在彩虹的包圍下已經獲得了明顯的優勢,但是背部氮氣加速系統突然出現回火,續而喪失了全部動力—就像麗莎之前警告的一樣,氮氣加速使用已經超過了一分鐘。
  再次獲得機會的大王烏賊在光芒下歇斯底里的扭動著,生物的本能讓它知道命不久矣,它放棄了保留給自己最后逃亡的力量,用勁一切力氣積壓住腹部那個減慢的人類發光體。
  洪月笙的Exosuit終于被擊碎,隨之分解,他的面罩也隨之破裂,冰冷的海水傾盆而入。
  “洪月笙!!!”剛剛恢復意識的艾米麗透過面罩看著深海潛水裝甲肢解中的洪月笙,嗚咽地喊起來。
  “Emily,It’s_too_late.(艾米麗,已經太晚了。)”
  紅發艾麗婭搖搖頭。
  “He’s_gone(他不行了)!”
  “No,he’s_not!(不!他沒有!)
  “His_Exosuit_has_already_been_crashed,maybe_the_mechanical_heart_can_support_him_live_longer_for_a_few_minutes,but_no_more.”
  (他的Exosuit分裂了,他的機械心臟能讓他在水中多活幾分鐘,但也救不了他。)”
  “見鬼!”
  白虎,青蛇還有邦尼也看著上方飄在彩虹光帶間的洪月笙,面露絕望。
  坦克少女打算驅動噴氣背包奔洪月笙而去,但是被紅發艾麗婭喝止:
  “Stop_there!Our_mission_is_tobring_ZhongJiu_back!Besides…we’re_all_gonna_end_up_like_him_if_not_leave_right_away!
  (停下來!我們的最高命令是帶仲久回去,何況。。。再不走,我們馬上也會面臨相同的處境。)”
  坦克少女皺緊眉頭,咬著牙,但還是服從了命令。
  魔鬼魚隊員們按照命令,啟動Exosuit朝安全的方向轉向。
  “Captain!There’s_new_biological_signals!
  (隊長!又出現新的生物信息!)”
  “What_the_Fxxk...(這TM的。。。)”連一貫冷靜的紅發艾麗婭也終于忍耐不住大聲罵起臟話。難道這一路上的壞運氣還不夠嗎?!怎么還能出現新的生物???!
  她低頭看向自己的雷達,一個紅色的微小的信號正從水面上方快速下降,卻來自于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訊息。
  “How_could_be...(竟然是。。。)”紅發艾麗婭憂喜交加。
  一條紅色的光芒從水面上方的位置俯沖而下,穿破了被攪混的水中濁浪和絢麗彩虹,直墜向大王烏賊腦門。
  “The_legend_of_Orphis_still_not_end….
  (俄爾普斯的神話還沒完啊。。。)”紅發艾麗婭自顧自的念叨。
  美達布索亞古代神話中,無論何種原因,被認為最英勇的戰士陣亡后,便會有戴著銀盔,穿披血紅色緊身戰袍的來自天界的女戰士飛臨到他們身邊,給予他們死亡之吻,引領他們升入神界。而彩虹有時亦被認為是女戰士驅馬在夜空中奔馳時,鎧甲閃耀的光芒。
  那紅色光芒的盡頭,是一架周身血紅的特制Exosuit,不僅大于普通的深海潛水套裝,它是Exosuit和陸地機甲的結合體,即美達布索亞最新研制的水陸兩用機械之心機甲原型機之一。雖然身形高挑,但是呈曲線形機身,有一種女性的柔美,肩部護甲成波浪短披風形狀翻到背部,唯有兩只手的前端是新更換上的水下用勘探鉆頭。使用紅色的原因也是因為在海底下紅色會最先消失,所以紅色反倒成為一種保護色。但是今天例外,在水下爆發的彩虹的映照下血紅色露出耀眼的光彩。
  血紅色機甲頭下腳上,伸在前方的雙手鉆頭開始急速旋轉,同時機甲本身也旋轉起來,形成了一道優美的螺旋形弧線,直接刺入大王烏賊腦門上方。
  烏賊咆哮著,鮮血從腦門傾盆而出,血紅色機甲本身就猶如一臺巨大馬力的電鉆一樣,直插入烏賊身體里,生生穿出一個血洞。烏賊噴出的血污迅速染紅了這個水域,和機甲混合在一起,遠方看起來,好像一團龐大的暗紅色云層一樣,內里發生了什么完全看不清楚。
  “Lady_Brynhild!(布倫希爾德小姐!)”紅發艾麗婭通過通訊器大喊!
  污染的水域里可見度近乎為零,紅色機甲內的駕駛員也看不清楚周邊的情況,但是一股正在消散的心靈感應可以讓她準確的掌握到大王烏賊下邊人的位置。
  “This_feeling…
  (這種感覺。。。)”
  紅色機甲駕駛員的聲音從通訊器中傳過來:
  “It_must_be_ZhongJiu!(是仲久!)”
  “He’s_not_ZhongJiu!(那不是仲久!)”
  紅發艾麗婭趕緊通過通話器解釋,她不明白為什么紅色機甲駕駛員這么認為,艾麗婭是感受不到這種好像連體嬰兒一樣的心靈感應的。
  但是紅色機甲轉動切割大王烏賊帶來的絞肉聲掩蓋了艾麗婭的警告,在剛剛穿透烏賊之后,紅色機甲在險些也刺到洪月笙的一剎那及時停止了旋轉,駕駛員解除了手中的鉆頭裝備,從前臂中彈出雙手抱住洪月笙。
  洪月笙已經由于暴露在冰冷的海水中太久,臉上猶如被一層薄薄的冰層覆蓋變得蒼白,呼吸也已經停止。最后朦朧的意識中,隱約可以感到一股熟悉的溫暖感覺靠近,同樣的感覺他在同盟日暴動那天也感受到過。
  即便近在咫尺,機甲駕駛員依然在血紅色的大海中無法看清對方,但是迅速衰弱的心靈感應讓她明白這個生命正在消亡。
  “ZhongJiu!!(仲久!!)”誤會了的機甲駕駛員抱住洪月笙,搖晃他,但是洪月笙已經沒有任何反應。
  機甲駕駛員毫無猶豫的開啟了自己的頭部面罩。水流吹散了面罩中駕駛員的發髻,長長的秀發像一股小瀑布一樣傾瀉而出,波浪起伏。她嘴中含著氣,把臉靠近洪月笙,把自己的柔軟細膩的雙唇緊貼在他的嘴上。吸吮住后把嘴中氣體持續吐入洪月笙嘴中。被分成兩半的烏賊身體在下落時,依然生理扭動著的觸角卷起的弧形氣浪,把擁抱在一起的兩個人包圍在中間,為這血紅色之吻鑄成了短暫的瞬間。
  聽到了洪月笙再次有心跳,紅色機甲駕駛員才合上自己的潛水面罩,啟動機甲動力裝置,向水上方駛去,裝甲頭部探照燈映出一條耀眼的光柱,在血霧中指出通往海面的方向。
  “Yeah!!!”
  在魔鬼魚隊員們的歡呼聲中,紅發艾麗婭做了個手勢,眾人跟隨她循著紅色機甲的方向游去。
  伴隨著上升,洪月笙也漸漸恢復了神智,他睜開雙眼,看到離水面越來越近,晨光從外海射入水面下,透出緋紅色的光澤,臨近的水面倒影著滿臉血污的自己和面罩中的紅色機甲駕駛員,在倒影和真實的自己重合時,影子又破碎成一環又一環的水暈。
  在沖出水面的一刻,他劇烈地咳嗽,從口中吐出咸咸的海水,總算又有了呼吸。
  而一直仰面專心引導眾人駛向上方的紅色機甲駕駛員這時才一邊抬手打開面罩,一邊低下頭看向誤以為的“仲久”。
  那被海水打濕了的金黃色秀發又再度披散下來,落在她的肩膀上,臉頰上,在緋紅色的天空背景下,好像蒼瞑的暮色。她撥開落在額前的濕漉漉的發絲,露出齊眉頭簾下的一雙綠寶石色眼眸,明亮而澄凈,但卻有月射寒江般的冰冷,鑲嵌在冷峻而輪廓分明的西方人臉龐上,看起來大約十五,六歲左右的年紀。深凹的眼窩,向鬢角上挑的眼梢,長而茂密的金黃色睫毛,濃重筆直的眉毛,高挺的鼻梁,玫瑰色的雙唇于雪白如玉的皮膚之上,美麗之中,帶著驕傲,英氣逼人。
  當洪月笙和她四目相交,在她看到眼前是一位消瘦的亞寧人面孔時,驚訝,羞辱和憤怒瞬間躍于她的面容之上。
  ““Who_are_you?!(你是誰?!)”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短线投资·佳永股票配资开户-股票配资平台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快乐12分布走势一定牛 六彩开奖资料 快乐十分摇奖机 常山股份投资价值 强生控股股票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 辽宁快乐12前三组遗漏 71豆幸运28挂机稳赚 大乐透机选一注中巨奖 000386股票行情 贵州快三基本走势图图表 安徽快三计划双单 快中彩走势图app 11选5自创定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