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二十八章:雪中花

  “啊~一路睡得真香!!!”仲久在輪椅上伸著懶腰,一身的繃帶,右手上還打著石膏,“什么都不用做,一醒來就到家了,沒有比這更舒服得了!”
  “什么都不用做?一醒來就到家了?!。。。”艾米麗聽了腦門青筋擰成了井字形,正欲發作,邦尼趕快拉住她,苦笑著暗示她冷靜下來。
  “可不知道為什么,腦袋后邊起了個大包,嘿!這生疼得啊!”仲久一邊用手拿著一袋冰袋捂著腦后被之前洪月笙用潛水頭盔砸過的地方一邊說:“你們知道是怎么回事嗎?”
  大伙聽了都腦后滴下一大滴汗,艾米麗和邦尼趕快顧左右而言他。
  “啊,今天的雪可真漂亮啊!”青蛇指著天空沖著白虎說,白虎遲鈍的沒有反應,青蛇用胳膊肘狠狠磕了一下白虎腰部:“你說是吧!”
  “哎呦。。是,是。”
  連坦克少女都裝作沒事兒人似得,沖著天吹起了口哨。
  只剩下洪月笙一個人杵在那里,一時無言以對。
  這時裝甲巡洋艦發出全船廣播:
  “Attention_please!Our_cruiser_is_about_to_sail_into_the_new_town_ry_unit_be_ready_to_land.
  (請各單位注意,即將抵達海市蜃樓新城港口,請做好登陸準備。)”
  “呀,到港了,我們得趕緊忙去了!”邦尼拍了一下艾米麗,拉著她和青蛇,白虎便趁機溜走。臨經過洪月笙時,青蛇不忘低聲和洪月笙嘀咕了句:
  “二當家的,死不承認哈!”
  “這幫家伙都怎么回事?”仲久看著幾個人從自己身邊先后溜開,莫名其妙,他又看向洪月笙:“我說,咱們大難不死,你總得擠個笑臉兒吧。”
  洪月笙看著仲久那一身古怪的行頭,原來的飛機頭在從昏迷中醒來后看起來活像頭頂了塊方方的板磚,還真笑出聲來。
  “哎,這才對嘛!”仲久以為洪月笙終于明白了自己的話,喜笑顏開,沖身后的坦克少女說,“好啦,我自己可以走了。”說著他自己從輪椅上撐起來。他發現坦克少女還居高臨下地看著他,便像轟自家寵物一樣沖她擺擺手:“去吧,去吧。”
  坦克少女看著他腦后一個大包,一瘸一拐的走向洪月笙的樣子,甚是滑稽,便對他一貫驕縱的態度也生不起氣了,于是忍住笑容,往后退了一步,交叉雙手做好警備姿勢。
  邦尼,艾米麗等人剛溜進艙內走廊,就撞見布倫希爾德和紅發艾麗婭正好迎面過來,布倫希爾德身穿鐵灰色緊身軍裝,剪裁合體收腰,肩披天藍色呢子披肩,中間寬上下緊的褲子,褐色長皮靴,完美襯托出她高挑的身材。她手上還拿著一條白底藍邊的手帕,手帕角上繡著燙金的美達布索亞國徽。上邊有一絲血跡,是剛才擦拭破了的嘴唇時留下的。
  紅發艾麗婭則依舊是剛才的軍裝,頭上側戴了一個立體三角形的海軍軍帽。
  兩人呼吸都有點急促,顯然是為了尋找仲久親自找遍了船艙。
  邦尼,艾米麗見到上司,和上司的上司,嚇了一大跳,趕緊靠墻立正,行禮致敬。
  “Sergeant_Alia!Lieutenant_Brunhild!
  (艾麗婭一級軍士長,布倫希爾德上尉!)”
  剩下青蛇和白虎不明所以。但是青蛇眼尖,看到同伴的行為,便識趣的拉了拉白虎袖口,也側過來給兩位女性讓路。
  紅發艾麗婭沖著屬下訓斥:
  “No_immediate_report_to_Lieutenant_Brunhild,but_hanging_around?!
  (任務回來也不及時向布倫希爾德上尉匯報,就知道亂逛,不務正業!)”
  “Sorry_Sir,I_apologize,it’s_myfault.
  (是,屬下們知錯了!)”邦尼腦子快,立刻帶頭承認錯誤。
  紅發艾麗婭看著邦尼:
  “Admit_mistake_every_time,but_never_correct_it,and_do_the_same_over_and_over_again!
  (每次都是知錯了,知道了又不改,改了又做錯,錯了又不聽!)”
  這次邦尼和艾米麗耷拉下頭,不敢答話了。
  “Enough,Alia(好了艾麗婭),”布倫希爾德向艾麗婭點頭示意到此為止,語氣平靜:
  “Your_people_had_a_tough_time_all_the_way__them_relax_for_a_while,that’s_fine.
  (大家一路辛苦,放松一下也正常。)”
  “You_should_thank_for_Lieutenant_Brunhild’s_understanding!
  (布倫希爾德上尉幫你們說情,還不趕快道謝。)”紅發艾麗婭依然聲音嚴厲,但是已經順藤摸瓜給了自己手下了臺階下。
  “Thanks,Lieutenant_Brunhild!
  (謝謝布倫希爾德上尉!)”邦尼和艾米麗趕緊再次立正,發出“啪”的皮靴鞋跟相磕的聲音。
  “Have_you_seen_ZhongJiu?
  (你們見到仲久了嗎?)”布倫希爾德用綠寶石色眼睛看著她們。
  “Lieutenant,he’s_over_there
  (報告上尉,就在外邊!)”
  布倫希爾德一聽,便不再管她們,疾步向走廊盡頭甲板層走去。經過青蛇,白虎時,布倫希爾德不免露出一絲嫌棄的表情。
  “Go_get_ready_to_land。
  (趕快去做上岸準備。)”紅發艾麗婭囑咐完,也趕忙尾隨布倫希爾德而去。
  “Yes_Sir!(是的長官!)”
  人剛走,青蛇便小聲問邦尼和艾米麗:“這誰啊?”
  “布倫希爾德上尉,就是她接應咱們,從海中到裝甲巡洋艦的呀!”邦尼用食指豎在嘴邊小聲說。當時布倫希爾德駕駛紅色機甲,所以青蛇和白虎沒有看到里邊的真人:“她是魔鬼魚小隊的直屬指揮官。”
  “職位比艾麗婭還高嗎?”
  “上尉比軍士長高好幾個級別呢,不僅如此,她還是。。。”
  布倫希爾德推開艙門,雪花紛紛揚揚吹到她臉上,也吹起了她尚有濕氣的金色長發,迎風飄蕩。
  “Zhong(仲)。。。”布倫希爾德看到仲久,正要叫他的名字,卻看到他一只手正胯胯地跨在洪月笙肩膀上,就把聲音憋回了肚子。
  頂著寒風,仲久瞇著眼睛,望著前方白雪皚皚的港口嘮叨:
  “我說Brother(兄弟)啊,之前的事就忘了吧。人啊,要活得沒心沒肺一點,要是感情太豐富,根本無法在這個世界上生活下去噠。”說著,他轉頭盯著洪月笙:“把心放寬,事情都會解決的。從今以后,你就相信你大哥我吧!”
  看著仲久一副不務正業的臉說著如此正經的話,洪月笙不僅又“噗呲”一聲笑起來。
  “笑你個頭啊,臭小子!該笑的時候擺著一張臭臉,不該笑的時候倒笑地挺開心的!”說著他勒住洪月笙的脖子,用另一只手模仿電鉆擰起洪月笙的頭來。
  布倫希爾德看著兩人,眼神中略過一絲不悅的情感,一般人很難察覺出來,唯獨陪伴布倫希爾德已久的紅發艾麗婭看在眼里,但并不言語。
  這時坦克少女也注意到門口的布倫希爾德,趕緊立正行禮。
  “布倫希爾德上尉!”
  聽到聲音,仲久回過頭,看向艙門處。
  “嘿!看看誰來了!我們家的小公舉!”仲久看到她,喜出望外。
  洪月笙也轉過頭,看到布倫希爾德面容的一刻,躍出海面時的記憶終于被喚醒:
  冰海中的心靈通感,被血色波濤圍繞時靠近的暖流,摘下潛水面罩時散落下的金黃色秀發,還那句“Who_are_you!”之后火辣辣的耳光。
  布倫希爾德眼中不悅的神色轉瞬即失,她輕吸了口氣,臉上切換成笑容:
  “Brother(哥哥)。”
  “Brother(哥哥)?!”洪月笙雖然美達布索亞語很不好,但是仲久曾經和他反復說過這個詞,所以記憶猶新。
  “她是大當家的妹妹?!!”艙內走廊中青蛇聽邦尼說完,驚訝的大聲叫起來。
  “噓!你別喊啊!”邦尼嚇了一跳,趕緊捂住青蛇的嘴,緊張地皺起了臉。青蛇放低聲音:“你是說我們家那位其貌不揚的大當家的?!”
  “肯定不是親的。”白虎在旁邊傻乎乎的宣布,這次換成青蛇,邦尼和艾米麗一起撲過去按住白虎的嘴了。
  “布倫希爾德,我的親妹妹!”仲久說著,重重地抱住布倫希爾德。
  “啊。。。”仲久這么親密的舉動讓一身一塵不染的布倫希爾德都有點受驚,她手上的沾血手絹輕輕飄落在地上,張開的雙手一時不知道往哪擱,半響之后才緩慢地把手放到哥哥背上,輕輕拍了兩下,
  “二哥啊,你要是下次還照顧不好自己,我就得問咱父親給我保姆費了。”
  但當仲久的臉靠近她時,布倫希爾德立刻皺起了鼻子。“哥你有多久沒洗澡了!”
  “Don’t_be_so_bitch!
  (別那么挑剔!)”仲久這才松開手,沖她調皮地眨了一下眼,然后轉身看了眼身后的洪月笙,用亞寧語說:“這是我的新兄弟,你們還沒見過面吧!”
  “不幸地,我們已經見過了。”布倫希爾德仰頭平靜地也用亞寧語回復,她才十五歲,身高已經有一米七十公分,穿上高底皮靴后顯得比十六歲的洪月笙還高出一點點。
  “What(啥)?你們什么時候背著我約過會了?”
  坦克少女在旁邊低聲嘟囔:“就在你呼呼大睡的時候。”
  紅發艾麗婭瞪了她一眼,坦克少女鼓起嘴,把臉轉向一邊。
  布倫希爾德撇了眼洪月笙,然后優雅的轉過臉面向仲久,用著玩笑的語氣,實際上無比認真的回答:“別開玩笑了哥,這永遠不會發生。”
  仲久聳了聳肩:“你知道,要是沒有他,我估摸著就回不來了。”
  “這么說我的魔鬼魚小隊完全可以不出場咯。”布倫希爾德表面上難為哥哥,實際上話語中對所謂洪月笙的功勞充滿不屑。
  “你的這群童子軍,雖然手生了點,勉強湊合用吧。”仲久找補了一句,但依然聽著不那么動聽,他說著時還瞥了一眼坦克少女和紅發艾麗婭,兩人一臉慍色,但是在布倫希爾德面前敢怒不敢言。
  布倫希爾德知道哥哥從來說話都不中聽,也就不再多矯情此事,沒想到洪月笙鼓起勇氣接了句:
  “謝謝你在海底救了我,如果之前我有什么冒犯你的地方。。。”
  布倫希爾德略帶諷刺的哼了一聲:“別傻了,你救了我哥,我怎么會生你的氣呢?”
  “如果她說:我怎么會生你的氣呢!就意味著:我怎么會“不”生你的氣呢!”邦尼還在走廊中和青蛇,白虎八卦,白虎剛才因為缺心眼地喊了不該說的話,現在嘴上被艾米麗貼上了一大塊醫療用膠帶,和被綁架的人質似的。
  “是啊,布倫希爾德小姐生起氣來雖然不說,不過最好別惹她。”艾米麗補充:“特別是她一貫最恨和家族外的男人接觸,即便只是碰到她的手。”
  “Cruiser_is_dy_to_lower_the_deck.
  (艦艇已靠岸,準備放下甲板登陸。)”裝甲巡洋艦再次發出全船廣播。
  “好了,哥,該下船了,我猜大家都盼著你呢!”布倫希爾德話鋒一轉,轉身扶著仲久往艙室門口走。
  “哼!我倒是覺得除了你沒人想我回來吧。”仲久陰陽怪氣的回答。
  “哈哈哈,哥你越來越有幽默感了。”布倫希爾德打了個圓場,紅發艾麗婭和坦克少女趕快一前一后給他們引路。
  大家先后走進艙門,只剩下洪月笙最后一個人還留在船前側甲板上。
  “喂,Brother,跟上啊!”仲久在艙室里喊。
  “馬上就來!”洪月笙揮揮手。他想跟上來,無意間看到甲板積雪中一點鮮艷的紅色。他走上前蹲下,發現是一條折起來的白底藍邊手帕,上邊的血跡在終于從云層中透出的陽光照耀下閃著嬌艷的顏色,好像舊城里白雪中的梅花。
  “嗚啊啊啊~”突然一段時而低沉時而高昂,好似來自海洋的歌劇詠嘆調傳來,洪月笙往海中看過去。這歌聲也吸引了正走在樓梯中的布倫希爾德,仲久和艾麗婭,以及正在整理登岸裝備的邦尼,青蛇一行人。她們或從甲板或從舷窗往外看去。
  藍海之中,一只抹香鯨頭部越出波光粼粼的海面,身軀偏右,以約45°角左右的角度噴出高高的水柱,大大的眼睛注視著裝甲巡洋艦艦首甲板上的洪月笙;隨著頭部沉入海底,它的深灰色背部也浮出水面,在明亮的陽光下呈現出相間的棕褐色和銀灰白色,上邊還留有和大王烏賊搏斗時的傷痕。最后,它的尾部露在海面上,左右搖擺。原來剛才是它的叫聲。
  抹香鯨噴出的水柱又粗又高,涌入空中,然后又如細雨一樣落到甲板上,灑落在積雪中,洪月笙的臉上,和他手中的手絹上。
  “是鯨魚在說謝謝呢。”艾米麗看著抹香鯨在陽光下擺動的尾鰭說。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广西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众彩网河南11选5走势图 青海福彩快三 江西快3开奖视频 快乐3玩法 福彩3d下载 北京pk10哪种最稳 甘肃11选5 泸州老窖股票 青海十一选五任选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下注 上海快三计划官方 注销pc蛋蛋 有哪些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预测 天吉彩票论坛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