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三十五章:彩蛋

  鋼鐵樓體和亞寧寺廟組成的繁華夜景之下,是三教九流之人聚集的小巷和老宅子,其中以位于舊皇宮城堡下的皇城中,朱雀大街以西的市井胡同中的“海琴園戲樓”在亞寧人和混血兒中尤為有名氣。
  海琴園兒位于一條不起眼的胡同里,曾經是一位亞寧大戶人家的宅邸,一座坐北朝南的大院子,內里本就內設戲臺,屬于傳統的純木建筑結構。除戲臺外,臨街為九間倒座北房,院內偏東有南房三間。
  進入殖民地時期雖然光輝的皇族年代隨風而逝,但是海琴園兒新的主人倒有自己獨特的經營之道:他將這里改建成戲樓,并按日子劃分出不同的等級演出。平日里,戲樓上演的午夜曲目實際上是披著亞寧戲裝外殼的艷舞,歌女喜歡拉升禮服裙擺,通過誘人的胸部和炫耀她們的短內褲來戲弄男性觀眾,戲后,這些富于青春活力的舞者和和客人則可在偏房商議交易,談妥后戲樓按照一定比例抽成,客人隨后可帶舞女離開,但如果客人愿意選擇戲樓后廂房入住,則會有不錯的折扣,但付出的代價是有被偷窺的可能—這也是有生意頭腦的戲樓主人提供的另一項服務,如果在買戲票時愿意再購買一張沿用西方人叫法的“彩蛋”套票,觀眾則有機會在后廂房旁邊隔出的小房間中通過隱藏在廂房中的攝像頭看到之前舞臺上的舞者與開房間的客人鴛鴦戲水,巫山云雨。
  甚至很多來這里的客人,既是為了自己享樂,也是為了偷看別人,據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說法,竟有人在看彩蛋時恰巧認出了自己出來**的妻子。
  無論如何,這種混合了戲劇演出和迂回的交易形式比舊城那些直來直去的風塵交易更有情趣,因而也為戲樓增添了不少曖昧的色彩與獨特的吸引力。再加上每逢年節前來這里亦有安排社火和木蓮戲等傳統民間戲曲這類跨年活動,因為漸漸地海琴園兒成為上至身份顯赫熱衷獵奇的公子少爺,下至偷腥的酒鬼,亦或尋找創作源泉的藝術家和款待商業伙伴的商人們趨之若鶩之地。
  但與平日不同,每逢周六,日演出則大有講究。而仲久帶洪月笙來的日子,正是周日。
  黑色轎車停在胡同口后,安排白虎和司機在外邊等好,仲久就大搖大擺帶著洪月笙穿過狹窄的胡同。
  “這什么地方?”洪月笙問,仲久還未回話,倒是海琴園兒伙計先瞧見了他們。
  “呦!仲久爺,您來啦!”伙計趕忙吆喝著,言語間引著仲久和洪月笙邁入四合院的朱漆大門進入院子。洪月笙看明白了是戲園子,他以前也跟著鳳蝶在舊城祠堂里看過戲,但從沒見過這般大場面:夜色下的戲園子正燈火輝煌,青磚,石獅,紅燈,彩繪逐一映入眼簾,超過千年的帝王銀杏樹點綴其間。
  院子中正張羅的戲樓領班也瞧見了仲久,大老遠就喊著:“仲爺!有日子沒見著您了,心里可惦記著呢。”他趕緊湊上前,看見了仲久戴著繃帶的手:“呦,您這是怎么了?”
  “小意外,不礙事。”仲久向領班擺擺手,然后指指洪月笙:“坤叔,這是我兄弟,以后怎么對我的,就怎么對他。”
  “哎呦!那敢情好!”被稱作坤叔的領班四十多歲,一臉堆笑,洪月笙向他點點頭。
  坤叔轉而面向仲久,面露難色:“話說前邊咯,今兒個對不住爺,“玥皇”亮嗓子,官座都滿了。。。”
  “不是玥皇,我還不來了呢。”
  “那是,那是。”坤叔點著頭,“下次您來早言語,我指定給您留好座兒!那您今兒個在“兔兒爺攤”暫且湊合一下?”兔兒爺攤是海琴院兒中對“偏座兒”的俚語叫法。
  仲久點點頭,坤叔便親自帶著兩人往戲樓方向走。還沒進去,就可以看著戲樓外的全息屏幕上放著今天曲目的預告,其中的主角一看身形就知是妙齡亞寧女子,但是卻女扮男裝。她雖臉上戴著一縷黑色長須,但眉目之間依然楚楚動人。等她一亮嗓子,卻是聲音雄厚,顛倒陰陽,臺風竟能與資深老生相頡頏。
  洪月笙一時覺得映像中的女子眼熟,回憶起來,和自己上午剛到海市蜃樓新城時,候船艇中3D屏幕上見到的身著紅白相間長裙翩翩起舞的女性是一個人,她剛柔并濟的嫵媚極有特色,即便是現在以女性扮男人依然難以掩飾,因而洪月笙可以一眼認出來。
  與在候船艇催眠亞寧人的舞劇不同,今天預告上放的是她唱的一出傳統亞寧劇目:《鳳戲游龍》,講述了一段古代跨越時空的愛戀,男女伶人在舞臺上互換性別的“乾旦坤生”是一大看點。
  “原來她就是玥皇。。。”洪月笙抬頭看著自言自語。
  “一看您就是新來的不是。”因為聽到是仲久的兄弟,坤叔照顧得格外周到:“玥皇是座兒給起的雅號,取自“戲中之皇”的意思。今天的角兒大名凌曉玥,自先帝還在的時候,”說到先帝的時候他做了個拱手向天的動作,“就是風靡海市蜃樓的童星紅角兒,那時候啊,就算一聲噴嚏也得是滿堂彩兒!如今也是仲爺他的。。。嘿嘿。”坤叔話不講完,怪聲怪氣地笑笑。
  聽坤叔這么一說,洪月笙轉頭看向仲久,才發現仲久也正看著影像上的姑娘醉在其中,這時洪月笙才終于明白為什么今天來這里,仲久的水性楊花這幾天下來他也有所了解。
  “如果是名角兒,為什么會來這種風月場所?”洪月笙在舊城就經常跟著鳳蝶在一起,因而剛一進門就立刻嗅得到風月氣息。
  坤叔一聽這話立刻沉下臉:“小爺兒您這話說得就不中聽了,咱這里是雅地兒,來得都是體面人,可不是能拿來和風月場所相比較。”他看了眼仲久,仲久擺擺手,示意不介意,坤叔才繼續說下去:
  “不過話說回來,在過去名角兒確實是不大來咱們這里,但如今世道不比從前啊,如今年輕人都愛聽些老美那傳來的電子樂什么的,對咱這傳統技藝識貨的人啊是越來越少,她名角兒不也得混口飯吃不是?”
  坤叔的話不錯,自打海市蜃樓淪為殖民地后十幾年間,傳統亞寧藝術的生存空間受到美達布索亞文化的極大沖擊,即便是自小從師學藝精良的名角也只好放下身段,因而倒是便宜了海琴院兒,在周末得以聘請一些有些名氣的角兒參演劇目。
  “還想不想混飯吃了!!”坤叔話還沒完,就聽到戲樓里一聲粗魯的怒罵聲。然后就是一陣腳步聲和東西破碎的破碎聲。一個伙計從戲樓里沖出來,一見著坤叔就急赤白臉地喊起來:
  “不好了不好了!坤叔!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玥皇說今天不唱了!”
  “啊?!”坤叔大驚失色,趕忙沖進戲樓,仲久和洪月笙也一塊跟進去。戲樓是全木結構,內里戲臺有兩層舞臺,三面開放,側面有架空木梯通二層樓座,也就是坤叔剛說的“官座”,配羅漢床,有人端茶送水遞點心,氣派非凡。臺頂設木雕花罩,上有“卐”字樣,并掛有一匾上書:“盛世和聲”。
  此時臺下人聲鼎沸,因為玥皇不出場,已經亂成一團。
  “為什么不唱了?”
  “官座兒上今天新來了幾位爺,生面孔,非要玥皇換透點的衣服。。。”
  洪月笙抬頭往樓上官座兒上看,果然四,五個美達布索亞人正在吹著口哨,砸著桌子。
  臺上二層舞臺前站著的也不是玥皇,而是一個侍女模樣的姑娘,一看也是烈性子,正沖著對面官座兒上的人高聲回到:
  “我們玥皇說了,戲是給人聽的,不是給畜生聽的!”
  “嘿!你TM罵誰呢!”為首的美達布索亞人是個身材粗壯的黑人,一道長長的刀疤沿著額頭斜跨過鼻梁和臉頰一直到腮幫子處,卻令人意外的操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今兒我們來看玥皇是給你們面子,別找不痛快!”
  這時間坤叔已經帶著伙計端著上好的茶三步并作兩步繞上樓梯,趕到官座兒上,“爺,爺,您們喝杯茶,消消氣。”
  黑人卻絲毫沒給坤叔臺階下,揚手就打翻了伙計遞上來的茶具。
  “少來這套!咱今天這事兒沒完!不就是個坐臺唱戲的女伶嗎,擺什么譜啊!”
  他旁邊一個同來的人幫腔:
  “It’s_said_that_no_performer_wouldn’t_perform_when_here’s_packed,unless_the_performer_got_engaged_or_,looks_like_QueenYue_is_planning_to_marry_to_our_boss_Paul_today,isn’t_she?
  (喂,我聽說過你們戲樓的規矩,座兒滿了從來沒有伶人不唱的道理,除非當天是伶人定親或出嫁的日子,怎么著,難道是你們玥皇今個打算嫁給我們保羅老大不成?)”
  “你!”對面的侍女氣得說不出來。
  一聽這話,幾個人更是嗷嗷叫著起起哄來,坤叔是怎么勸也不成。
  “I_toldyou,either_QueenYue_makes_an_alternativechoice,or_we_will_**_up_HaiQinYuan_today!
  (我告訴你,今兒個你們家玥皇要么二選一,要么我們砸了你們海琴園兒!)”
  坤叔差使的伙計也趕上二樓戲臺,躬身給丫頭作揖:“我的姑奶奶,您就勸勸玥皇給幾位爺唱一個吧,這事不就了了嘛!”
  侍女看這架勢也不敢自己做主,回頭看向幕后,后臺幕簾輕輕飄蕩,隱約可以看到里邊端坐著的人影,卻依然沒有一絲動靜。
  正在兩邊鬧得不可開交之時,突然臺下傳來一聲吆喝:“曉玥,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
  侍女和眾人尋著聲音,發現說話的竟然是仲久。而曉玥這名字,卻不是一般人叫的。
  “仲久少爺!你跟著起什么哄!!”侍女明顯也和仲久相熟,對于仲久這時非但不幫自己,心中冒火。
  舞臺掛布后的人影身形略微顫動,但依然沒有站起來。
  “嘿,這倒還真有個明事理的!”官座兒上的黑人保羅來勁了。
  洪月笙也側頭看著仲久不知他要說什么。
  仲久邊穿過一般下等市民入座的“兔兒爺攤”,走到前邊看臺中心,抬起左手手心向上伸向二樓舞臺那半遮半掩的幕簾,繼續說道:“你怎么就沒和各位座兒說,今天是咱倆兒定親的日子呢!”
  他話一出口全場震驚,所有人的目光一水兒地從仲久身上又轉向臺上,連侍女都完全不知所措:“這。。。這。。。”她看了眼仲久,又轉頭看向身后幕簾:
  “小姐啊。。。”
  那幕簾后的人,半響沒有動靜。突然,隱約可以看到她抬起手,嘴里輕聲說了什么,然后從手中隱約飛出一只帶著燦黃色拖尾的金龜子,穿過幕簾,飛下二樓舞臺,直奔仲久伸出的左手而去。仲久也不躲不閃,待金龜子落在他的手心處,放下一枚有著巨大的祖母綠寶石戒指,一看便價值不菲。隨后金龜子又飛回去,原來是只用來運載小物件的機械昆蟲。待金龜子回到主人手中時,玥皇已經拂開幕簾走上舞臺來。
  她真人身材嬌小,雖比仲久大個幾歲,但依然正值豆蔻年華,即便端莊的臉頰上還戴著長長的黑須道具,但依然明慧照人,臺下所有看到她的人無一不為之傾倒。她看著臺下的仲久,仲久一臉不羈的回看著她。
  “嗯哼。。。”坤叔尷尬地干咳了一聲。
  仲久低下頭,用嘴咬住手心中的戒指,避過包著石膏的右手的不方便,靠牙齒直接把戒指穿到左手中指上,然后抬起左手給全場看。
  “噢~!!!!”全場看客立刻爆出掌聲和起哄聲。
  “這女送男定情信物,真是乾旦坤生,顛倒陰陽啊!”
  “真不愧是我們玥皇!有氣勢!”一位年近八百的座兒還豎起大拇指。
  玥皇盯著仲久的手,笑了:“各位座兒,原諒小女子今天不周到,到這晌才通知大家,是為了給大家一個。。。按海琴園兒的說法,彩蛋~”
  臺下爆出一陣笑聲。
  “你們可看好咯,我家玥皇送的這枚祖母綠鴿子蛋,可是傳家寶呢!”她那心直口快的侍女不忘補上一句,“仲久少爺,今兒個可讓你撿了個大便宜!”
  玥皇眼中帶笑看了眼侍女,示意她少說幾句,然后又轉向臺下大伙:
  “今個大喜的日子,座兒的票錢,茶錢,酒錢,都我曉玥請了,沒聽成戲還請各位座上多擔待!”
  臺下又是一片掌聲,讓官座兒上的幾個美達布索亞人更顯尷尬,尤其到仲久把舉起的左手轉向他們時,收起了其他手指,唯獨留下戴著碩大祖母綠寶石的中指。
  ““你們TM合起伙來玩我呢!!”黑人保羅急了,帶著另外幾個人沖下樓梯,罵罵咧咧推開桌子椅子和戲園伙計,圍住仲久和洪月笙。
  “哎呦喂,各位爺,您們行行好,別在這里動手行不?一定要打,胡同里邊地兒大!”坤叔跟著一路勸,卻被其中一個美達布索亞一把推開,倒在伙計懷里。
  洪月笙看著他們往手上帶上帶刺的鋼制手環,暗自握緊拳頭,心想難免又是惡戰一場。
  保羅把手放在腰帶上提了提松松垮垮的褲子,把臉緊緊貼近仲久,用純正的京腔說:“我最討厭別人跟我抬杠!”
  “誰喜歡?”仲久也看著他,笑笑。
  保羅面目猙獰,扶住仲久的肩膀:“我最看不上你這種人,最他媽不守規矩!穿件上好的衣服,泡個皮膚靚麗的小妞,就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其實你既非亞寧人,亦非美達布索亞人,不過是個兩頭不靠岸的的雜種!”
  說著他沖仲久臉上吐了口痰,洪月笙正準備動手,被仲久輕輕按住。
  “韓昆,”仲久朗聲叫出了個名字,“你家人最近可好?”
  美達布索亞人包圍圈外的一個年輕亞寧人站起來,回答:“托您的福,還不錯。母親很感謝您每年過年送的年夜飯。”
  “東旭.李,”仲久繼續叫著另一個人名字。
  “是,仲久少爺。”另一個亞美混血兒從人群中站出來。
  “你的生意還好吧?”隨著仲久的問話,保羅開始感覺不對勁。
  “小本生意,多虧您每月的照應。”
  “唐阿瞳,你的妹妹身體好點了嗎?”
  保羅及其他美達布索亞順著其他答話的聲音看去,果然又一個亞寧人站出來:“她已經不在了,但多虧仲少爺您上次為她出頭,她臨走前我向她保證過,您的事從那時起就是我的事。”
  “羅孟月!”
  “在!”
  “永志.諾曼!”
  “瓊斯少爺!”
  隨著仲久口中名字越叫越多,半數的亞寧人和混血兒從一層散座席和“兔兒爺攤”站起來,把幾個美達布索亞人里三圈外三圈包圍起來,不僅保羅,連洪月笙也看得目瞪口呆。
  “該死的!”保羅還想拼死一搏,剛抬起拳頭,沒想到就被仲久一腦門撞到臉上,把他整個臉都撞癟進去了。
  “嗚哇哇哇!”他捂著滿臉是血的鼻子怪叫著倒向后邊,同一時間仲久的幫手也一擁而上,拳打腳踢,瞬間便把幾個美達布索亞鬧事者打得血肉模糊,
  “出什么事了!大當家,二當家?”等白虎聽到院子里的混亂聲從胡同里沖進戲樓時,美達布索亞人已經被打得癱倒在地,還有人不忘再補上幾腳。
  仲久原地不動,冷冷地看著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保羅,抬手擦去臉上的痰跡,沖洪月笙眨了眨眼,洪月笙對這最后的“彩蛋”報以驚訝的表情。
  隨后仲久笑著看向臺上的玥皇。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北京快三开奖查询图 河南快三遗漏和值推荐 体育彩票怎么玩法介绍 北京pk拾冠军计划免费 股票涨跌对公司有影响吗 证券配资 江苏快3开奖结果今 22猪幸运28软件专家 山西时时彩11选五走势图 广西快3分析软件 四川金7乐基本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跌停 上海十一选五任二遗漏 上海时时乐出号 福建体彩11选5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