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四十二章:幽靈船

  船艙之中槍聲陣陣,由獅心王機甲部隊和魔鬼魚小隊聯合組成的陣線與落日女神號船員交戰正酣。依靠先進的機甲裝備加上兩個能力卓越的隊長,局勢正在壓倒性的向聯合小隊方向偏轉。
  水下的魔鬼魚艦艇指揮室中,醫師艾米麗接到了身邊隊友偷偷傳過來的紙條。
  ”What’s_this(這是什么)?”艾米麗問。
  “Gambling(大家都在下注)。”隊友小聲說。
  艾米麗低頭看了眼手中皺皺巴巴的紙條,一條豎線把紙分成兩個區域,各自用H和B作為區域代號,其下則是參與下注的隊員的名字和金額。
  艾米麗馬上明白大家正在暗地里賭洪月笙(H)和布倫希爾德(B)誰擊殺的人數最多。
  “Hey!Betting_at_the_moment,are_you_kidding_me?(喂!這時候還賭,你們太兒戲了吧?)”
  “Bet_or_not?Hand_over_to_the_next!(玩不玩?不玩快傳給下一個!)”
  艾米麗又仔細看了看紙條,目前賭自己上司布倫希爾德贏的人還是更多,她停頓了一下。。。然后在H那欄加上自己名字。
  “H13”;“B15。”隊員分別看著不同的屏幕,私下里互通著洪月笙和布倫希爾德的殺敵數量。
  紅發艾麗婭瞟了一眼操作臺,大家立刻安靜下來,專心工作。
  艾麗婭轉回頭繼續關注戰場信息。
  “H17”;“B18。。。”
  突然布倫希爾德機甲上的監視屏幕變得一片漆黑。
  “Lieutenant(上尉)?!!”紅發艾麗婭頓時緊張起來。
  “I’m_fine,the_monitor_blacked_out_just_now,but_should_be_ok.(我沒事,機甲監視器剛才受損,無大礙的。)”布倫希爾德回答,紅發艾麗婭這才放下心來。
  船艙里,布倫希爾德暫時放下與洪月笙的競爭,悄然離開正在激戰的大部隊,疾行在鋼鐵走廊里。她的手剛從機甲監視器和記錄儀開關上離開,監視器本身并沒有任何損傷,是被主動關閉了。
  “我正在朝目標點前進。”布倫希爾德使用私人通訊說道,然后獨自一人遁入黑暗之中。
  洪月笙方面一路砍殺,終于接近船艙最底部的艙室,卻突然聽到前方一陣自己隊友的哀嚎聲。
  他朝向聲音發出的方向加快腳步,遠遠地就看到走廊上癱倒著一架獅心王機甲,其胸甲部位已經被完全擊穿,直搗入駕駛員心臟部位,留下一個大血洞。
  “這怎么可能?”能夠這樣干脆利落解決掉獅心王機甲,即便夜叉也不行。他低頭檢測倒地隊友的心電圖數據,明白人已經沒得救了。
  再往前走去,可能是海面上刮起暴風的原因,落日女神號船體開始劇烈的晃動,洪月笙前方的走廊兩旁本來半遮半掩的艙門伴隨著晃動吱嘎吱嘎地開開合合,寒風順著上方甲板灌入進船體,發出女人般“嗚嗚嗚嗚”的悲鳴,猶如鬼魅般穿梭于廊道間。一種以前從未感受到的肅殺氣氛彌漫在空氣間,洪月笙不僅鎖緊眉頭,繃緊全身神經。
  “嘩啦。”
  在走廊盡頭轉彎時,腳落下時聽到奇怪的聲音,洪月笙低頭,發現抬起的鋼鐵鑄成的腳底正從地上拖起粘稠的深紅血絲,再往前看去,竟然是一條長長的血河,他趕忙繞過拐角,眼前又是兩架被搗毀的獅心王機甲和幾具落日女神號船員的尸體,但是顯然這幾具獅心王隊員并非死于普通船員之手,因為他們的身體簡直可以說是被肢解散落在地上,其中一個駕駛員的整個頭顱都被從機甲中扯下來,仰面朝天倒在地上,破碎的頭盔中露出的眼睛睜得大大得,驚恐絕望的看著他,嘴里和鼻孔中涌出的鮮血倒流到臉上和眼睛里。洪月笙的眼前監視器迅速搜索兩名隊員身份,盡管不應有所偏倚,但還是不自主的暗自慶幸不是青蛇或白虎。
  “到底是什么力量可以完全摧毀機甲!?”
  “嗚啊啊啊啊!!!”
  青蛇的尖叫從艙室里傳出來,洪月笙趕緊全速沖進房間。
  艙室中,青蛇正倒在地上,駕駛艙已經被利爪掀開了一半,人滿身滿臉是血,正努力從機甲中在往外爬,但從他大喊大叫的樣子來看所幸人并沒有生命危險。
  白虎擋在青蛇身前,背向洪月笙,正張開機甲雙臂和敵人雙手相扣角力對峙。機甲寬大的后背擋住了洪月笙的視線,但令人驚詫的是,從白虎的姿勢來看,對手僅僅只有人類的高度,但是機甲本來強有力的雙臂關節已經由于過載迸發出白色蒸汽。
  “二當家!”青蛇看到洪月笙趕來,趕緊呼救。
  幾乎與此同時,被擋住的對手竟然依靠一己之力,生生把白虎的雙手推回去,機甲手臂的軸承終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徹底瓦解了。白虎疼得嗷嗷直叫,所幸洪月笙及時沖過來拉開白虎,才沒有落得雙手斷臂的結果。
  “二當家的,這家伙不是人!”得救的白虎氣喘吁吁的說。
  見到新的機甲加入戰場,神秘對手往后跳開,身手敏捷,全然不像剛才能夠對抗獅心王機甲的怪力角色。
  “你們后退。”洪月笙張開手擋在白虎前邊,定睛注意對手:
  以人來說,對手算是身體很健碩了,體型不亞于白虎般強壯,甚至有過之而不及。周身披著黑色斗篷,讓洪月笙驚詫的是,他的雙臂已經撐破衣服,袒露出來,和人類身體不相稱的膨脹化,青筋外露,手已經變成利爪,儼然已經不再是人類的手臂。那斗篷看起來和瘦皮猴記憶中的劉岳泰很像,臉部也隱藏在和斗篷連體的巨大帽子里,閃爍著冰藍色的鬼魅之光。
  “難道你。。。”洪月笙看著對手說。
  無論是魔鬼魚內的作戰指揮部,還是總督府,大家都通過洪月笙機甲上的攝像頭緊盯著面前的這個模糊不清的身影,等待著洪月笙戳穿他的真實身份。
  “。。。真得不是人嗎?”
  “。。。。。。”聽到洪月笙的結論,全部人都對這個稚嫩的結論大跌眼鏡,紅發艾麗婭也無奈地抬手捂住了臉。
  “又見面了,叛徒。”低沉沙啞的聲音從黑色斗篷下傳出來,說出的話卻匪夷所思。
  洪月笙一時呆立在那里:“你到底是誰?”
  神秘人不再答話,但是身體卻越來越膨脹,撐破了貼身的衣物和黑色斗篷,本來就已經和普通夜叉一樣粗壯的手臂變得更加龐大健壯,遍布全身的塊狀肌肉變得如巖石般的堅硬;后肢的反關節化發出卡拉卡拉的骨骼生長的聲音,又粗又長的尾巴來回甩動,面部終于隨著斗篷破裂而露出來,卻已然不是人類的樣子,根本無從辨認:他的前臉骨骼略微往前探出,皮膚龜裂成一塊塊菱形,嘴中雪白的牙齒外露,一雙復仇的眼睛中射出冰藍色的怒火。轉瞬之間,高大的身影已經籠罩住洪月笙,竟真的猶如一頭站立的巨熊一般,遠遠超過一般夜叉的標準身高,直立起來竟然高過了獅心王機甲!嚇得剛從破碎機甲脫出來的青蛇在地上向后邊連滾帶爬,連褲襠都尿濕了。
  魔鬼魚指揮室內一片騷動。
  “夜叉?!”
  “可是從沒見過這么巨大的夜叉!”
  “洪月笙!小心!”操作臺上的醫師艾米麗看著屏幕也驚嚇的捂住嘴。
  相比較魔鬼魚的反應而言,總督府內雖然也出乎意料,但是要鎮定得多。
  “Enhancement_Tank(增強型坦克)。”史蒂芬斯先生低聲說,威廉總督點點頭。其他上了年紀的軍官也都在竊竊私語。
  維克多看向情報專家魯伯特。
  “Those_Yakshas_appeared_in_the_17th_November_riot_are_early_CBW(Chemical_and_Biological_Weapon)widely_using_during_Meya_war.(之前同盟日暴動中出現的夜叉都是亞美戰爭早期的泛用生化武器兵種。)”魯伯特雖然年輕,但是職業的原因,對于很多方面的信息都有所涉及:
  “At_the_final_stage_of_the_war,Yakshas_had_been_developed_based_on_functional_lowing_the_universal_recognized_iron_triangle_system,Yaksha_was_divided_into_Tank,DPS(Damage_Per_Second)_and_er_thought_Instaurator_would_have_such_good_stuff.(但在亞美戰爭后期,亞寧愈加成熟的生化武器“夜叉”被按照不同的功能對宿主進行了不同方向的培育,按照公認的軍事鐵三角原則,劃分為Tank(坦克),DPS(傷害輸出者)和HEALS(治療系)三大兵種。沒想到復興會還存有這種高級貨色。)”
  “This_is_a_windfall(這倒是意外的收獲。)”維克多意味深長的低語。
  “But,this_Tank_Yaksha_is_supposed_to_play_defense&protection…(不過,坦克型夜叉本來主打防御和保護。。。)”
  洪月笙機甲的近戰匕首砍到夜叉身上,竟然生生在巖石一樣堅硬的夜叉身上折斷了!
  “。。。Tank_would_not_be_on_its_own_normally,but_take_action_with_’s_odd_that_it’s_only_one_today(通常不會獨立出動,每次都會和別的類型在一起,今天只有他倒有些奇怪)。。。”
  神秘人怒吼著揮起沉重的拳頭,從他剛才還沒完全異化,就可以擊垮白虎的情況來看,洪知道即便操縱獅心王機甲也應盡量避免正面沖突。在重擊擊到洪月笙之前,洪已經啟動腰間的反向推進器,整個機甲全速往后退去,躲過神秘人的一擊。
  對手當然不會善罷甘休,他緊跟著沖上來,與一般夜叉習慣于四腿落地行進不同,他似乎更偏好站立前進,沉重的身體擲地有聲,掄起巨爪又是一擊。洪月笙此時已經退到房間墻壁處,趕緊低頭躲過,神秘人的右拳直接把他頭頂艙壁擊得粉碎,同時他左上勾拳已經跟上,洪趕緊雙手交叉護于面前,但依然無法抵抗住沉重的打擊而整人帶機甲被擊打的沖擊力推到墻上,甚至撞碎了墻壁。跟上來的神秘人每一擊必伴隨著船體的一部分被擊毀,一時之間兩人的格斗猶如船體破壞機,幾乎要把底部船艙拆散。
  坦克少女和邦尼已經成功控制了落日女神號的駕駛室,此時因為船體下方受到嚴重損傷而警報大作。
  “報告!這艘船馬上就要沉了!”邦尼匯報。
  紅發艾麗婭對新型夜叉造成如此大的傷害也甚為驚訝,緊盯著監視屏幕頒布命令:“根據船只情況隨時準備撤離!你們兩個在上邊接應。布倫希爾德上尉呢?”
  “不知道,我們沒有收到她的信息!”
  “Lieutenant_Brunhild(布倫希爾德上尉)?”紅發艾麗婭呼叫上司卻沒有回復。
  “中校!”紅發艾麗婭轉頭想尋求仲久的協助,卻發現身邊的仲久已經無影無蹤。
  “隊長!!”最后一架獅心王小隊的成員,和幾個魔鬼魚小隊少女趕到船艙最底部區域,但才剛到走廊,洪月笙的機甲正好把一面墻壁撞了一個洞,直飛了出來,沉重地摔進支援隊伍中間。
  “好強!”洪月笙半身撐地,嘴里吐出一口鮮血。
  “Bastard(混蛋)!!!”支援隊伍一見到盡頭煙塵之中出現的身影,就趕緊舉槍射擊,那龐大的身影也不加躲閃,只是用手臂擋住頭部,后腿蹬地,猛一用勁迎著眾人就沖了過來,子彈被他厚實的外殼擋住,只留下一些彈印而已。
  “你們后退!危險!”洪月笙話還沒說完,他身邊幾個隊員已經被撞飛,還有一個魔鬼魚少女隊員被神秘人拎著脖子單手凌空提起來,魔鬼魚的Exosuit本來就是以水下任務為主,裝甲并不厚實,被他這么一抓,立刻深陷入喉部,然后就好像猛搖過之后突然打開的碳酸飲料一樣,少女的頭部直接從身體上噴射出來,撞上屋頂又反彈下來,落到一個隊員手中,嚇得他哇哇大叫。而鮮血則從少女身體里爆炸而出,變成血雨撒得到處都是。
  “不要靠上來!”洪月笙站起來,奪走身邊獅心王隊員機甲手上的匕首,扒開眾人再度沖上去。
  神秘人把手中無頭少女當做武器狠狠地向他扔了過去,沒想到這次洪月笙靠背部推進器協助跳起,高度不高不低,正好越過尸體又不至于撞上船艙屋頂,裝有磁懸浮裝置的雙腳在空中對準神秘人的臉部噴射出炙熱的氣體。
  縱然身體鋼筋鐵骨一般,但是眼睛還是坦克夜叉的弱點,炙熱的火焰灼傷了他的眼睛,引得他捂住眼睛**。洪月笙的戰術成功,趁神秘人低頭捂住眼睛之際,洪把手中匕首招準神秘人的頸部肌肉之間的縫隙中狠狠插下去,“噗嗤”一聲,匕首終于刺穿了神秘人的肌肉護甲,猩紅色的鮮血噴了洪月笙一臉。
  “哇呀呀呀!!!”意外被刺傷,引得神秘人長嘯起來,但顯然洪月笙低估了他的忍耐力——在匕首僅僅從頸部插入一半的時候,神秘人便迅猛地雙手合抱住洪月笙的機甲,一用力把洪背部的噴射器勒成了廢鐵。洪月笙面前的顯示屏一串紅色警報飄紅時,神秘人已經雙手用力深深陷入機甲之中,把重達幾鈍的獅心王機甲竟然橫向面朝上高舉過頭。
  “哼哼哼,不錯,你真沒讓我失望!”
  神秘人竟然還有力氣哼笑,他雙臂往兩邊用力,青筋愈加暴露,他竟生生打算把機甲撕成兩半!洪月笙其他伙伴想沖上來幫忙,卻被神秘人的大尾巴掃翻了一片。
  獅心王身體被拉得嘎啦拉直響,無論洪月笙無論拼命搬動駕駛桿都無濟于事,眼看就要命懸一線的時刻。。。
  洪月笙卻發現神秘人沒有給予致命的一擊,一股肉被燒焦的糊味從下邊竄上來。
  神秘人依舊舉著洪月笙,但是沒有任何征兆的,他的胸口多了一個血洞,那股帶著糊味的白煙就是從其中涌出來。神秘人一時難以相信,其他幸存的船員也朝身后望去,剛才射擊的是一架黑色魔鬼魚Exosuit,本身與其他標準型機甲并無二致,有區別的是他正單膝跪地,撐住肩頭上的一臺大口徑火箭反坦克步槍(Raketenpanzerbüchse,簡稱RPzB),剛才能擊穿坦克型夜叉,全依仗其射出的高速穿甲子彈。
  “嗷!!!!”神秘人大聲咆哮起來,他的眼睛因為灼傷暫時無法張開,于是就朝著子彈射過來的方向把高舉的洪月笙拋出去。沒想到洪月笙抓住神秘人爪子放松的機會,一手猛得重新抓住神秘人后頸部的匕首柄,被扔出去的身體在空中轉了一個弧線重新繞回來勾住神秘人的身體,另一只手緊緊勒住其脖子。神秘人終于感覺到了恐慌,背著洪月笙像左右墻壁亂撞著,同時依然往剛才射擊的黑色Exosuit方向撲過去。
  黑色Exosuit也并不躲閃,卸下肩部反坦克步槍,重新上彈,上膛,再舉起,這時背著洪月笙的神秘人已經近在眼前。
  “嘭!”又是一槍,但是為了避免射中扭打中的洪月笙,這一槍只是擊穿了神秘人的右肩膀,但并沒有停止他的運動。
  “BROTHER!”新來的黑色Exosuit中傳來熟悉的聲音。
  “大哥!”其實在Exosuit說話之前,洪月笙就感覺到了仲久,雖然這種感應不及和布倫希爾德般強烈。而且洪月笙現在已經能夠根據感覺的不同區分出兩人。
  “仲久?!”指揮室中的紅發艾麗婭也沒想到仲久竟然剛才自己架著一臺Exosuit離開魔鬼魚趁亂登陸落日女神號。
  “他不是怕水嗎?。。。”艾米麗也驚訝的說。
  好像心靈感應一樣感知到仲久的意圖,洪月笙左手勒緊神秘人喉部,右手握緊匕首柄往下拉,神秘人怪叫著身體向后仰時,仲久手抓起一顆反坦克手雷用盡全力沖著第一槍射穿的傷口插進去,憑借兩人前后夾擊,總算機械手沖破神秘人胸口傷口,完全探入神秘人身體,把炸彈放入其身體中。見達成了目的,洪月笙便用盡全力拉著神秘人向后傾倒,落地的一瞬間,雙腳蹬住神秘人后背往頭后奮力一蹬,神秘人就被獅心王腳部的磁懸浮氣浪噴射到身后空中。
  “Fire(開槍)!“趁此機會,仲久大喊,身邊還幸存的隊員同時向被踢開的神秘人開槍,一陣槍林彈雨之后,神秘人竟然還能從煙霧之中站起來,正在眾人驚恐之際,他的身體之中傳來一聲悶響,緊接著神秘人胸部爆出紅色的火光和圓形的腫脹。
  “趴下!!”仲久警告大家,話音剛落,巨大的火舌從神秘人身體中噴出,轉瞬演化成爆炸。
  本來已經搖搖欲墜的落日女神號,這次爆炸無疑給予了她致命的一擊。位于海平面以下,船的最底部被炸出了一個大洞,海水傾巢而入,讓剛剛躲過爆炸余波的眾人完全沒有喘息的機會。
  仲久雖然剛才鼓起勇氣前來營救了洪月笙,但是一貫不習水性的他還是被沖過來的巨浪嚇得一怔,“撤退!!”洪月笙邊代替仲久對其他人下達命令,并駕駛機甲沖過來拉起仲久,兩人一起跟著幸存者們向甲板方向跑上去。
  “謝謝你來幫忙。”洪月笙一邊跑一邊說,頭卻并不看仲久,而是一直看向前方。
  “大恩不言謝你小子沒聽過嗎?”仲久盡管已經被后邊追上來的海浪嚇得臉色慘白,但是嘴上依舊不饒人。
  “切!”洪月笙邊跑還不僅又好氣又好笑。
  大伙總算沖上甲板區,此時落日女神號船身已經傾斜,近二分之一的船體已經沒入水中,本來碩大的貨船在狂風大作的大海中就好像一片飄零的落葉一般,海水拍擊船體濺起的海浪落下來好像暴雨一樣。所幸紅發艾麗婭也及時指揮魔鬼魚水陸兩用潛艇浮出海面,靠近落日女神號接應,坦克少女等人正在竭力幫助傷者撤離。
  “布倫希爾德上尉呢?”紅發艾麗婭看到最后跑上來的仲久和洪月笙之后再無身影,立刻心急如焚的問道。
  “她沒有回來嗎?”仲久一聽也心中一沉。
  “我們從二十分鐘之前就失去聯系了。”
  仲久,布倫希爾德回頭看向船艙通往甲板的入口,艙門在哭泣的狂風中搖曳,卻完全沒有布倫希爾德要上來的樣子。
  “我去找她!”兩人身旁傳來洪月笙的聲音。
  “可是。。。”
  “這艘船已經承受不了更多的機甲折騰了,我們又這么多傷者。你們先回魔鬼魚,我去帶她回來。”洪月笙操縱著一身殘破的機甲,向仲久和紅發艾麗婭豎起右手大拇指做了一個“放心”的手勢,又重新向船艙里跑回去。
  總督府內,威廉總督看著圖像,躬身向前低語:
  “一艘貨船上配備高級別夜叉是很反常的現象,劉岳泰貴為復興會領袖不大可能把自己變成夜叉,而坦克型夜叉也不會單獨行動。既然如此,那這艘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网投现金平台 北京11选5走势图 360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快三技巧 网上怎么买福彩彩票 安徽快三今日预测 海南体彩飞鱼开奖直播网址 福彩3d试机号彩吧中心 甘肃11选5遗漏值 大连商品交易所鑫东财配资 股票分析师证怎么考 快乐10分杀号公式 马耳他幸运飞艇计划《app专业辅助》 云南时时彩开奖视频 基金配资10倍 宁夏十一选五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