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四十九章: 獅心王隊長

  冬夜里的海面上彌漫著淡淡的薄霧,在幽藍的水面襯托下,顯得有幾分詭異。
  美亞編年歷一十六年的冬天,特別得冷,連很多從來不易凍結的海域,都浮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霜,除了少數有破冰能力的中大型船只外,大部分航運都被迫停止,因而整個港口寒枝雀靜,就像冬眠中的巨獸,靜靜地在沉睡中等待捱過寒冬。
  呼哧,呼哧。
  一陣沉重而急促的喘息聲打破了周圍的死寂,一個身影在港口后邊高低起伏的殘舊山城中穿梭,不時躲閃著從遠處燈塔上掠過來的探照燈光,只有在這時,才能偶爾看到他的部分面容:一副疲于奔命的亞寧人面孔,眼窩深凹,驚恐的眼神卻呈現出亞寧血統不該具有的冰藍色。
  他總算轉進一條長長的巷子中,背靠墻壁屏住呼吸,巷子外呼嘯而過幾輛磁懸浮裝甲車。等到聽不到車輛引擎的聲音,男人才深深地吐了口氣,從墻下陰影中走出來,卻沒想到巷子外立刻劈頭蓋臉地射過來一束強光,原來是剛才最后一輛裝甲車熄火后一直埋伏在巷子外。
  “復興會殘黨,你已經被包圍了!立刻放棄抵抗!”
  聲音來自裝甲車上的擴音器,震耳欲聾。可是被稱作殘黨的逃亡者完全不理會警告,撒腿就往巷子深處逃去。裝甲車也把車頭調轉朝向巷子,然后不管車身甚至略寬于小巷,依然加大油門沖撞進來,堅實的車身所經之處竟然刮倒了一片巷子兩側殘舊的墻壁。
  “啊!啊!別停!親愛的!用力!!”巷子兩邊的民居中以漁民夫婦居多,其中一戶墻壁倒塌的時候,男女主人正赤身裸體躺在床上親熱。
  “哇!是誰?!”
  “有強盜!”無獨有偶,尖叫聲在小巷子中此起彼伏。
  “滾出去!!”
  裝甲車一路所經之處雞飛狗跳,等到飛馳出巷子時,車上已經掛滿了被居民投擲的雜物和女性內衣。開車的正是發型變成三七分的青蛇,一臉無奈,所幸沒有被逃亡者甩掉。
  “白虎,你去給這個冥頑不靈的混蛋點顏色看看。”青蛇說著按動操縱盤旁邊的按鈕,裝甲車后艙天窗打開。
  “收到!”裝甲車后艙特制的液壓起落架升起,把后邊一臺巨大的機甲推送到天窗外,機甲駕駛艙里坐著的正是依舊貼頭皮斷寸,腦門上還長著兩只尖尖細角的白虎。他的機甲上半身剛剛探出天窗外,手中機槍就“突突突!”射出彈藥,子彈封鎖了逃亡者的前方的去路,眼看著就要把他逼到山路的盡頭,前面就是海面,懸崖絕境無處可逃。
  可就在這一瞬間,懸崖下邊突然升起了一架巨大的鐵鳥,旋轉的螺旋槳掀起颶風,險些吹飛了逃亡者。鐵鳥上巨大的探照燈照向目標人物和裝甲車,也把四周映得猶如白晝,是從屬于維克多部隊的鷂式武裝直升機,上邊印著“Mirage_Security(海市蜃樓安全局)”的標志。
  白虎不得不立刻停止射擊,青蛇緊急扭轉方向盤才躲避過直升機,車輛剎車時磁懸浮在地上揚起的塵土猶如海里掀起的巨浪,好不容易才在懸崖邊上懸崖勒馬,此時三分之一的車身都已經探到懸崖之外了。
  直升飛機靠門的露天位置處坐著一位頭發高高束起,從頭到腳一身銀白的美達布索亞少女,居高臨下看著探照燈下的逃亡者和裝甲車中的青蛇白虎。
  兩個鋼鐵龐然大物相遇,猶如一只巨大的鐵鳥和一只獵犬的競爭,反倒給了逃亡者逃生的空襲,男人單手抓住懸崖邊上的電線桿,眼睛中爆出冰藍色的怒火,雙手用力,頓時青筋凸顯,連衣服袖子都被撐破,竟生生拔出電線桿,扔向直升飛機。
  “警報,有不明物體靠近!警報!”
  直升機駕駛員趕緊操縱飛機側翻,躲過徑直飛來的電線桿,逃亡者趁機沿著懸崖邊的盤山公路往山下跑去。與此同時,直升機內對于目標人物的檢測資料也比對完成,機內隊員立刻匯報:
  “Miss_Silver_Fox,it’s_confirmed_that_is_one_of_the_wanted,number_3_in_Instaurator!(銀狐小姐,已經確認是官方通緝的復興會三號人物!)”
  銀狐點點頭,“Follow_up!Don’t_lose_him.(追上去!別讓他跑了。)”
  “神經病!你們差點撞上我們!!”青蛇大吼著沖直升機抗議。
  “Nobody_needs_youto_be_here,how_dare_you_step_in_our_hunt!(你們這些兩頭不靠岸的雜種連自己人都差點撞上,就不要和我們搶獵物!)”直升機中的隊員譏笑道。
  “Asshole(混蛋)!”青蛇沖直升機豎起了中指,銀狐則不動聲色的僅僅報之以一笑,留下猶如白色鬼魅的流光。直升機從空中如墜落一般旋轉著跌落下去,在接近下邊逃亡者上空時,飛機才重啟引擎翻轉過來,此時銀狐手中的轉輪機槍已經噴出火舌,拼命向著他掃射。逃亡者邊跑,腿部的骨骼邊開始反關節化,肌肉也隨著膨脹。
  “The_target_is_mutating_into_Yakshas_form_at_speed,the_degree_of_variation_is_35%.(目標人物正在急速夜叉化,異化度35%。)”機上電腦匯報著逃亡者數據。
  眼看前邊是一段已然廢棄,被封死了的木質全封閉廊橋,逃亡者不但不躲,反而越沖越快,用已經異化的右手護住臉部,轟地一聲沖碎護欄,鉆進廊橋,銀狐透過機槍上的熱感檢測儀緊追不放的掃射,子彈貫穿廊橋木質墻壁,從入口一直狙擊到出口處,終于導致本來就已經殘敗的廊橋在轟然巨響中倒塌,但是煙塵散去,卻不再見逃亡者的身影,即便是熱感檢測器上也查不到一絲痕跡。
  “Shit(見鬼)!!”銀狐詛咒道。
  離港口最近的山體隧道中,一個豎直維修用管道被從上邊一腳踹開,一片灰塵中,逃亡者從維修管道中滑下來。原來這條通道連接著上邊的廊橋和其下的隧道。
  “咳咳咳咳!”
  落到地上的逃亡者已經從上到下灰頭土臉,可是終于徹底包裹在寂靜的黑暗中,感受到港口飄來的水氣撫于面容上,總算略微平復了他之前緊張的情緒,逃亡者弓下身雙手扶膝咽了咽口水,然后抬起頭向著港口方向那一抹光亮處蹣跚著走去。千辛萬苦總算就要到接頭地點了,他不禁露出一點欣慰的微笑。
  “放下武器,”突然一陣低沉的電子合成聲在他身后傳過來,“我們談談。”
  逃亡者本來剛剛落地的心被驚恐擊碎,他幾乎瘋狂地漠視身后的警告,轉身抬起自己手中手槍向著聲音處連續射擊。
  砰砰砰砰!
  子彈擊中鋼鐵的聲音,反射出金色的火光,隱約可以看到深空灰色的鋼鐵獅子面容,和身體上的獸形花紋。可是逃亡者還沒來得及把彈夾射空,手中的槍就被強大的吸力凌空拉走,飛到鋼鐵獅子伸出的右手中。
  卡啦!
  手槍瞬間被鋼鐵巨手捏得粉碎,一雙血紅色的獅子眼睛漸漸從黑暗中浮現出來,隨著適應了暗處的光線,逃亡者逐漸可以看清更多敵人的樣子:巨大的機械武士身影,身高足有三米,頭罩獅子護甲,上有與眾不同的花紋,右肩處帶有銀色的紋章,顯然并非普通的機械之心隊員。
  “我再重復一遍,停止抵抗,你還有機會保住你的性命。”獅子武士用標準的亞寧語說。
  “哈哈哈哈哈!”逃亡者低下頭,突然發出奇怪的笑聲,“保住我的性命。。。然后呢?像你們一樣做美達布索亞的走狗?!想都別想!”
  他發出劇烈的咳嗽,隨后裸露在外邊的身體閃爍出熒光的光斑。
  “目標人物提高夜叉化程度,異化度51%。”獅子武士內部屏幕內顯示著男人的身體異化環形進度槽正在急速增加。
  逃亡者的身體弓起了一個奇怪的弧度,發出好像狼嚎一樣的嗚嗚聲,手用力扣著地上,指甲縫里滲出了血漿。手臂上的血管蹦出,身上的骨骼在急速成長,手肘的地方長出了長長的骨刺,頭部骨骼也發生了不斷的突出獸化。
  “已確認是強化過的泛用型夜叉,異化度接近95%”
  獅子武士駕駛員卻似乎并不對正在變成龐然大物的夜叉感到意外,相反反應平靜甚至有些冷酷。
  這時已經完全夜叉化的逃亡者終于狂暴起來,怒吼著向獅子武士沖過來。在面對面近在咫尺的距離,一拳擊向獅子武士的面部!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竟然他的重擊被獅子武士輕描淡寫的抬起左手接住,機械手再一用力,瞬間擰碎了逃亡者的拳頭。
  “哇啊啊啊!我的手!!!”
  逃亡者哀嚎之際,獅子武士右手已經沖著他胸口一擊重擊,短促有力的穿透了他的胸膛。
  逃亡者的嚎叫變成窒息,他血肉模糊的手無力地搭在獅子武士的肩膀上,竭力想喘上氣但卻心有余而力不足,血紅色的唾液順著拱起的獸口中流出來,等他低頭看向胸前時,才發現獅子武士已經把自己的心臟從胸口里掏出來了。
  “隊長!”
  “Captain!”
  更多光束從各個方向射向兩人:其他小隊成員終于駕駛裝甲車或機甲繞道從港口處趕到,紅色的夜視儀流光在空中飄蕩,不過戰斗結果在剛才的瞬間已定。隊員們趕緊沖上前抓住夜叉的身體,把他從被稱作隊長的獅子武士身前拉開。
  “殺了我!”被拉開時,逃亡者瞪著他充滿血絲的冰藍色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被獅子面具遮擋著的武士的臉,噴出的血星濺得到處都是:“求求你,殺了我!!我******的什么都不知道!”
  獅子武士沒有作聲,逃亡者終于被其他機甲隊員揪開,他竭力抖動強壯的四肢掙扎了幾下,但是身體正在不斷縮小,加上胸口大量流血,終于沒有力量再進行抵抗,癱倒在地。
  獅子武士把手中跳動的夜叉心臟放到坦克少女帶來的裝了生物營養液的醫療罐里,然后吩咐:“把犯人帶回海市蜃樓審問。”——只要犯人大腦沒有死亡,亞美情報處就可以通過直接把審問儀器插入人體大腦榨取信息,根本無需當事人的同意。
  “不!!!”獅子武士不顧逃亡者絕望的嘶叫,轉身離開。
  他身后的機甲隊員們縮小包圍圈。逃亡者已經恢復了人形,渾身抽搐,身上還閃爍著微弱的熒光,漸漸的消失在機甲圍成的“墻壁”后邊。
  走出山體隧道時,清晨的朝陽正好在遠方海邊升起,獅子武士看到銀狐已經帶著自己的一群部下從直升機上下來,堵住隧道口,本來準備接應逃亡者的幾名亞寧共犯也已經被抓獲,押解在地上。
  獅子武士機甲迎著第一道射過來的金色曙光逐漸解除武裝狀態,單膝跪下,頭部和胸甲張開,駕駛員從內里走出來:從背影看,是個有著黑白相間短發的少年,身著緊身駕駛服的身體雖然算不上高大,但是身材比例修長勻稱。待他走到地面上時,獅心王機甲自己合上駕駛艙,竟然獨立站立起來,進入警戒模式在身后守護著面向銀狐毫無懼色的少年。
  “二當家的!”青蛇,白虎操縱機甲帶著一眾隊員從身后趕過來,“就是他們!一直在和我們搶人!”
  “That’s_nonsense!Hunting_the_wanted_Instaurator_is_our_Mirage_Security_obligation!(喂!別亂說話啊!抓捕復興會通緝分子本來就是我們海市蜃樓安全局份內的事!)”
  爭執間,兩邊人馬已經面對面排成兩排,一時間劍拔弩張。
  帶隊的銀狐笑了笑,她連瞳仁竟然也是銀白色的,目光銳利:“Give_the_prisoner_to_us,I’ll_pretend_nothing_’s_important_to_Colonel_Victor.(把犯人交給我,今天的事情我就當成什么都沒發生。維克多上校很看重這個犯人的。)”
  話語間,她身后上空降下來三架荷槍實彈的鷂式武裝直升機,懸浮在空中,每一架上邊的槍口都對準了少年一方,飛機掀起的旋風吹起銀狐束之高閣的銀色馬尾辮,長長的發絲在空中劃出優雅的弧線。
  “咕咕咕!”少年身后自己的獅心王機甲發出奇怪的鴿子一樣的叫聲,立刻自動舉起手中機槍。其他機甲隊員亦然舉起手中武器。
  “放下槍,別老是嚷著打打殺殺的。”發色黑白相間的少年回過頭來向自己部下擺擺手,竟然是洪月笙!一年的時光,讓他成熟了不少——棱角分明的臉龐,不再清瘦焦黃,而是泛著健康的小麥色澤;濃密的眉毛下,銳利的黑眸如黑曜石一般,有些冷峻憂郁;因為營養攝入充足,身高長高了不少,體格也變得強壯,一襲緊身黑衣包裹下,則讓他宛若徘徊在黑夜中的夜行猛獸。
  洪月笙又看向銀狐,聲音平靜:“Ever_since_the_new_Security_Act_issued_by_Governor_William,Colonel_Victor’s_Mirage_Security_is_in_charge_inside_Mirage,and_we_Lion_Heart_Team_take_care_of_outside.I_suppose_you’re_perfectly_clear_here_is_out_of_Mirage.(自一年前威廉總督頒布新安全法以來,維克多上校的安全局主內,我們獅心王小隊主外,我想您很清楚這里是海市蜃樓以外的地區。)”
  一年的學習時間,雖然還有明顯的語法錯誤,但是他已經可以使用美達布索亞語交流了。
  他話音剛落,在巨大的轟隆聲伴隨下,一個龐然大物就從他身前港口的水中浮上來,扇動著鳥翼狀的三角形雙鰭,盤旋在水面之上,閃著紅色的眼睛,是魔鬼魚水陸兩棲艦艇。洪月笙和魔鬼魚正好把銀狐和她的直升機衛隊夾在中間,這回變成了二比一,弄得銀狐的國家安全小隊面面相覷。
  “銀狐小姐,我們還趕時間。再不快點,犯人怕是性命不保了。”洪月笙待魔鬼魚引起的喧囂平靜下來,補充說。
  銀狐看著洪月笙,銀灰色的嘴角上挑,冷冷地微笑起來:“Well.I_admire_you.(好,我欣賞你。)”她向身后做了個手勢:“Let’s_go!(我們走!)”
  待她們離去,獅心王小隊為隊長爆出一陣熱烈的掌聲和口哨聲。
  “哇歐!果然是隊長啊!”
  “好有氣勢!壓得那個銀狐無話可說。”
  。。。。。。
  “好啦各位,收隊。”洪月笙無意在此久留,“麗薩,解除警戒模式,你跟著大部隊上去。”他向身后說完,隨后獨自走向魔鬼魚落下的起落架。被他稱作麗薩的,其實就是他自己的獅心王機甲。
  “咕咕咕~”機甲的眼睛從紅色警戒色切換成藍色,一只拍動著翅膀的白鳥幻象在電子瞳孔中一閃而過,隨后機甲一改平時霸氣威武的樣子,好像小動物一樣左右微微晃了晃頭,竟然自動收起手中武器,先轉動上身,隨后腳步也跟上,隨著其他押送犯人的機甲隊員向魔鬼魚貨艙口走去。
  艙門出的工作人員一邊檢查著走進來的麗薩數據,一邊做著任務匯報:“洪月笙隊長的人工心臟CPU(中央處理器)與獅心王機甲電腦信號連接正常,通過人工智能近距離遙控機甲測試成功。”
  在和走下魔鬼魚的工作人員擦肩而過時,洪月笙感覺到身邊的人似乎在刻意留意自己,卻又避免不被他察覺。魔鬼魚內部也尋常的一片漆黑,僅僅可以聽到機器運轉的聲音,當他剛剛踏入艙室內,后邊的艙門就轟然關閉。洪月笙本能地立刻拔出腰間的手槍。
  “雖然你和我,沒辦法選擇,來自哪一國~高矮胖瘦和膚色,又或者是哪款血型和星座~”
  出乎洪月笙意料的,迎接他的并非充滿火藥味的槍火,而是飄出的悠揚歌聲。
  “噢,不。。。”他放下手中的槍,一只手抬起來遮住臉,前方黑暗中亮起一圈燭光,四周的燈光也漸亮,醫師艾米麗捧著一個插滿蠟燭的生日蛋糕,在眾人的擁簇下向洪月笙走過來,大家一起哼著歌,甚至邦尼還不知道從哪里弄了一臺便攜式電子鋼琴,在一旁彈琴伴奏:
  “雖然你和我,偶爾會難過,不知道如何去解脫,弄不清楚規則和顏色~但是每年這一時刻,我都要對你說。。。”
  從裝備室趕過來的青蛇白虎,坦克少女以及船內所有隊員把洪月笙圍在中間,連站在二樓指揮劍橋上的紅發艾麗婭都微笑著鼓掌:
  “生日快樂,隊長!”
  “Happy_Birthday!”
  洪月笙不由得笑起來,他看著插著17根蠟燭的蛋糕上,用彩色的奶油寫著“The_King_of_Lion_Heart(獅心王)”。
  “獅心王哈,”洪月笙無奈地側側頭,他知道大家是在調侃他總會掏出夜叉心臟的必殺技。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在眾人擁簇歡呼下把眼前的蠟燭吹滅。
  “返航!”紅發艾麗婭下令。
  魔鬼魚旋轉機身,漂浮在水面上方三米左右的距離,后部引擎啟動,船體噴出長長的氣浪,向海市蜃樓所在方向飛馳而去。
  洪月笙坐在魔鬼魚靠懸窗的位置,看著水平線上升起的太陽,為前方逐漸浮現出來的高聳入云的復合式大都會撒上金色的光芒。
  “怎么了,一個人在這兒默默不語,有什么心事嗎?”艾米麗手捧著最愛的黑咖啡走過來,另一只手把沏好的茶遞給洪月笙——盡管已經在美達布索亞人掌管的海市蜃樓新區生活了近一年,洪月笙還是喝不慣咖啡這玩意。
  “哈,沒什么事。”洪月笙看了眼艾米麗,然后又轉頭看向窗外:“只是在想,今日此時此景,一年前誰有曾想過呢?”
  “是啊。”艾米麗順著洪月笙的目光,看向遠方的新城,總督府在皇宮山上居高而立,宏偉壯觀,其上是倒立的天幕摩天樓群,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倒映出來,鏡花水月,真的是城如其名,宛若海市蜃樓。
  “也許除了那個家伙以外。。。”
  洪月笙腦海中浮現出一年前仲久在大雪中站在自己面前,對自己說的話:“統治這一千三百萬人,我一個人吞不下,但是有你幫我就行!”以及他向自己伸出的手。
  兩人話語間,魔鬼魚已經接近新城,在天幕和地面層繁華的大都會中,無處不在的全息影像和巨型屏幕上都正播放著仲久的上半身圖像:他一身西服革履,神采飛揚。
  他下邊應該還是穿著短褲吧。。。洪月笙心想,不由得笑起來。
  巨幕上滾動播放著雙語字幕的廣告標語:
  “仲久議員,美亞民族的和平使者。(Congressman,the_bridge_between_Medarbussoya_and_Yanin.)”
  以及
  “Anniversary_of_Meya’sday(同盟日一周年紀念日)。”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股票推荐软件怎么样 股票融资技巧_杨方配资平台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牛2019 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 宁夏11选5官方网站 体彩青海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领航重庆时时彩软件 牛操盘股票配资平台 江苏快3 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前三走势图 股票 真钱手机棋牌推荐平台 云南快乐10分计划 青海十一选五结果 12255期排列3中奖号码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