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五十一章:歸來的亡魂

  “呼啊!!!”
  在身后整齊列隊的士兵大聲呼喊聲中,仲久衣著光鮮的走上位于皇宮山上總督府花園中心講臺。他身后的旗桿上飄蕩著新制成的亞美聯合國旗,是各取了亞寧和美達布索亞國旗符號的一半結合而成的。
  “先生們,對于還不了解我的人,我要告訴你們我是誰。”
  仲久的深褐色卷發被向后齊齊梳起時,竟然有了點政客的樣子,他的話也被同聲傳譯成美達布索亞語言:
  “我是仲久,我更廣為人知的身份,不是因為出身名門,而是作為一個亞寧和美達布索亞的混血兒,或者在某些人嘴里,一個兩邊都不靠岸的亞美雜種。”
  臺下傳來一陣低低的笑聲,“吁”聲和竊竊私語。
  “你們可能會想,一個”雜種“還能給你們講些什么呢?”
  仲久抬起他桀驁不馴的頭,聲音洪亮:“正因為我和在場的你們每一位人一樣,清楚的了解什么是歧視和貧窮,了解失去親人的感受,所以我懂得一個普通人的夢想,無論是生活在海市蜃樓的美達布索亞人,還是亞寧人。”
  聽眾中開始響起掌聲,總督府花園中站著的不僅是亞美政府士兵,還有經過挑選的戰士家屬,其中除了美達布索亞人,也不乏一些在新城扎根的亞寧人。
  仲久抬起雙手輕輕下擺,大家漸漸又安靜下來。
  “一年前的同盟日,我就在現場,我不僅僅是一個旁觀者,也是個參與者,盡管經歷了血的洗禮,我依然相信在鮮血中浴血重生的,是一個美好光明的未來。”
  仲久的畫面被定格在海市蜃樓安全局內的屏幕上。
  “仲久中校目前在民眾中的支持率很高,海市蜃樓居民很喜歡他。”情報專家魯伯特站在屏幕旁說,屏幕的對面是從總督府傳來的威廉總督的全息影像。
  總督對魯伯特的話未置可否,而是以疑問代替評價:“最近打擊亞寧反叛分子的戰果如何?”
  魯伯特按了一下手中的遙控器,視頻屏幕一分為二,右邊保留了仲久講演的實況轉播,左邊則是各種數據和柱狀圖。
  “感謝仲久中校在大眾面前的亞寧人朋友的形象,目前海市蜃樓內部形勢趨于穩定。”
  旁邊屏幕上的仲久正在神采奕奕地向臺下觀眾繼續他的演講:“我為我體內來自亞寧和美達布索亞的血液感到自豪,它讓我體會到,我們——亞寧和美達布索亞人,不會永遠爭斗下去,終有一天會走到一起!!!”
  更多復興會地下基地被殲滅的視頻,照片,以及復興會核心領導人被擊殺的電子照片隨后在魯伯特的屏幕上浮現出來。
  “海外方面,根據我方情報訊息,歸功于仲久中校的獅心王小隊和布倫希爾德上尉的魔鬼魚小隊的活躍,亞寧最大的反抗勢力“復興會”殘余勢力剿滅幅度已接近85%,而這一比例在之前一度被認為是不可能的。”
  仲久向臺下張開雙手:”我的心永遠和海市蜃樓同在!”
  威廉總督注視著視頻上被摧毀的復興會基地,擊殺的夜叉,被俘的地下組織成員,滿地的血泊。。。
  “仲久中校團隊中亞寧或混血人種身份對于成功收集情報,和鏟除叛亂分子起到了非常積極的作用,遠優于我們過去使用單一美達布索亞軍隊追擊地下游擊隊的結果。”魯伯特繼續匯報:“其中中校的副手,那位叫做洪月笙的亞寧人表現尤其突出。”
  威廉的目光停留在最后被抓捕的復興會三號人物的頭像上,以及一旁押送犯人的洪月笙。
  “就是一年前和仲久回來的那個異能者嗎?”
  洪月笙搭乘玥皇的花車抵達總督府時,正好仲久的講話告一段落,現場爆出雷鳴般的掌聲。
  “大哥表現得挺像回事么,真得和一年前大相徑庭啊。”
  洪月笙一邊仰頭看著投放到空中的仲久影像一邊說,他正在逐一和臺下參與過一年前同盟日活動的士兵及其家屬握手,第一個握手的就是自己死里逃生的律師凱文。當靠近一位年輕貌美,手捧鮮花的褐發姑娘時,她突然擁抱住仲久的脖頸,親個不停,直到警衛都不得不出面阻止,不過仲久似乎也自得其樂。
  “你不來嗎?”洪月笙發現凌曉玥坐在車內沒有動彈。
  “這種正式場合不適合像我這樣的平民女子。”
  洪月笙聳聳肩:“那么我也一樣。”
  凌曉玥頷首一笑:“你不一樣,軍界很看重你。而我不過是一屆伶人,對總督大人來說,不過是一個華麗的宣傳用布娃娃罷了。”
  “但是你已經是大哥的未婚妻了呀。”
  “我更愿意相信那是他當日英雄主義作怪一時沖動。”凌曉玥看著天上巨大的仲久特寫,他正在和剛才分開的褐發女孩眉目傳情,“你了解他的,我也從沒打算和他像普通戀人一樣相處。他就是他,你沒法把他變成另一個人。何況,你真的認為總督大人能夠承認他正蒸蒸日上的私生子和一個伶人私定終身,談婚論嫁嗎?”
  洪月笙還想說什么,但是這時從總督府里傳來管家史蒂芬斯先生的聲音:
  “洪隊長,”史蒂芬斯先生彬彬有禮:“恭候多時了。”
  “你看我說什么來著?”凌曉玥聲如銀鈴:“去吧。”話畢花車門悄然關上,她的身影也消失在鏤空花型的車窗后。
  洪月笙搖搖頭,轉身跟隨著史蒂芬斯先生進入傳統亞寧建筑風格的總督府,穿過回廊庭院時,他發現史蒂芬斯先生帶著他在拐彎處走向左邊。
  “史蒂芬斯先生,會場不是在右邊嗎?”
  “在此之前,有個人想先見您一下。”
  隨著史蒂芬斯先生走進府邸深處,推開兩扇高大的櫻桃木門,眼前別有洞天:竟然是一個被一圈建筑圍在中間的室內植物園:巨大的露天穹頂即擋住了外界嚴酷的風雪,又讓充足的陽光得以灑進來。這里雖然布置簡單,僅僅以修剪過的常綠樹和梅花圍繞一個池塘為主,但是有種東方文化的精致和美。
  與屋外的喧鬧相反,花園沉浸在一片靜謐中,唯有偶爾錦鯉從池水中游曳發出的聲音;和儲水竹筒盛滿水時向下翻倒,敲擊在池塘邊的石頭上發出的清脆的“咔噠”聲。
  史蒂芬斯先生把洪月笙自己留在這里,在他身后把大門關上。
  洪月笙走過一個鮮紅色木質的拱橋,便見到在前邊的千年銀杏樹下,有一個精致的鐵藝圓桌支在的砂礫地上,其上放著的咖啡壺中正煮著熱騰騰的咖啡。
  一位有著棕白色銀發和絡腮胡子的老人剛用過早餐,正戴著一副金絲邊眼鏡,邊喝著咖啡,邊看著手中熨燙過的報紙。
  聽到洪月笙的腳步聲,老人抬起頭。洪月笙不免驚詫:“威廉總督?!。。”
  他在過去的一年雖然從來沒有親自和總督說過話,但是跟在仲久旁邊卻偶爾見過威廉。
  “年輕人,你是叫洪月笙吧。”威廉總督把眼鏡從鼻梁上取下來,看著他。
  “額,是的,威廉總督。”洪月笙點點頭。
  威廉總督把報紙放到桌上,從椅子上站起來。他身材高大,以他的年齡來說,體型也算得上強壯。
  “離我講話還有幾分鐘,陪我走走吧。”說著,他手背在身后,沿著一條通往深處的雪白色鵝卵石鋪成的小路慢慢走去。
  沿路兩旁是精心放置的石制燈籠和體型較小的神佛,洪月笙生硬地跟在威廉總督身后,心中莫名其妙。
  “你看過你的戰績,非常讓人印象深刻。”威廉總督開口打破平靜。
  洪月笙禮貌的回答:“您這么說過獎了。”
  “你知道在過去,這里只有亞寧皇族才能出入嗎?”
  洪月笙搖搖頭。
  “而你是亞美戰爭后,第一個來到這里的亞寧人。”威廉總督回頭看向他,”知道這是為什么嗎?”
  “是因為仲久中校的照顧。”
  威廉總督聽到這話大笑起來:“你是名勇猛的戰士,而且很謙遜。和你說得正相反,我想拜托你照顧一件事。”
  “什么事?”洪月笙不明所以。
  “自從亞美戰爭以來,亞寧地區一直籠罩在血腥的恐怖活動之中,從未改變過,我甚至一度認為這種情況會一直持續下去。但是現在,我看到了新的希望,一個讓海市蜃樓乃至整個亞寧地區逐漸進入從未有過的和平的希望。”威廉總督注視著洪月笙的眼神好像百年陳釀一樣,意味深長:
  “我的兩個兒子,他們總有一天需要承擔更多的責任,但愿那時,你能照顧他們的安危,輔佐他們保護這脆弱的和平持續下去。”
  總督的話出乎洪月笙的意料,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洪隊長,你的樣子看起來好像見到了北海巨妖一樣,雖然我聽說你確實見過甚至戰勝了它。”威廉總督竟然不似傳說中那樣只有威嚴,話語間還有些冷幽默。
  “對不起,我有些意外。。。”
  “那么你意下如何呢?愿為海市蜃樓,你的家鄉和人民盡一份力嗎?”
  “您真得認為但我能當此重任?”
  “你是最好的人選,你會成為一名杰出的美亞政府指揮官的。”
  陽光透過樹葉正好落到威廉總督歲月刻磨的臉上,他那被歲月刻磨的如刀鋒般的皺紋微微上揚,那難以揣測的微笑有一種神秘的力量,讓洪月笙無法拒絕。
  “。。。。。”洪月笙呆了半響,然后點點頭:“我答應您。”
  威廉總督滿意地點點頭,兩人這時已經走出花園,接近露天電梯,總督滿看了眼手表:“不早了,是時候去會場了。”
  他拍拍洪月笙的肩膀,然后進入電梯。看著載著威廉總督的電梯艙好像太陽一樣升上空中,不知為什么,洪月笙感到自己終于找到了真正接受自己的歸宿。
  圍繞植物園的內庭建筑三樓的一個房間中,維克多正站在陰暗處面無表情地透過落地窗看完下邊這一幕。
  “Very~Touching(非常感動)。”他評價說。
  “Colonel_Victor,you_still_got_a_joking_mood?What_is_Governor_William_thinking?First_indulged_ZhongJiu,now_he’s_meeting_this_nasty_boy_in_person!When_will_they_ever_know_their_place?(維克多上校!您還有心情開玩笑,你說威廉總督到底在想什么!這么縱容仲久這小子不說,竟然還單獨約見這個地位低賤的亞寧平民小子!這以后更不知天高地厚了!”他旁邊的諾頓上校忍不住大聲埋怨。
  “It_perfectly_proves_myfather’s_wisdom.(這正是父親大人聰明的地方啊。)”維克多冷冷地一笑。
  “Why_is_that?(您這話怎么說?)”
  “Surrounding_by_the_famous_Erazer_captain_of_Lion-Heart,who_dare_endanger_his_life?(有聲名顯赫的異能者兼獅心王隊長支持,誰還敢威脅總督大人的安全呢?)”
  他身邊的貼身侍衛銀狐不由得“哼”了一聲。
  洪月笙回到總督府花園時,那里已經人頭攢動,大家都在等待總督最后的講話。
  “你去哪兒了,大家都等著你呢!”
  艾米麗一眼就看到洪月笙,跑過來拉住他的手帶他到伙伴中間。坦克少女好像一面巨大的墻一樣把身后嘈雜的人群隔開,但更引人矚目得是甜蜜依偎在一起的邦尼和青蛇,他們手上的戒指格外閃亮——一個月前他們剛完成結婚儀式,到現在為止洪月笙都很難想象身邊出生入死的伙伴居然都已經步入了婚姻殿堂。他不自主地在人群中尋找另一個人,果不其然在不遠處的VIP區域中看到了身著鐵灰色軍裝的仲久。
  仲久也看到了他,一瞬間變回了往常的樣子,沖他眨眨左眼,做了個鬼臉。
  洪月笙也沖他笑了笑,但是他真正想看到的,是站在仲久旁邊的布倫希爾德。她也身著緊身軍裝,亭亭玉立。很顯然她也在注意洪月笙,因為當兩人目光相交時,布倫希爾德立刻就把臉轉向了別的方向。
  “白虎呢?”紅發艾麗婭問。
  “我弟弟那個笨蛋!”青蛇一聽就氣不打一處來:“剛才電話說忘帶了安全卡,被關在安檢口外了!今天這么戒備森嚴的日子,真不知道他怎么想得!”
  “平時用面部掃描不也可以進來嗎?”艾米麗插嘴。
  “今天不一樣啦,大日子,安全卡和“刷臉”都需要的!”
  奇怪,白虎開車送我時好像還看到他脖子上掛著安全卡的。洪月笙心里想。
  這時會場爆出的熱烈掌聲打斷了洪月笙的思緒,威廉總督出現在總督府五樓陽臺上,作為原亞寧皇宮的最高層,這里采用了禪宗佛殿風格,象征佛光普照世間萬物。威廉總督在這里出現,也意指威廉.瓊斯家族領導的亞美政府在亞寧國土上的絕對權威。
  “今天又是一年同盟日,同樣也是我們陣亡將士一周年的紀念日。”威廉總督開口了,
  “他們皆為海市蜃樓的命運付出了他們年輕寶貴的生命,
  而且欣然接受,毫無畏懼。
  他們是摯愛的同僚,朋友,家人,
  也是我們的英雄,
  我們會永遠銘記他們的名字!”
  隨后威廉總督逐一念出陣亡將士的姓名,負責主持儀式的亞寧贈人和美達布索亞牧師則把雙手置于頭兩側,開始鳴唱經文。
  “Jim_Lewis?。”每一個名字念完,一顆銀色的星形煙花就升上空中,代表著一位將士。
  “柳嘉木。”
  “Michel_Parker。”
  在場的士兵和軍人家屬皆在不斷升起的銀星下低頭默哀,隱隱地傳來一些啼哭聲。洪月笙閉目回憶著一年前發生的種種,自己曾經相依為命的妹妹靈子與鳳蝶撩動的琴弦。。。突然感覺有人在輕輕地揪自己的褲腿。他低頭一看,發現是個七八歲左右大的小男孩。
  “大哥哥!好久沒見了!”
  洪月笙認出是仲久過去的貼身侍衛阿杰的兒子,他們在阿杰的葬禮上見過——一年前,為了保護仲久,阿杰被夜叉分尸以身殉職——小男孩越長越像他的父親,面容黝黑,也留著短寸。
  “小朋友。”盡管男孩叫得輩分亂了,洪月笙并不在意,他蹲下拍拍男孩的肩膀。
  他現在一定很傷心吧,洪月笙想。
  “小杰,別給叔叔添麻煩。”不遠處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來人一席黑色,面帶黑紗,手中拿著沁濕的手絹,聲音沙啞,顯然剛哭過。
  “美瑛夫人。”洪月笙站起身來,“請節哀順變。”
  “這一年來我每天都很難想象阿杰已經不在了,我經常感覺他就在我們身邊不遠處,看著我們,就像以前一樣。。。”美瑛挽過男孩,黯然地說。
  “爸爸沒有離開啊!我剛還見過他呢!”小男孩在媽媽懷里胡亂地嚷著。
  美瑛沒有理孩子的胡言亂語,向洪月笙點頭致謝:“實在要感謝這一年來你對我們一家的照顧。”
  “不用謝我,那都是仲久中校安排的。”洪月笙正說時,總督念出了“阿杰”的名字。美瑛,男孩兒和洪月笙一起看著一顆銀色的星星拖著絲綢一樣長長的尾煙升上空中。
  “小杰,”洪月笙摸摸男孩的頭,“你爸爸在天上安詳的看著我們呢。”
  “才沒有哩!”小男孩繼續不依不饒地爭執。
  “別聽他瞎說。”美瑛一邊用手絹越過黑紗擦拭眼淚,一邊解釋:“這孩子,最近老說見到了他爸爸!可能是太想他了吧。”
  “我沒瞎說!有時候,爸爸就等我下學經過的地方來看我!他還有一雙特別酷的機器手,簡直酷斃了!”小男孩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比劃著,嘴里學著“嘟嘟嘟”的槍聲。
  男孩的話突然引起洪月笙的注意,他猛地蹲下按住男孩的肩膀:“你剛說什么?!再說一遍!”
  男孩被洪月笙這么用力一抓嚇了一跳:“大哥哥你掐疼我了!”
  美瑛趕緊上前把男孩奪回來:“洪隊長,你弄疼孩子了!”
  艾米麗他們趕快過來解圍:“出什么事了?洪,你怎么了?”
  “有一雙特別酷的機器手,簡直酷斃了。。。”洪月笙獨自念叨著小男孩剛才的話,眼睛越睜越大,今天早間的記憶涌上眼前:
  在朱雀大街上見到的那個有點面熟的乞丐,被眾多亡靈圍繞著,蹣跚地向他的車走過來。乞丐從骯臟的大衣里伸出手透過車窗扒住白虎肩膀,那只手不是活生生的血肉之軀,而是帶著鐵銹的黑色鋼鐵組成的利爪,他喃喃地說著:
  “你們只顧祭奠死者,卻不管眼前還活著的人。”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下载 广东11选5开市通知 河南快三在哪下载安装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上海快3最新开奖定牛上海快三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查询 全球彩票app下载 北京pk拾下载安装 河内一分彩后一论坛 山西11选五遗漏top10 中国十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江苏快三群计划精准软件 好彩1最新预测 13237排列5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