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五十三章:血色的告解

  “美亞編年歷16年11月17日,又是陽光明媚的一天。我們在這里和海市蜃樓的民眾一起,參加在總督府舉行的同盟日紀念活動。這里是亞寧國家電視臺,我是今天的現場記者司徒佩。”
  “I’m_your_reporter,Peter.(我是記者彼特。)”
  皇宮山下,各路電視臺正在實況轉播新一年的同盟日慶典,其中以美亞政府所屬的官方媒體:亞寧國家電視臺規模最大,并且出動了兩位明星記者兼主持人——年輕漂亮的亞寧裔女性司徒佩和較為年長,體型略微發福的美達布索亞裔男性彼特負責面向亞寧全境的轉播活動,兩人的雙語對話也是海市蜃樓的獨有特色。
  “我說彼特,”標志性的國家電視臺新聞音樂響過之后,舉止端莊的司徒佩轉頭和同事互動:“你可以向電視前的觀眾介紹一下今年的同盟日紀念與以往有什么不同嗎?”
  “My_pleasure!(榮幸之至。)”彼特順著同事的話回答:
  “Today’s_event_is_not_only_for_the_16th_anniversary_of_the_great_friendship_between_Medarbussoya_and_Yanin,also_for_mourning_the_death_of_who_fought_against_the_separatists_one_year_eroy_William_will_meet_with_the_survive_soldiers_and_their_families.(這次的活動,不僅是為了紀念亞寧和美達布索亞和平與友誼的第十六個年頭,同時也是對一年前由少數分裂分子引起的不幸事件中陣亡將士的哀悼。威廉總督也會親自會見幸存歸來的戰士及戰士家屬。)”
  “說到這里,據說我們的威廉總督過去也是位身經百戰的老戰士了~”
  “No_wonder_you_said_so,when_Viceroy_William_fought_for_the_Me-ya_alliances,you_were_probably_a_kid.(也難怪你會這么說,威廉總督為締造美亞聯盟奮戰不惜的時候,佩佩你還是個孩子呢~)”
  “的確,不夸張的說,威廉總督和美亞聯盟的關系就像靈與肉的聯系一般緊密~那么現在,讓我們切回活動現場,聽聽總督怎么說~”
  “Are_you_ready_to_witness_the_spectacular_event!(請大家親身體會現場盛況。)”
  兩位記者分別向左和右后側開身,向身后的皇宮山展開手呈歡迎狀。巨大的雙語標語在雄壯的背景音樂中推向電視屏幕中央:
  “STRENGTH_THROUGH_UNITY!
  力量來自于團結!”
  字幕之后,畫面一切,換成了總督府中參與活動的熙熙攘攘的人群,畫面左上角顯示著“LIVE(實況)”字樣。
  盤旋在總督府不遠處上空的渡輪,發生了微弱的震動,碎小的鋼鐵碎片從空中飄落下來。但地上的人們注意力都集中在會場中心,并未有人發覺異樣。
  震動來自于渡輪內部,一只夜叉頭部剛剛正好重重頂擊進艙室側壁,用力過猛直接把墻壁撞得凹了進去,幸而洪月笙及時蹲下躲過這致命一擊。抓住夜叉一瞬間的破綻,洪月笙從撞碎船體中抓起一塊鋒利的殘骸,照準夜叉最柔軟的頸部奮力插進去。鮮血從夜叉的喉部噴泄而出,灑了洪月笙一臉,但是畢竟人類的力量有限,手中的殘骸未能深入要害就被夜叉異化后強壯的骨骼和筋肉阻擋住了。
  “嗷嗚!!”
  受傷的夜叉吃疼怒吼著一擊掃中洪月笙左邊肩膀,把他整個人擊飛出去,狠狠地磕到另一邊的墻壁上又反彈到地上,“哇“的一聲,洪月笙一口鮮血噴到地上。眼看他倒在地上,夜叉們終于抓住機會,成半弧形把他包圍起來。
  看到大局已定,假住持帶著面具的臉點點頭,電子合成的聲音吐出一句意義不明的話:
  “你剛說“彼”“和“岸”之間,是代表”緣”的血香。那就讓我們在這里用血把這緣分了結掉吧!”
  他轉身操作控制臺,面前的全息屏上顯示出渡船的立體結構和參數表格。假住持按動引擎加速按鈕,環形餅圖中代表船體負荷的綠色槽開始不斷增加,超過三分之一之后轉變成黃色,整個船體內部的齒輪開始越來越快地旋轉。
  “我們夢到從未被迫離開家鄉,”假住持低聲告解起來。
  我們夢到從未逃亡,
  我們夢到從未被殺戮。”
  洪月笙用手肘撐著地面,拼命往船艙盡頭處爬去,身后跟隨著的數只夜叉張著血盆大口,面孔猙獰,四肢爬行緩慢向他聚攏,他們之間還不時相互咧嘴威脅,就好像幾只胸有成足的老貓在爭奪誰更有權來玩弄這只已在貓爪中的小老鼠一樣。
  “他們如惡魔般籠罩在我們上空,
  殘害我們的人民,扭曲我們的信仰,毀滅我們的神靈。”
  洪月笙頷首艱難地咳出喉嚨中的血,再次抬起頭時,眼睛中閃爍出異樣的光芒。
  總督府外圍安檢處,被扣押的獅心王裝甲車之一的駕駛席自動駕駛燈亮起,和車載AI(人工智能)相連接的麥克風中傳出“咕咕”聲。
  “放我們進去!!我們收到有恐怖行動的跡象!”
  “即便有恐怖活動,你們也應該上報海市蜃樓安全局,交由我們來處理!”
  青蛇,白虎和荷槍實彈的安全局士兵還在對峙,突然身后無人駕駛的裝甲運兵車自己啟動,毫無征兆地全速沖了出去,撞碎了前邊圍欄,朝著渡船的方向沖過去。
  “你們居然敢公然違抗命令!!!”安全局士兵沖青蛇歇斯底里的怒吼。
  “這不是我們下的命令!”
  “鬼才信!”安全局士兵氣急敗壞地沖進崗亭,拿起電話:
  “各單位,立刻攔截一臺非法侵入的裝甲車!”
  獅心王裝甲運兵車一路橫沖直撞,前方圍觀活動的人群紛紛驚呼地讓開道路,但很快正前方道路就被收到阻截命令的白色安全局警車攔住,然而裝甲車出其不意地急速調轉方向,由于車身沉重在漂移時磁懸浮裝置噴出炙熱的氣浪在地上燒出了一片焦黑的痕跡。刺鼻的燒焦味中,裝甲車成功地九十度角拐進旁邊狹窄的胡同,曲線繞向渡船位置,身后是更多鳴笛緊追不舍的警車。
  剛穿出胡同,從左右兩邊就平行躍出兩輛重型警車同時狠狠地撞向獅心王裝甲車,好像三明治一樣把裝甲車夾在其中不說,兩輛警車還牟足了勁往中間連擠帶撞,期望擠垮裝甲車,三輛車之間的摩擦引得火花四濺。
  “警告!前方500米有建筑物。”裝甲車駕駛屏上顯示出警示信息。
  “咕咕~”麥克風中又傳出人工智能麗莎的聲音,獅心王裝甲車左右車門內的磁力裝置被開啟,兩側的警車立刻被牢牢的吸住,隨后裝甲車不僅不減速,反倒加速沖著前邊建筑物沖過去。
  “警告!前方100米有建筑物。”
  “哇啊啊啊啊!”兩輛警車中的駕駛員一個驚恐地抬手擋住臉,另一個反應快的打開車門就從車中跳了出去。
  隨著轟然巨響,獅心王裝甲車帶著警車撞擊到印著“興隆立體停車場”的樓體,左右的警車承受不住墻體的撞擊在火光中瞬間變成了兩團鐵餅,唯有裝甲車撞碎了墻面沖進了停車場,身后跌落的建筑物殘骸和警車爆炸引起的烈火擋住了后續的追兵。
  進入停車場后,裝甲車便順著螺旋而上的車道全速開上去。每次繞過面朝東北的方向,都可以透過透明落地玻璃看到離外邊的空中渡船越來越近。
  “我們要把他們逐出海市蜃樓的天空,
  我們會將他們的罪行公諸于眾!”
  隨著假住持的宣告,離洪月笙最近的夜叉抬起手中利爪,沖著洪的后背狠命抓下去,鋒利的利爪上倒映出一輛裝甲車從立體停車場頂層沖破玻璃向著渡船方向飛過來。。。
  轟!!!
  獅心王裝甲車撞碎了渡船巨大的落地懸窗,然后車頭直接撞擊到抬爪的夜叉左側身上,縱使是異化過的夜叉,也經受不住全速沖上來的裝甲車的撞擊,頓時夜叉從左臂,左胸腔到身體內部的五臟六腑盡碎,被空中的裝甲車推著飛出去,連帶著又撞翻了另外兩只夜叉。
  裝甲車在空中畫了一個弧線,車體后部運兵艙翻開,液壓彈射裝置把一具巨大的機械身軀彈射出來,隨后裝甲車重重地撞入船艙的另一側墻壁,一半車身在船內,一半車身穿到了船艙外。
  突然的變故讓另外幾只夜叉一時亂了陣腳,煙塵過后,在夜叉和洪月笙之間,站著的是一架三米多高的機械武士,精鋼的身體上紋有獸形花紋,右肩處帶有銀色的紋章。機械武士身體后部的備用入口翻開,洪月笙一咬牙撐起身體,從后邊躍入機甲。
  機甲面部獅子護甲”咔嚓“一聲落下,眼睛中閃出代表戰斗狀態的血紅之光。
  在地面街道上眼看著竟有一輛裝甲車沖破高樓撞進空中渡船,終于引起了下邊民眾的關注和騷動。很多人用手背擋住額頭,向天上看去。
  同樣看向空中異動的,還有正在總督府辦公室內和阿杰妻兒談話的布倫希爾德。
  “是異能者波動沒錯。。。”布倫希爾德皺著眉低聲自言自語。
  透過辦公室的方形窗戶,她看到花園中威廉總督的話剛剛講完,在下一個環節開始之前有少許休息時間,人們開始自由活動或互相寒暄,維克多和銀狐正徑直穿過人群向總督府外走去,其間銀狐正在和維克多匯報著什么,這更讓布倫希爾德相信洪月笙的擔心正在變成現實。
  “艾麗婭,你去安保部門要求啟動總督府一級警備艾莉克斯之盾。”
  “艾莉克斯之盾?!但只有維克多上校的安全局才有這個資格。。。”
  “說是總督大人親自要求的。”
  “總督大人已經下達命令了?”
  “他會的。我現在就去找父親。”說罷布倫希爾德疾步離開。
  “讓坦克跟您一起去吧!”紅發艾麗婭不放心上司的安全。
  布倫希爾德看了一眼旁邊的坦克少女,點點頭。
  “邦尼,艾米麗,你們先帶阿杰夫人和孩子去安全屋。”紅發艾麗婭一邊奔向安保中心,一邊吩咐。
  “到底發生什么事了?”阿杰夫人依舊一頭霧水。
  史蒂芬斯先生帶著布倫希爾德進入總督房間時,威廉正對著鏡子立起領子,為下邊的慰問活動更換上黑色的領結。
  “哦,是我的寶貝女兒~“他從鏡子中看到布倫希爾德,“不過很抱歉現在可能不是個聊天的好時間。”
  史蒂芬斯先生:“總督大人,也許您應該聽一下令千金要說的事。”
  “父親大人,我來是希望您可以終止后邊的活動。”布倫希爾德行了個簡短的禮節,立刻進入正題。
  “可以告訴我為什么嗎?”
  “我們收到情報,活動現場有恐怖襲擊的可能。”
  “我并沒有聽到來自你哥哥們的警告。”
  “對。。。信息確實有待證實,也可能是我過度緊張,但是我寧愿不讓您承擔這個風險。”
  威廉總督轉過身來看向女兒:“你知道在過去的十六年間,我們一直都是在和亞寧恐怖主義作戰吧?”
  “是。”布倫希爾德點頭。
  “那你也知道下一個環節,也是今天最后一項活動,是在總督花園,也就是過去的亞寧皇宮中和同盟日老兵們一起啟動象征亞美聯合的煙火對不對?”
  “這我也明白,但是鑒于現在的情況,事態可能瞬息萬變,我的建議是推遲或者換一個人出面。”
  “布倫希爾德,我的女兒。”威廉總督走到布倫希爾德身前,深邃的眼睛注視著她,那眼神有種攝魂的魔力:“你應該知道現在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一個時機。從亞美戰爭開始到現在十幾年間,亞寧從未真正穩定過。而今天,感謝你們兄妹三人,我們終于打破僵局,現在正是鼓舞將士,獲得民心,讓我們的家族根基更加穩定之時。”
  他用兩只手握緊布倫希爾德的肩膀:“一切,到現在為止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族。所以,難道現在這點風險不值得我為之付出嗎?”
  “父親。。。。”威廉總督的話語幾乎讓人難以抗拒,布倫希爾德不禁一時語塞。
  “我可以相信有你們的保護,今天的紀念活動會順利結束,對不對?”
  “。。。。好吧,父親。但您需要同意啟動艾莉克斯之盾,而且活動只有十五分鐘,絕不能更久,Ok?”
  “真的有必要開啟總督府最高防御系統艾莉克斯之盾嗎?”
  “父親!”
  總督笑起來:“好,好,按你說得來。”
  紅發艾麗婭接完來自紅色總機的電話,向總督府安全保衛廳的人宣布:“Viceroy_William_personally_ordered_to_start_off_Alex_Shield!(威廉總督已經親自下令,開啟艾莉克斯之盾!)”
  隨著艾莉克斯之盾命令的啟動,以總督府為圓心,半徑一公里的圓周上,每隔十五米便有一個電磁裝置升起并射出電磁波,最終在總督府頂部那只由金銀合鑄的火鳳凰上空匯集,從而形成了一個籠罩整個總督府的半弧形電磁罩。除了偶爾會造成光線扭曲的情況外,電磁波大部分時間不為人類肉眼所見,但是一旦有物體企圖從外界侵入,電磁罩就會像具有強烈殺傷力的鍘刀一樣,把所有侵入者撕碎。當然當艾莉克斯之盾啟動之時,無論在電磁罩內外,都被禁止再有任何人員流動。
  總督府內另一間較為隱秘,沒有窗戶的會議室內,仲久正在律師凱文的陪同下,接見幾位重要的客人。
  律師凱文手持著質地細膩的象牙手杖支撐著身體從座位上站起來像客人致敬,他在去年和阿杰一起,作為仲久的貼身隨行人員出訪舊城,雖然在暴動中最終幸運地被美亞聯合政府的特種部隊所救,但是曾經遭受了復興會慘無人道的拷打,即便一年后的今天,還依然需要依靠手杖才能行動,臉上一條從額頭向下貫穿右眼的刀傷也格外地醒目。
  凱文對面會議桌后坐著的幾位身著黑色西裝的貴賓,也都是生面孔。
  “We_appreciate_you_traveling_all_the_way_here_to_meet_us_today(感謝各位百忙之中從美達布索亞不遠萬里趕來),”凱文首先禮節性的寒暄:
  “Your_financial_support_to_Lieutenant_Colonel_ZhongJiu_will_pave_the_way_for_his_senator_career.(能夠得到貴財閥在今后政治資金上的支持,無疑會為我們仲久中校在今后議員席位上的鋪平道路。)”
  “in,you’re_very_polite.凱文先生,客氣了。”貴賓之一的一位四十五歲上下,一看便經過極好護理的緊致皮膚,眼神精明的美達布索亞商人回答:
  “We’re_impressed_that_Lieutenant_Colonel_Zhong_Jiu_grew_into_an_extraordinary_leader_so__the_important_bond_of_Me-Ya_nations,clearly,you_will_have_a_bright_future_in__to_mention,he’s_from_a_prominent__believe_that_Lieutenant_Colonel_Zhong_Jiu_will_give_back_to_our_community_when_he_wins_the_position_of_senator.(我們對仲久中校的快速崛起確實很有興趣。中校身為將門之子,青年才俊,如今擔任亞美兩國民族的橋梁之重任,又戰績顯赫,我們確信中校今后的政治前途一定一片光明,我們也相信如若仲久中校今后能夠當選海市蜃樓議員一職,一定也會考慮到我們集團在海市蜃樓的利益。)”
  “Sure_Mr_Sculley,this_must_be_a_win-win_for_both_of_us.(那是自然,斯卡利先生。我們雙方的合作一定是個雙贏的結果。)”凱文露出律師獨有的標志性笑容:“Is_that_right,Lieutenant_Colonel_ZhongJiu?(您說是吧?仲久中校?)”
  但是坐在旁邊的仲久卻并沒有吭聲,他咬著右手指甲,注意力不知被屋外什么看不到的東西吸引住了。
  “Lieutenant_Colonel_ZhongJiu(仲久中校)?”凱文輕輕用腳跟磕了一下仲久的小腿。
  “Yes!(哦!)”仲久這才把注意力轉回來,可是他不但未至可否,反而站起身來:“Sorry,excuse_me_for_a_minute.(對不起各位,我稍稍離開幾分鐘。)”說罷就匆匆走出房間。
  “I’m_sorry,Lieutenant_Colonel_ZhongJiu_is_quite_a_busy_man,we’ll_be_right_back(真是不好意思,仲久中校總是日理萬機,我們去去就回。)”凱文向幾位貴賓致歉后,也匆匆跟出房間。
  凱文拄著拐杖一瘸一拐追到走廊,發現仲久正站在一副大落地窗前盯著外邊。
  “仲久,這些財閥富商可是我好不容易從美達布索亞請來的,你不能當他們是空氣!”
  “好啦,凱文。別這么大驚小怪的,我沒有打算忽略他們的意思。”
  “你必須明白,你競選海市蜃樓議員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你在看什么呢?”
  又是那種不安的心靈感應,仲久透過落地窗盯著外邊偶爾出現的空氣折射現象,以及遠處天空中的渡船心想。雖然有一陣子沒有參加實戰了,但是他的異能者第六感并沒有退化。
  “嗚啊啊啊啊!!!”
  洪月笙操縱著獅心王機甲把手中的巨型匕首狠狠地插入一頭夜叉的頭部,再度拔出時鮮血如火山爆發一樣噴涌而出——由于在海市蜃樓室內沒有行動權限,所有的獅心王小隊都被解除了槍械武裝,因為洪月笙現在只有一把機甲用冷兵器在手。身后另一只夜叉嚎叫著撲上來,獅心王機甲巨大的身軀卻能靈活地扭動開躲過夜叉的一擊,轉身揮起匕首,手起刀落,第二只夜叉的右手臂就被斬斷,凌空滑了條弧線飛向船艙盡頭。但這只夜叉似乎更為兇猛頑強,它不顧斷臂,反而伸出另一只爪子牢牢抓住獅心王機甲的面部,用盡全力想把獅首捏碎,洪月笙的控制艙內屏幕一時一片紅色預警。
  “想得美!”洪月笙雙手扭住夜叉的獨臂,機甲腳下用力撐地,腰部旋轉,使用摔跤的戰術調轉了局勢,反而成功的用一只胳膊勒住夜叉的脖子,另一只手握著匕首直接從左到右把夜叉割了喉。
  還沒有喘息機會,新來者已經雙爪舉著從船艙殘骸中抽出的鋼柱從空中砸下來,洪月笙及時向后翻身躲開,新來者手中的鋼柱錯把已經被割喉的獨臂同伴刺穿。獅心王機甲把手中的匕首輕輕拋在空中調轉了個方向重新握住刀柄,然后怒吼著又撲向新來者。
  咣!
  機甲匕首與新來者重新舉起的鋼柱相撞,發出轟鳴的回聲后各自被震開,兩人竭盡全力擺脫開慣性,又重新砍向對方。
  咣!咣!咣!一時間兩人短兵相交,幾個回合下來,不分勝負,但在最后一次碰撞時,已經傷痕累累的匕首應聲而碎,鋼柱隨之擊打到獅心王機甲的胸部,把機甲整個擊飛,一路撞碎了諸多輔助操作臺之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駕駛艙中的洪月笙也不免又吐出一口鮮血。
  新來者把鋼柱像標槍一樣舉到肩膀之上,后腿用力把整個身軀推向空中,招準倒在地上的機甲頭部就刺過去,幸虧洪月笙反應靈敏,在最后一刻操縱機甲轉動頭部躲過致命一擊,鋼柱“嘭!”的一聲插進和洪月笙臉近在咫尺的地面里,如果剛才晚了半刻,被刺穿的就不是地面而是洪月笙的臉了。但洪月笙沒有在逃過一劫后有片刻遲疑,在空中夜叉的身體落下之前,他就操縱機甲雙腿向夜叉腹部蹬去,加上夜叉本來就向前慣性的作用,夜叉被踢飛過洪月笙頭前方,也失去了手中的鋼柱。
  洪月笙趁機抬手握住插在地上的鋼柱做支點,一個鯉魚打挺翻起來,拔起鋼柱反而撲向夜叉,眼看著就要刺中夜叉野獸般的頭部時,這只反應異常靈敏的敵人竟用雙爪入白刃的招式抓住刺過來的鋼柱。
  雙方角力之際,洪月笙的機甲關節軸承處都爆出由于過載摩擦產生的金色火花,終于獅心王機甲力量更勝一籌,在夜叉“嗷嗚嗚嗚!!”的悲鳴聲中,洪月笙把鋼柱生生地頂入夜叉的面頰,眼看著夜叉鋼柱盡頭刺入肌膚,臉部的骨骼碎裂,眼珠爆裂,最終整個頭顱四分五裂。
  聽到身后急促而沉重的腳步聲,洪月笙舞動手中鋼柱,拖著前端的尸體轉了一百八十度后,把尸體甩向身后偷襲的敵人,敵人前沖過來的太快來不及躲閃,被拋過來的尸體重重的砸到,身體倒仰還沒來得及倒下之際。。。
  “噗呲!!”
  獅心王機甲手中的鋼柱,已經如烤串一樣先后刺穿了兩只敵人的前胸,隨后狠命地往前推,最后把兩只夜叉生生釘在盡頭的墻上,由于極度痛苦,尚有一絲氣息的夜叉本來粗狂的叫聲已經變成了“吱吱”叫。
  中央操作臺上的假住持一直靜靜地看著發生的一切,不動聲色。
  洪月笙已然把最后一只夜叉高舉在頭頂,雙手用力,竟然生生把夜叉攔腰撕成兩半,鮮血如瀑布一樣傾瀉而下,從頭到腳染紅了機甲全身。
  機甲的獅子面具從血雨之中重新露出來,和內里坐在操縱席上的洪月笙一樣,瞪著殺紅了的雙眼,盯著假住持,“干杯!”
  沐浴在鮮血中的洪月笙一側嘴角略微上調,冷笑著說。
  假住持在手下全軍覆沒的情況下,竟然沒有顯出一絲驚恐,他回身用那只閃著黑色金屬光彩的機械手撥動了操作臺上渡船行駛方向的開關,然后又轉回面向洪月笙。
  “阿杰,我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但是你已經危害到海市蜃樓和總督府的安全,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立刻束手就擒!”洪月笙扔下手中斷成兩截的夜叉尸體,一邊走向假住持,一邊給予最后的警告。
  假住持扭動了一下頭部和左右肩膀,發出清脆的“卡拉卡拉”關節響聲,隨后他擺定了一個迎戰的姿勢,右手平伸,手心向上,向洪月笙做出了招手挑釁的手勢。
  洪月笙不再多語,操縱機甲疾步沖向假住持,沖著假住持的假面一拳擊過去。
  嘭!
  讓洪月笙大感意外的是,獅心王機甲重重的一擊,竟然被假住持抬起的手接住了!即便是更換的義肢,也沒理由可以擋得住連泛用性夜叉都無法匹敵的獅心王機甲的力量啊?!
  “我從來都沒有看錯你,從一開始你就是個反骨的小老鼠。”假住持又說了句匪夷所思的話,但是洪月笙突然覺得似乎在哪里聽過。
  盡管接住了洪月笙的一拳,但是擊打帶出的颶風吹到假住持臉上,假面從中心向外裂開一道斜跨的長裂縫,隨后面具崩碎的碎片。
  看到假面下隱藏著的面孔,洪月笙的眼睛由于驚訝越睜越大。
  的確是洪月笙認識的人,但卻不是阿杰。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广西快乐十分50期 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 云南省十一选五结果 广西快三推荐 114博彩网 极速时时彩怎么玩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b贵丰配资 5万炒股一年赚多少 河北十一选五号码遗漏 超级大乐透玩法说明 深圳风采单式 河北11选5技巧稳赚 炒股的人一生穷兴业证券网上开户 海南体彩环岛赛走势图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时间 股票涨跌由谁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