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五十四章:來自地獄的故人

  空中渡船控制臺上引擎負荷已經超過三分之二,環形圖表槽顏色從黃色變成了紅色。
  “引擎預熱達到70%。”一旦超過標準值,船艙內的語音提示系統就自動啟動了。
  剛剛把最后一只夜叉攔腰撕成兩半的洪月笙,瞪著殺紅了的雙眼,操縱著獅心王機甲沖著中央控制臺大跨步沖過去,而假住持竟依然毫無畏懼地站在控制臺前一動不動。
  于是洪月笙照著假住持的面門一拳擊過去,結果竟然被假住持單用機械義肢就接住了!
  “我從來都沒有看錯你,從一開始你就是個反骨的小老鼠!”
  不知為什么,洪月笙感覺在哪里聽過這句匪夷所思的話。
  就在他遲疑的片刻,對手抓住機會拉起身上紅袍,猛地甩向獅心王機甲面部,一時擋住了洪月笙的視線。洪月笙心中一驚,這時對手已經靈活地翻身到機甲頭頂上邊,凌空倒立抓住機甲頭部,迅速逆時針掰轉頭部,力量遠超于常人,竟然想瞬間拗斷機甲的頸部。
  盡管眼前被一片紅色擋住視線,但是洪月笙依然反應迅速,他立刻操縱機甲腰部隨著對手的旋轉方向一同轉向,同時開啟獅心王機甲新配備的肩炮。
  蒙在紅布中的機甲左右肩膀護甲180度旋轉,內里藏著的小型機槍翻轉出來,“砰砰砰砰!”連續快速盲射出子彈。
  眼看著槍火射穿紅袍,對手也身手靈活,在子彈掃到自己之前他已經翻下機甲身體,腳剛點地又撐起身體騰空,雙腿在空中連續踢向機甲胸部,速度力度皆非人類所能為之,竟然把三噸重的獅心王機甲踢的連續倒退好幾步,被迫離開了中央控制臺,直到洪月笙總算操作機甲后腿用力,頂住地面,左手重重的揮出一擊,擊中敵人面部,才勉強擺脫困境。被擊飛的敵人并未對身體失去控制,反而在空中翻了個倒空翻,機械義肢扣住地面,拉出五條長長的抓痕,最后單膝著地穩穩地停在控制臺前,反倒是獅心王機甲踉蹌了幾步才算站穩。
  洪月笙抬手扯去機甲身上已經破爛的紅布,拋向空中,視野終于不受遮擋,他看到前方的假住持慢慢地站起來,本來藏在紅袍中的黑色中分頭發散落出來,被擊打而破損的面具從中心向外裂開一道斜跨的長裂縫,隨后崩碎成千百片碎片,露出里邊如雕像般棱角分明的面孔。
  洪月笙的眼睛由于驚訝越睜越大:不僅是因為他之前的判斷大錯特錯——假面下隱藏著的面孔并非阿杰——更因為那是一張他想都沒想到會再見到的面孔。
  “太子?!!”洪月笙脫口而出。
  太子,一個曾經熟悉又憎惡的名字,現在念出來竟好像隔了一個世紀一樣。。。那個出身于亞寧軍官大院,即便在戰后亞寧軍隊失去了往日的光環,卻依然堅守著盛氣凌人的優越感和愛國英雄主義的少年,那個曾經對洪月笙頤指氣使,仗勢欺人的太子。。。洪月笙現在還清楚地記得他高喊著“死亡終結一切,但在終點前,我會高高興興去迎接雷電和陽光,至死方休!”,和鳳蝶的摩托車糾纏在一起,殘骸在火花中翻滾,飛散飄向空中,然后分崩離析的樣子。
  而現在眼前的太子,整個右臂都改裝成黑色機械義肢,雖然臉部依然有那熟悉的亞寧軍官特有的颯爽英姿和驕傲,但是比起一年前明顯滄桑了不少。
  “你竟然還活著!。。。”洪月笙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從地獄中受盡煎熬才重返人間,就是為了這一天!”
  更讓洪月笙震驚的事情隨之發生:這個復活的太子雙眼中竟然閃爍出冰藍色的光芒,與此同時身體開始發生異化,眼窩深凹進去,額頭和顴骨的骨骼與皮膚硬化并延長至眼睛前方,最終上半部面部,耳部被半透明金屬拉絲般光澤的硬化保護層完全覆蓋。同樣的硬化也發生在身體其他部位,籠罩在迅速增大的肌肉外層,好像古代騎士穿著的鋼甲一樣。就連機械右臂也隨著體型的變化而分裂成塊狀重組成更巨型的義肢,中間靠冰藍色的機體組織相連,這是生物機械工程學應用的結果。
  裝甲覆蓋完畢之后,一根根尖如刀刃般的突出物從肩膀處,頭部兩側長出來,就好像為盔甲添上熊熊燃燒的烈火一般。
  整個異化后的太子盡管身形變得比人類巨大,但既和四足落地行進的泛用性夜叉不同,依然是雙腿直立站立;也而非坦克夜叉般笨重,身體挺拔而修長,背后竄出的尾巴像一條長長的鋼索,緩慢而有力的擺動,整體看起來竟然還有一絲優雅感。
  紅布在空中翻滾了幾圈,落到太子和洪月笙之間地上的一瞬間,就像敲響了格斗場的鐘聲一樣,太子低沉地怒吼了一聲,揮爪沖向洪月笙。
  盡管還沉浸在震撼和疑惑當中,面對沖上來的敵人洪月笙也不得不舉拳迎戰。
  兩個宿命敵手的對戰,就在這小小的船艙中揭開帷幕。
  總督府區域,威廉剛走到花園中,就被士兵及戰士家屬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所包圍。
  “總督大人!”
  “Viceroy_William!!(威廉總督!!)”
  “維克多在哪?”威廉總督問管家史蒂芬斯先生。
  “剛才他還和我在一起。。。”
  之前眼看著大哥維克多和銀狐離開的布倫希爾德,這時則低頭默不作聲。
  “算了,沒關系。”威廉總督擺擺手,走向人群,并笑著依次和被警衛隔開的群眾握手,布倫希爾德和史蒂芬斯先生緊隨其后。
  “總督大人!占用您的部分時間,請閱讀我的陳情書!”
  “Viceroy!Viceroy!!(總督大人!總督大人!!)”
  威廉總督對身邊民眾的請求皆熱情地給與回應,布倫希爾德一邊注意總督身邊的安全,一邊望向天空。不知是錯覺還是確有發生,遠處空中渡船的方向好像比她進總督府前有所變化,船頭更偏向總督府了。
  太子的鋼鐵義肢一拳重重地擊中洪月笙左肩,把正在射擊的左肩炮躲擊了個粉碎,差一點就險些波及到洪的頭部。正當洪月笙慶幸躲過一擊時,太子的義肢突然透過藍色的電光,強力的電磁直導入獅心王機甲,電得洪月笙渾身發麻。洪咬緊牙關,報以一擊左勾拳,打中太子的肋骨位置,太子悶哼一聲但依舊反擊迅速。兩人互毆的拳速均越來越快,好像流星雨一般交錯而過,一時間難解難分。總算洪月笙抓住一次破綻,一記重拳把太子擊飛后,他立刻轉身去關閉控制臺,太子卻四腿并用豎直落到身后墻面上,然后竟沿著艙室墻壁上跑了半圈后又蹬墻沖向洪月笙,把洪本來已經接近儀表盤的手臂踢開,隨后又用尾巴勾住獅心王機甲的關節處,借以把夜叉化的身體在空中甩了一百八十度又拖回到到機甲身上,重新和洪月笙纏斗起來。由于夜叉太子大量使用貼身柔術和絞殺技,讓獅心王機甲的強力攻擊力經常無處釋放。
  就在洪月笙被太子鋼索一般的尾巴纏住喉嚨分不開身之際,洪月笙眼前的懸窗外可以看到渡船船首正在不斷轉向,終于船頭完全面向總督府。
  威廉總督和將士與家屬寒暄過后,走向花園中心的講臺,四周依然還有人不斷喊著總督的名字。威廉抬起雙手輕輕下擺,示意安靜,民眾的聲音才漸漸低下來。下一個環節,就是由總督啟動同盟日紀念煙火,按照計劃,煙火應該從總督府中心升起,在已經于空中圍成一圈的銀色星形煙花的眾星捧月中,盛開成旋轉著的金色美達布索亞神,而圍繞美達布索亞神交叉旋轉的兩個光環,是分別由亞寧和美達布索亞文字組成的:“同盟日紀念/Anniversary_of_the_Me-Ya_Alliances”的字樣。
  “等儀式一完,立刻護送總督離開。”布倫希爾德低聲向身邊的坦克少女交代。
  “遵命,上尉。”坦克少女點點頭。
  布倫希爾德靠近講臺,同時留意著可能出現的無形敵人。花園中的客人都是經過身份驗證才可進入,理應都是美亞聯盟忠誠的擁護者。他們皆熱誠地注視著總督,期盼著儀式的開始,并未發現有任何異樣。空中偶爾閃過的電磁光波,代表艾莉克斯之盾正常工作,這讓布倫希爾德還略微安心了一點。
  哐當!哐當!
  連在艙內都可以聽到引擎齒輪超速旋轉的聲音。空中渡船外的噴氣裝置中已經積攢了巨大的能量,隨時準備爆發。
  獅心王機甲背后助推裝置噴出熱浪,把本來騎在背后用放電的機械義肢勒住洪月笙脖子的太子和機甲本身一起推向空中,炙熱的氣浪逼迫太子不得不松開爪子,洪月笙趁機抬手抓住背后的太子,用盡全力凌空一個過肩摔,把太子拋向地面。
  太子重重地摔到地上,整個船艙地板都在他身體四周斷裂開。
  “引擎預熱達到85%,已經接近預設計劃值。”操作臺上的紅色啟動按鍵開始閃爍。
  太子還未來得及起身,洪月笙已經從空中落下,雙手握在一起沖著太子胸口狠狠砸下來。即便躺在地上活動能力有限,太子依然身手敏捷,他往旁邊及時側身,幸運地讓要害躲過致命一擊,但是右邊機械義肢還是被洪月笙砸中,頓時火花四濺,太子眼見抽不開幾乎報廢的義肢,竟然狠下心用鋒利的左爪奮力一截,生生斬斷了自己的右臂重獲自由,隨后迅速向后倒空翻希望拉開和獅心王機甲的距離。但他剛落地,洪月笙已經淬不及防地沖到身前,手中正抓著那只斷肢做武器,猛地抽向太子的臉部!這一下打得太子一時雙眼發黑,鮮血從嘴中噴出來,洪月笙抓住機會,左右開弓,連續抽中太子面部,本來護住眼睛的硬化層竟然被摑出裂紋,獅心王機甲最后好像用棒球棒擊了個全壘打一樣,向上的一擊把太子整個人打飛,他面部的硬化層在空中生生破碎,隨后人砸到中央控制臺上。控制臺雖然變形,但是系統運作并未停止,紅色啟動按鍵依然閃爍。
  鮮血從太子緊咬的鋒利牙齒里溢出,剛才的連續打擊已經多少傷了他的元氣。
  “現在讓開,或者去死!”洪月笙把手中的機械義肢丟向一旁,向太子和控制臺走過來。
  太子破損的面部護甲中重新露出的冰藍色眼睛中滲出血絲,他背靠控制臺,用獨臂支撐其身體站起來,卻絲毫沒有讓開的意思。
  洪月笙心一橫,獅心王機甲腳下吐出氣浪,撲向太子給與最后一擊。。。
  砰!
  一股鮮血噴出來!濺了夜叉太子一臉,卻不是太子自己的血。反倒是本來已經和太子近在咫尺的洪月笙驚詫地往后退了兩步,隨后才意識到是從自己右肩膀被子彈射穿噴出的鮮血,是足以射穿獅心王機甲的高速狙擊子彈,槍聲慢于子彈才從空中渡船懸窗外傳過來。
  “引擎預熱達到90%,已達到預設計劃值,隨時準備啟動!”紅色啟動按鍵終于完全亮起。
  “愿逝者永生,伴我亞美同盟長盛不衰!”威廉總督宣誓后,按下講臺中心的巨大白色圓形按鈕。兩臺巨大的探照燈首先射向總督府外墻,分別顯示出被薔薇包圍的亞寧和美達布索亞的巨型國徽,在根莖的擁簇下,兩個國徽靠攏,融合,混為一體。。。
  砰!砰!砰!煙花在轟鳴聲中升向空中,變成極簡風格,線條分明的美達布索亞神的形狀。
  與此同時,連續幾發狙擊槍子彈帶著氣浪穿透船體再次攔截在太子和洪月笙之間,逼退了盡管已經負傷但依然企圖再靠近太子的洪月笙。
  “到底是誰在射擊?!”洪月笙忍著傷痛看向懸窗外。
  太子抓住機會,用獨臂重重拍下中央控制臺上的紅色啟動按鈕。
  “預設計劃啟動!”整個渡船司令室內所有的電腦同時啟動運作,燈光瞬間全開,就好像巨星的舞臺一樣。比起渡船本身,更先接收到行動命令的是船外空中游蕩的數十只機械白幽靈,他們幽幽地電子眼睛突然爆發出耀眼的綠光,齊聲發出滲人的嘶叫,然后揮舞著沒有血肉的骷髏鋼爪從空中四散撲向皇宮山上,總督府外的群眾和負責維持治安的安全局警察。好幾個不幸的無辜路人被俯沖下來的白幽靈們抓住衣裳,領口,甚至頭部拽到了半空中又扔了下去,摔地血肉模糊,人群立刻大亂,逃跑的躲避的互相推攘的,一片鬼哭狼嚎,景象凄慘。
  “是你們該付出代價的時候了~”太子看著洪月笙,飲血笑著說。
  太子的話一語雙關——就像生與死只有輪回可以跨越一樣,按照亞寧傳說,若想渡過三途河得到輪回,搭乘渡船是唯一的方法。然而搭船是要付船費的,即太子口中的“代價”,沒有支付代價的靈魂不僅不能登上渡船,還會被那些因為心懷仇恨和執念而留在現世,一心復仇的白幽靈一擁而上抓住丟進茫茫的三途河里。三途河水看似平靜,卻根本沒有浮力,而且還有能夠腐蝕靈魂的劇毒。一旦落水,便永世不能轉生,在冰冷徹骨的河水中永遠受盡煎熬,痛苦異常。
  空中渡船外不遠處那棟不起眼,但視野良好的建筑頂層,是為了同盟日紀念臨時搭建的望鄉臺,相傳望鄉臺是最后遙望家鄉和親人的地方:人們站在望鄉臺上,最后望一眼自己魂牽夢繞的一生所愛,和。。。自己的愛恨情仇。看完了該看的,狙擊手合上狙擊鏡,手腳麻利地拆解開特制的狙擊槍,放進隨身攜帶的箱子里,從地面上站起身來,顯露出苗條的身材和一頭長而直的黑發。她抬手拉起背后帽衫戴到頭上遮住面孔,背影靜靜地最后注視了一眼窗外,然后轉身迅速離開望鄉臺,唯獨留下外邊如渡鴉般圍繞著空中渡船的白幽靈拋撒手中路人的別致風景。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二分时时彩在线计划 广东11选5中奖查询规则 股票指数如何计算 江苏快3购买 瑞典一分彩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查询 什么叫融资 快乐10分中奖规则下载 排列三投注技巧和口诀 陕西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甘肃快3历史查询结果 二分时时彩预测 上海11选5秘诀 山西十一选五预测 hr娱乐注册平台 彩库宝典库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