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五十六章:復仇之夢

  “皇帝陛下,您在這里啊!臣妾還到處找您呢。”
  一位身著亞寧傳統織金錦翻領白色窄袖短衫,瘦長裙,裙腰高系,身材俏麗修長的宮廷貴婦人踏著被晚霞映照成赤紅色的新鮮檜木地板走進亞寧皇宮最高層的殿堂里。盤繞于兩臂之間的以輕薄紗羅裁成的紅帛,隨著她的走動不時在風中飄舞;她的長發背向上梳成錐狀的高髻,以簪釵約發,另戴一頂綴滿珠玉的桃形冠,上綴鳳鳥。面著淡妝,畫黛眉,眉間有黃星靨子,面頰間加月牙兒裝點,唇部略著胭脂,容顏秀美,楚楚動人。
  霞光和金碧輝煌的新皇宮布置鋪陳相應,紅黃暖色熾烈地交織在一起。而她所稱的皇帝,就站在殿堂盡頭的陽臺上,人影映在宮外云蒸霞蔚,空靈靜謐的背景下,又加上若隱若現的古琴聲,一切都如東方淡墨山水畫一般,似真似幻。
  “是梓童啊。”亞寧一世皇帝回過頭,由于逆光的關系,看不清他的面孔,但是可以感受到皇帝正在微笑。
  “劉岳泰元帥和威廉準將已經在軒堂恭候多時了。。。陛下您在看什么呢?”
  年輕的皇后踱著小步,靜靜地從撫琴的宮女旁經過,不時間已走近亞寧一世,側身做了個躬,嫣然一笑。皇帝腳下的皇宮花園正盛開著堆積如千層雪的白牡丹,圍繞于中間的臥龍池四周,煙霧水氣中,池水呈現妖歡般的粉色。年僅十三歲的皇太子正在花園中和侍衛嬉戲,亦有少許抄寫心經的僧人——亞寧一世作為虔誠的佛教徒,允許高僧在自己新建成的宮殿內探討佛理,研習經文。
  皇帝抬起手挽過夫人,另一只手展向遠方,那里看得到高山遠水,但皇后明白,什么都不如眼前被薄霧環繞的海市蜃樓皇城對皇帝更有吸引力。
  “我曾有一個夢,”皇帝看著眼前開闊如畫的美景說,他剛剛完成一統分裂百年的亞寧大陸大業,正值鴻業遠圖,意氣風發之際,想象著自己的帝國可以像海市蜃樓皇城中隨處可見的銀杏樹一樣延續千年,“一個有關亞寧未來的夢。”
  下邊花園里皇太子終于在侍衛的幫助下做好了手中的孔明燈,那是一種用竹篾扎架,再糊上柔韌的竹麻紙,刷上桐油,并于燈籠底部的橫架上捆扎上豆油布團的一種亞寧傳統手藝。皇子點燃了布團,燈籠內空氣受熱,竹麻紙立刻鼓起來,待他一撒手,孔明燈便冉冉飄升,越過皇帝皇后所在的陽臺,飛到琉璃瓦所蓋的皇宮頂部和塔頂金銀合鑄的火鳳凰之上,宛如初升的星星一樣閃爍于薔薇色的天空中。
  。。。。。。
  鋪面而來的點點火星代替了孔明燈的火光,火星之后是高舉著復興會旗幟的亡靈引渡人飛馳在空中,在十幾只機械白幽靈的護送下,拖著身后的巨型渡船如炙熱的隕石般朝著總督府——亦即原亞寧皇宮——義無反顧地沖過來。
  渡船高速行駛與空氣摩擦引起的火星閃爍于船體發出的霧氣之間,就如傳說中所說的三途河水中閃爍的亡靈之夢一樣:一個包含了逝者生前千絲萬縷的百感,一個因為不甘和憤怒而跨越時間前來復仇的夢,變成了一把利劍刺穿了懸于空中的金色美達布索亞神的心臟。
  艾莉克斯之盾之外,仲久正呲牙咧嘴地牟足了勁把機甲雙手探入圍繞住總督府的電磁罩,然后往兩邊扒開,妄圖靠機甲的力量對抗電磁波并撕裂開一個入口,可是還沒等扒開的通路夠半個人通過,電磁波反而把仲久機甲的兩只手擊成了碎片。
  “FXXK!!!!”盡管本人肉體并沒有受傷,但是精神感應系統把機甲的損傷傳導到仲久身上,引得他痛苦地怒吼起來,駕駛艙內一連串報警,看著被擊毀的雙手,仲久對艾莉克斯之盾束手無策,惱怒不已。
  渡船內,洪月笙忍住右肩的劇痛,操縱獅心王機甲躍上中央控制臺,嘗試調轉渡輪的行駛方向。
  “行動命令已鎖定,不可撤銷!重復一遍,行動命令已鎖定。。。。”司令室電腦發出廣播,拒絕了洪月笙的操作。
  “混蛋!”洪月笙氣得揮起左手狠狠地砸向中央控制臺,電光與火花間,眼前的機器報廢,但是渡船的運作卻并沒有停止。
  他搖搖頭,理智讓他明白一味的氣憤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必須要找到其他方法。。。他閉上眼,嘗試利用感知去尋找可借助的力量:盡管亞美聯合政府的訓練里從沒有任何和心靈感應有關的課程,“異能者”這一身份也從未被官方承認,但是這一年來洪月笙已經無師自通,越來越多地會有意識的利用自己超于常人的異能者感知能力了。
  嗖~
  一個快速活動的能量波動劃過洪月笙的感知區域,他趕緊在意識的海洋里追逐那股能量。
  嗖~嗖~嗖~
  意外地他發現了更多的能量聚集在附近,洪月笙漸漸明白了這些波動來自于哪里。
  “嗷嗚嗚嗚!”尾隨著空中渡船一起沖進艾莉克斯之盾的白幽靈們一邊眼睛中閃耀著綠光凄厲地尖叫著,一邊如死神的衛兵一般圍繞著渡船全速沖向總督府。他們的聲音波頻在被艾莉克斯之盾封鎖的區域內顯得尤其刺耳,導致下邊花園中參與同盟日紀念的民眾不由得紛紛用手捂住耳朵,神情痛苦。
  突然,其中一只白幽靈神經質地抽搐了一下,隨后渾身痛苦的抖動,等頭再抬起來時,眼睛已經變成了冰藍色。
  “咕咕!”
  它發出了和同類不一樣的叫聲之后,竟然調轉方向全速沖向渡船。
  轟!!!
  白幽靈徑直撞擊到渡船船頭上,也引炸了身體里暗藏的炸彈,爆炸把船首包圍在火光之中,破碎的船體殘渣落下來,引得其下人群一陣驚呼。
  仲久和正在護送父親的布倫希爾德也都同時感知到異能者的波動,居于戶外的仲久死死盯著被煙塵籠罩的天空,機甲屏幕上鎖定框迅速搜索著目標。
  嘭!!
  短暫的窒息之后,機械引渡人拖著渡輪終于還是沖破了炙熱的空氣屏障,右側船首被撞擊出一個大洞,但是并沒能阻擋空中渡輪繼續沖向總督府——畢竟相比較龐大的渡輪,一只白幽靈的力量還僅僅如螳螂擋車。
  渡輪之中,獅心王機甲正單膝著地跪在地上,雙手緊緊扣住船艙地板,保持自身在劇烈晃動的渡輪中的平衡。駕駛艙內的洪月笙仰頭雙目圓睜,整個瞳仁都變成了冰藍色,機械心臟全速運轉,左心房仿佛埋入了滾燙的鑠金。
  “麗莎!更多!我需要更多力量!!”他大吼著。
  更多盤旋在渡輪周圍的白幽靈眼睛變成了和洪月笙一樣的冰藍色,叫聲也變為“咕咕”聲,然后轉而沖向牽引渡輪的亡靈引渡人。一身黑袍的引渡人深深的眼窩中迸發出更加旺盛的綠色幽光,咧開一直裂到耳根的血盆大口,向著反叛的白幽靈發出威脅性的嘶叫——作為直接執行渡輪中樞電腦命令的代言人,引渡人承擔著統帥眾白幽靈的作用,而對于低等級人工智能的機械白幽靈,接受哪一方的命令完全取決于信號源的強與弱,所以表面上是反叛的白幽靈對抗亡靈引渡人,背后里實際上是代表洪月笙的麗莎和渡船中樞電腦的角逐。
  一只迎面沖上來的白幽靈被引渡人一船槳掃到,頓時肢體破碎飛向地面。地上的人群來不及躲避,好幾個人當時就被卷成火球的幽靈殘骸砸中粉身碎骨,隨后的爆炸讓更多人葬身火海。其他反叛的白幽靈面對強大的引渡人不僅一時膽怯,行動略有遲疑。
  “嗚哇哇哇!!!”洪月笙咬緊牙關,用盡全身力量,冰藍色的光芒幾乎都從他的眼睛腫迸裂出來,青筋從他的眼角和心臟處擴散下來,好像生命的樹根一樣蔓延到臉部,脖頸,又到全身。閃著熒光的能量順著身體筋脈流入貼合在肉體上的精神感應器,然后傳導到獅心王機甲中,再由機甲中的內置神經元把他的心靈感應最大程度擴大化,從而像信號發射器一樣,把麗莎的控制范圍和力度加遠增強。
  “BROTHER!!”同為異能者,即使在大白天,仲久都可以看到如星云般的光霧包圍著渡船,“挺住啊哥們!!”他嘴里念叨著,握著操縱擎的手心由于緊張布滿汗水。
  白幽靈們眼中的冰藍色再度成為主導色,置引渡人的震懾于不顧,成群結隊地撲向急速行駛的引渡人和空中渡船,并相續在撞擊船體后自炸,來阻擋渡船的前進。
  “洪月笙!”剛剛把眼睛從視網膜識別系統前移開,再刷過胸卡才得以打開總督府地下通道門的布倫希爾德,竟然也不自主地為洪月笙祈禱起來。
  “您說什么?”旁邊高大的坦克少女問——在這條通往安全屋的秘密通道里,沒有任何視頻系統,所以其他人并不知道布倫希爾德感受到了什么。
  其實連布倫希爾德自己都感到意外,一種同為異能者的感知共鳴,超越了平時的芥蒂和普通人類的感官限制,變成了一種完全由感性引發的感動,這對于一貫以理性要求自己的布倫希爾德是幾乎難以思議的事情。
  亡靈引渡人遮體的黑袍已經被燒得殘破不堪,甩在身后活像為燃燒著的黑色骨架增添了一副獨翼的翅膀一樣。只剩下半張骷髏面孔籠罩在幽綠的眼睛上,更顯得可怖。它背后的渡船也已經陷入熊熊大火之中,燒得外殼已經只有鋼鐵支架勉強支撐著,搖搖欲墜,從某些角度甚至可以看到處于船體中心位置的洪月笙,全身被流動著的異能熒光纏繞。
  白幽靈數量也已經折損大半,最后一只完好的幽靈呼嘯著向引渡人面部撲過來,準備給予最后一擊!
  噗!!
  洪月笙被射穿的右肩終于抵御不住長時間的壓力負荷,傷口從里向外翻開,一股殷紅的鮮血從身體里傾注而出,頓時就像泄了氣的氣球一樣,功虧一簣。本來集中流向機甲的力量也從傷口中一瀉而出,異能光環瞬間減弱下來,眼睛也失去了冰藍色光彩。與此同時,渡船司令室中的環繞電子屏幕在烈火中再度被開啟,上面出現了一個人的肖像,人像的嘴唇動了動,正要說點什么。
  本來已經沖到引渡人近在咫尺距離的白幽靈突然失去了控制,被引渡人揮起帶著火焰的巨爪一把抓住了脖頸,瞬間擰碎后甩開,然后引渡人長驅直入撞向總督府頂部那只火鳳凰!!!
  第一聲轟然巨響,引渡人和火鳳凰擁抱在一起,在烈火中金碧輝煌的琉璃瓦如擺脫了地心引力一般紛紛升上空中。隨后整個空中渡輪的船體撞擊進總督府,總督府頂層首先開始瓦解,片刻之后迅速向下邊蔓延,同時引發的爆炸迸發出無數的火花和建筑物殘骸砸向地面。
  “HELP!!”“救命啊!!!”
  花園中被落石砸中人聲嘶力竭地求救,亦有沒來得及撤出總督府的人因為失足或自殺從高空中跌落下來,活生生一副煉獄的景象,讓站在艾莉克斯之盾外邊的仲久看得目瞪口呆,眼睜睜地瞧著過去的舊皇宮,如今的亞美聯合政府標志性建筑物就這樣在烈火之中崩塌,席卷而來的龍卷風般的濃煙和塵埃碾壓一切,狠狠地推倒了正在逃亡的人群,也把仲久及他身后的軍人掀翻。煙塵擋住了日光,把整個皇宮山籠罩在黑暗之中。
  “突發新聞/BreakingNews!”
  剛把威廉總督和史蒂芬斯先生送進專門為總督準備的安全屋內,布倫希爾德就看到屋外電視上正在播放著亞寧國家電視直播的新聞,畫面左右角落的子屏幕中的兩位電視臺主持人司徒佩和彼特臉色煞白,滿面愁云,主畫面上儼然放著正在滾滾濃煙中塌陷的總督府。
  “Oh!My!God!!”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影像驚嚇到,呆立在那里。
  “洪月笙?!”看到總督府頂部空中渡船的殘骸時,布倫希爾德沒經過大腦就失聲叫出來,但她立刻意識到自己的反應顯然是不適當的,馬上壓下聲音,連她自己都對剛才的反應感到意外。當然周圍所有人都在驚愕之中,根本無暇顧及到這點。
  穿過遍布滿地的殘骸,在恐懼的哭喊和歇斯底里的尖叫聲之間,布倫希爾德總算感知到一個熟悉但微弱的心靈感應——躺在廢墟之中的獅心王機甲盡管已經千瘡百孔,但是依然成功的保住了駕駛員的性命。洪月笙從破損的駕駛艙勉強抬起頭來,滿臉是血,耳朵里只有嗡嗡的回響,聽不到其他聲音。不遠處一個只剩下一個胳膊的人剛從廢墟中站起來,木吶地看著天空發呆,他的斷手就在地面上抽搐著。更多被砸傷的人痛苦的哀嚎著,盡管洪月笙暫時聽不到他們的聲音,劇痛讓他不得不放棄掙扎,頭仰面向上,慘白色的灰燼從空中飄舞下來,好像以前在舊城和妹妹靈子一起見到下雪的場景似得,每到那時,靈子都會伸出舌頭去接住落下來的雪花,說著:“哥哥,好涼啊!”
  靈子的樣子漸漸變回了火鳳凰,仿佛在空中最后奮力展一下翅膀,最終還是隨著渡船殘骸墜落下去。在整個船體觸及地面的同時,一束光束被激活直射向空中,然后演變成一副巨大的人臉,取代了之前的美達布索亞神幻像,正是洪月笙在渡船墜毀時所見到的那個人。。。
  “Colonel_Victor!The_Viceroy’s_house_is_being_overrun_now!(維克多上校!總督府現在正在被襲擊!)”海市蜃樓情報局之中,被銀狐堵住去路的魯伯特,轉過頭來詫異地看著維克多。
  “We_can_wait.(這事不急。)”維克多鷹一樣的眼睛注視著魯伯特。“The_rescue_can_wait_as_well(救援部隊晚一點到也不遲。)”
  “What??(您說什么??)”
  “My_father,the_great_Viceroy,treats_Yanin_people_with_way_too_many_kindness_for_long__is_time_he_gets_a_dose_of_his_own_medicine.(我的父親威廉總督,對亞寧人太溫和了,已經縱容他們太久了,是時候讓他嘗嘗自己釀的苦果了。)”
  維克多平靜的回答讓魯伯特終于恍然大悟。
  “Now,tell_me,Which_side_you’ll_standing?(現在,告訴我,你站在哪一邊?)”維克多再度露出魔鬼般迷人的笑容。
  詭異的囈語聲順著地下通道傳進安全屋。
  “What’s_that_sound?(這是什么聲音?)”布倫希爾德問道。她正和護衛人員站在安全屋外圍大廳中。位于總督府地下深層的安全屋,共分為兩個房間,大一些的房間用來安置避難的官員和受到專門保護的民眾,小房間則專門為總督所定制,里邊的防護措施更好,給養支撐個把月有余。兩個房間由大廳相連。
  “Whining_from_the_dead_emperor…(是來自皇帝的悲鳴。。。)”一個守衛喃喃地回答。
  ”Shut_up!It’s_bull****!(別胡說!)”守衛的話立刻被衛隊長喝止。
  “It’s_a_gust_of_wind.(是通道傳來的風聲。)”衛隊長改口說。
  布倫希爾德明白那個守衛所說的典故,她以前也多少聽說過一些:這個地下安全屋其實在亞寧一世初建皇宮時就已經完成了,本來是為皇帝在危難之時避難的場所。
  在亞美戰爭爆發的第二年,本來身強力壯且精力旺盛的亞寧一世突然患上重病,坊間傳說是遭人暗中下了毒。他年輕的兒子倉促即位指揮戰爭,但亞寧二世卻一直被認為是個不適合繼承王位的人選,自此亞寧帝國開始大幅落敗,軍隊遭到重創,首都海市蜃樓危危可及。同年病榻上的亞寧一世被抬進不見天日的地下安全屋,從此就再也沒有出來過。次年冬天,就在先皇病逝的同一棟建筑里,亞寧二世皇帝向美達布索亞的威廉.瓊斯將軍簽署了戰敗國投降書,因此當年成為美亞編年歷的元年,也是同盟日伊始。為了紀念這一重要的歷史時刻,當威廉重返海市蜃樓擔任總督時,美亞政府就將亞寧一世的皇宮改為了總督府。
  然而自此以后,總有傳聞說亞寧一世的鬼魂陰魂不散,一直徘徊在地下。有人聲稱看到他的鬼魂身著一襲灰色長袍逡巡在地下回廊中,若隱若現,那灰色長袍就是當年亞寧一世被毒死那晚穿的睡衣,沾滿血跡。盡管后來威廉總督禁止再有人傳播這些謠言,但是消息依然不脛而走,在總督府衛隊中暗自流傳。
  那鬼魅的聲音仿佛亞寧皇帝在不斷的述說:
  “我曾有一個夢,但現在夢卻離我遠去。。。”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双色球有普通人中奖吗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情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旅 喜乐彩开奖号码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东莞股票配资 3d福彩乐彩网 江西11选五什么时候开始 何为股票融资余额 亚博网络娱乐平台 生财有道图库l黑白图 1月6日上证指数 急速赛车8 江苏11选5玩法规则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一分彩开奖结果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