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五十八章:尤利西斯的征途

  “阿杰!他們想殺死你!跑啊!快跑!!!”美瑛沖著監視屏幕聲嘶力竭地大喊出來。
  “哥!開槍!!!”布倫希爾德眼看無法阻止美瑛,對著耳麥立刻給予仲久信息。
  但是得到警告的阿杰卻并沒有要逃跑的意思,他從剛才一閃而過的溫情再度變得暴躁,本來提著威廉總督脖頸的機械手越握越緊,懸在半空的威廉臉變得青紫,脖頸發出骨骼接近碎裂的“嘎啦,嘎啦”的聲音。
  “阿杰你這個混蛋!!!”仲久雖然早已從背后舉槍瞄準了阿杰要害,但是卻遲遲沒有下定決心扣動扳機,反倒是張口罵起來!聽得安全屋外的眾人心驚膽戰,生怕他進一步刺激阿杰。
  倒是阿杰,在聽到身后仲久熟悉的聲音后,動作停頓了片刻。
  “你個白癡!!你知道你丫在做什么嗎?!”仲久依舊像訓斥自己過去的兄弟一樣,而不是對待一個恐怖分子:“我不曉得復興會那幫混蛋對你的腦子做了什么,是催眠,折磨還是什么狗屁玩意兒!但是一切都還可以從頭再來!”
  “一切。。。”阿杰并沒有放下威廉,低頭喃喃地低語:“。。都已經太晚了。”
  “沒什么事情會太晚!現在停手,我用我TMD的名譽保證,沒有人能傷害你!”仲久說著展開握槍的手,“我你都不信嗎?”
  阿杰終于僵硬地回過頭,雜亂不堪的黑發下,是滿是汗水形如枯槁的面容,臉上還有剛才見到妻子和孩子時留下的淚痕。他的嘴微微顫動,正想說話。。。
  嘭!
  阿杰腦門中央瞬間被擊穿了一個窟窿,透過窟窿都可以看到他身后監視器上美瑛的臉。隨后鮮血從傷口中奔涌而出,阿杰眼睛瞪得大大的,眼中映著仲久驚詫的表情,然后整個人像斷了線的木偶一樣,緊抓著總督的那只手也終于松開,兩人身體一同向后邊倒去,倒下前一刻,阿杰的臉正好轉向監視器中的妻子和孩子,在美瑛母子眼睜睜的注目下,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杰!!!!”
  “爸爸!!”
  安全屋外的美瑛母子眼看著阿杰被爆頭,一時崩潰嚎啕大哭。
  事實上連仲久都對發生的一切出乎意料,呆立在那里,他醒悟過來時,發現律師凱文正拄著拐杖站在他身后,手中還舉著的槍還冒著硝煙。更多海市蜃樓安全局的特種兵從他身后有涌入,顯然他們是一起剛從VIP電梯通道下來的。
  “中校!”凱文趕緊問候仲久:“您和總督大人沒事吧?!”
  仲久二話沒說抬手一拳把他打倒在地:“誰TM讓你開槍的!”
  凱文捂著臉,并沒有多言——他的樣子也是五味雜全,畢竟阿杰和他曾經是仲久的左右手,合作緊密。
  特種兵們這時穿過仲久和凱文,分別拿槍筆著地上的阿杰確認死亡,扶起倒在地上的總督,和打開單向的安全門開關。門一開,布倫希爾德就沖進來和醫師艾米麗一起來跪下照看威廉總督,在一陣急促的呼吸之后,威廉總算生命無礙,旁邊的仲久也松了口氣。
  “騙子!!阿杰那么信任你!你這個騙子!!!”美瑛的聲音傳過來,盡管被人攔著,但是依然邊嚎哭著邊質問仲久。一個特種兵突然沖上來不由分說就照著美瑛的臉給了一槍托,把她打得暈死過去。
  “媽媽!”小杰撲過來保護母親,張嘴往特種兵堅硬的手臂護甲上就咬,卻被特種兵甩手就拋到遠處地上。
  “喂!你們!”仲久正要沖上去阻止士兵繼續施暴,肩膀就被一只冰冷的手重重按住。他回頭一看,是一身銀裝素裹的銀狐,盡管看起來只是個好似得了白化病的美達布索亞少女,但是卻臂力驚人。
  在銀狐之后,隨著哐當哐當的皮靴磕地聲,一位一襲鐵灰色長皮衣,側分深褐色短發,面孔冰冷的男子從佇立在通道兩邊的士兵間穿過,正是仲久的長兄維克多。
  “Arrest_all_Yanin_people_right_now!(把這里所有亞寧人立刻關押起來!)”他下令。
  “大哥,你要干嘛?!”仲久質問長兄。
  “Before_the_investigation_of_terrorists_is_done,all_Yanin_people_in_Mirage_city_are_considered_as_a_suspect.(在查清楚恐怖分子來源之前,海市蜃樓地區所有亞寧人都在危險人員之列。)”維克多用他鷹一樣銳利的眼睛冰冷地看著仲久。
  “Move_away,Lieutenant__should_I_also_include_bastard_into_my_hunting_list?(請讓開,中校。又或者,抓捕名單中也應該包括混血雜種嗎?)”
  “You!(你!)。。。”仲久被維克多的話氣得咬牙切齒。
  ————————
  洪月笙再度從病房里醒來時,一時還搞不清楚自己身處哪里。唯有在亡靈渡輪撞擊總督府前一刻的記憶還如幽魂一樣在眼前和耳邊回蕩:
  渡船司令室中的360度環繞電子屏幕在烈火中再度被開啟,劉岳泰的幻象把自己團團包圍,幻象上的嘴唇動了動,正要說點什么。。。
  現實新聞中的聲音慢慢和腦中的聲音重疊在一起:
  “What_happened_this_afternoon_in_the_Mirage_Viceroy_House_was_the_most_devastating_terror_attack_since_the_war_between_Yanin_and_Medarbussoya.
  Now,the_country’s_terror_threat_alert_has_been_raised_to_the_highest_onel_Victor_Jones,the_head_of_Mirage_Security_Department,made_a_public_speech,he_said_this_is_a_grieving_moment,and_the_darkest_day_in_the_Mirage_history.
  And_he_claims,the_government_will_impose_tough_sanctions_against_any_Instaurator_terrorists_and_conspirators_who_involved_in_the_attack….
  (今天下午海市蜃樓總督府地區遭遇了亞美戰爭以后最大規模的恐怖襲擊,目前全國恐怖威脅等級已經調升至最高級。海市蜃樓安全局負責人維克多.瓊斯上校發表講話稱,現在是一個悲傷的時刻,是海市蜃樓最黑暗的一天。并且他表示,對造成這一悲劇事件的恐怖組織復興會及其同謀,將采取嚴厲的制裁。。。)”
  新聞的播報員是美達布索亞人彼特,不知為什么,以前好像連體嬰兒一般總是一同播報新聞的亞寧裔女性司徒佩并沒有出場。同樣的,對于復興會視頻中粉紅色煙霧一事,新聞中只字未提。
  電視轉播著被夷為平地的總督府殘骸和現場死難者畫面重影漸漸合成清晰的圖像,洪月笙目光呆滯的看著,滿是淤青和劃痕的臉上表情痛苦而糾結。
  “你醒了!”是艾米麗的聲音,她剛剛推開門就看到洪月笙恢復了意識:“對不起,我剛在照看艾麗婭一級士官長。”
  “艾麗婭?”洪月笙頗感意外,連處事一貫精明冷靜的紅發艾麗婭也遇襲了。
  “艾麗婭士官長沒事。”艾米麗走過床邊,輕輕把手放在他肩膀上:“只是需要靜養幾天。據她說阿杰只是把她打暈,并沒有真正傷害她。”
  “阿杰。。。”洪月笙默念著這個名字。果然是多方位同時襲擊,亡靈渡輪不僅僅是復興會的主力打擊手段,同時也是吸引包括自己在內的總督府主要防御力量的靶子,而阿杰才是真正的王牌。
  “不過你放心,阿杰最后沒能得逞,總督大人雖然受了傷,但是并沒有生命危險。”艾米麗看出洪月笙心中迫切想問的問題:“你能想象嗎?復興會的刺客竟然是阿杰!他在總督府衛隊任職隊長的時候和我與艾麗婭士官長還認識呢!”
  這就把一切解釋通了。洪月笙心里想,總督府衛隊隊長的資料通常來說都會被長期保留,因此他可以通過面部掃描的檢測,再加上盜取了白虎的胸卡,兩者搭配就得以順利潛入安全屋了。
  “你已經很幸運了,子彈只是射穿了你的右肩肌肉,卻完全沒有傷到你的骨骼和主要筋脈。”
  “是狙擊手打得準。”
  “什么意思?”艾米麗對洪月笙的話疑惑不解。
  其實這也是洪月笙疑惑的地方,只是他之前一直沒有時間去考慮——以從地面建筑那么遠的距離狙擊空中渡船內精準目標的槍法來看,狙擊手明明可以擊中他的要害,但是卻沒有,為什么?復興會中善用狙擊槍的人,洪月笙過去還認識一個人。。。既然太子還活著,會不會她也還。。。?
  想到這里,洪月笙便咬著牙用力支起身子,打算下床,鮮血立刻從右肩膀包扎的紗布中滲出來。
  “別亂動。”艾米麗趕緊勸阻他,”你的傷口離愈合還差得遠呢!”
  “我需要出去弄明白這一切。”
  艾米麗聳聳肩,壓低聲音:“這個時候可不容易。”
  “什么意思?”
  “襲擊過后,維克多上校要求審查海市蜃樓所有亞寧裔公民,不論是老居民還是新近移民。”艾米麗向醫院窗外努努下巴,洪月笙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到樓下站在眾多從屬于安全局的美達布索亞特工。
  “不僅僅是你,連仲久中校都在審查范圍。。。”
  “仲久中校都?”
  “可不~”艾米麗撇撇嘴,這已經是每次提到頑劣的仲久時她的習慣反應。不過這倒提醒了她,“對了,雖然仲久中校現在不方便過來,不過他給你留了言。”
  說著她按了一下床邊的留言電話,仲久的全息影像投射出來:
  “喂,Brother!”
  雖然還是仲久一貫咋咋呼呼的說話習慣,但是可以看出他的情緒并不高昂,只是強顏歡笑:“我也巴不得可以賴在床上一周吃飽了睡,睡飽了吃呢,你就幸福去吧!”
  “嘿,照我說,中校難得有幾次說到點兒上。”電話掛斷后,艾米麗依然不忘毒舌一把:“你就聽你大哥的,先好好休養一下吧。”
  洪月笙嘆了口氣:“我可以喝杯水嗎?”
  艾米麗點點頭,因為終于又有機會更近的和洪月笙相處,她心中竊喜,巴不得他在醫院里多住些日子:“我去給你買。”她立刻走出房間,在旁邊的自動售貨機旁挑了她最喜愛,也認為是最健康品牌的礦泉水。
  “我知道你喜歡喝茶,不過養傷的時候,天然礦泉水才是身體最佳的選擇。。。”艾米麗邊說著,邊走進房間,但立刻手中的礦泉水跌落在地上。
  房間中的窗戶大敞四開,白色的窗簾在冬日的微風中飄蕩,洪月笙已經翻窗離開了,只留下病床上的淡淡血跡。
  “海市蜃樓地區宣布關閉市內所有交通方式,機場所在區域也已啟動應急機制,進出港航班均已取消。”
  “有消息稱地鐵、公交、高速公路、海運、軌道交通均暫停運營。。。”
  “海市蜃樓當局告知居民,請留在家中不要外出,并積極配合安全局對恐怖分子的調查。。。”
  街道上充斥著各種專門應對警戒時期的新聞報道和資訊,洪月笙把剛從醫院隨手偷來的風衣領子拉高,配合氈帽擋住自己的臉不被街上的人認出來,說起來順手牽羊也算是他過去在舊城的老本行了。眼看著前邊有一輛安全局的車閃著警燈開過來,他一閃身,鉆進旁邊的小巷里。
  七扭八轉,洪月笙總算費盡心機繞開所有可能的跟蹤,抵達海事運河附近的舊倉庫,雖然外表荒廢,但是這里其實是魔鬼魚小隊使用的秘密港口之一。魔鬼魚小隊有自己的獨立權限,不需要向海市蜃樓任何其他組織報備。洪月笙按了下通話裝置,然后抬頭看向上方的攝像頭。
  攝像頭的焦距伸縮了一下,隨后門鎖變成亮綠色,洪月笙隨后推門走進倉庫。
  大門之內,是青蛇,白虎,還有邦尼。
  “二當家,你一給消息我們就立刻趕過來了。”青蛇看看自己的美達布索亞妻子:“多虧了邦尼,我們才能暫時繞過安全局的檢查組。”
  洪月笙向邦尼點頭致謝:“獅心王機甲都準備好了嗎?”
  “你們原本的機甲目前都被安全局扣留,”邦尼皎潔地笑了笑,“不過,幸虧這里的倉庫里還有幾臺備用機型。”
  “大恩不言謝。”一年來的正常生活,洪月笙終于也學會回應些玩笑話。
  “你真的以為可以瞞過我,獨自離開新城嗎?”身后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邦尼一聽大驚失色:“布倫希爾德上尉!”
  洪月笙也回過頭去,果然艾米麗帶著布倫希爾德,也出現在倉庫門口。
  邦尼沖艾米麗做了個埋怨的表情,但是布倫希爾德狠狠瞪了她一眼,邦尼便低下頭不敢再說話了。
  “讓我們兩個人單獨呆一會。”布倫希爾德說,其他人一聽立刻和犯人被同意放風了一樣趕緊如鳥獸散。
  “你個小叛徒!”邦尼邊走邊低聲咒罵艾米麗。
  “我是不想他們白白送死!”艾米麗也同樣壓低聲音回答邦尼,雖然她所說的“他們”一多半是指洪月笙一個人。
  終于只剩下洪月笙和布倫希爾德兩人,面朝著室內港口中,和停靠在水道中的魔鬼魚二型水陸兩用艦艇。
  “在這個時期沒有得到任何許可私自離開,你很有可能背上里通外敵的罪名,戰場上也會孤立無援,你會死在那里的,”布倫希爾德目視前方,然后又補充了一句:“雖然我并不介意這個結果。”
  洪月笙對于布倫希爾德找補的話輕輕地笑起來:“我知道。”他說:
  “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須自己親自去查清楚。”
  兩個人靜靜地站在倒映著水光的屋頂下,有那么一陣子,誰也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目光的交集——自從落日女神號任務之后,他們還從來沒有再一起私下會面過。一年的時光,如今的洪月笙已經比布倫希爾德高出半頭了。
  “你傷口又流血了。”布倫希爾德突然打破沉默。
  果然,由于完全沒有愈合就四處活動,洪月笙右肩傷口處又滲出些許鮮血,把外衣都染紅了。
  “對不起。。。”洪月笙抬起左手想隨手找什么東西擦拭一下。
  “拿去用吧。”布倫希爾德伸出手遞給他一塊手絹。
  洪月笙抬頭一看,白底藍邊的高級布料縫制的手帕,角落里還繡著獨特的燙金美達布索亞國徽,正是他和布倫希爾德一年前在艦船上初次見面的那一條。
  “你一直沒有丟掉它。”洪月笙驚訝地說。
  “記著帶回來。”布倫希爾德不再多言,轉身頭也不回的走開了。
  洪月笙看著她的背影,一種奇怪的情緒涌上心頭,這種感覺。。。以前只有見到鳳蝶時才有。
  意外的得到了布倫希爾德首肯,邦尼為魔鬼魚二型水陸兩用艦艇設定好了自動駕駛程式。就要隨洪月笙出發時,白虎突然低聲叫住醫師艾米麗。
  “什么事?!”艾米麗語氣生硬,對于布倫希爾德竟然放走了洪月笙,正氣不打一處來。
  白虎從背后拿出了一個小盒子塞給艾米麗,遞的時候五尺大汗竟然還臉紅了,顯然盒子已經隨身攜帶了了很久。隨后他話也不說就跟著洪月笙登上魔鬼魚。
  “哎,這什么啊。”艾米麗嫌棄地打開沾了白虎手汗的盒子,竟意外地發現里邊是一朵嬌嫩的永生花,但和上個世紀的制作手法不同,如今的技術真的可以讓花朵延長生命,所以和真花無異。
  “阿楸!阿楸!”聞到鮮花的香味,艾米麗忍不住不停地打噴嚏——白虎并不知道,艾米麗對花粉過敏。
  “真是個傻瓜呢!”艾米麗咒罵著,但是也不僅笑起來。
  盡管洪月笙和白虎已經登上魔鬼魚,青蛇卻和邦尼在一起遲遲沒有上船。
  “蛇哥快點啊!”白虎呼喚同為殘缺者的哥哥。
  但青蛇卻看著洪月笙,鼓足勇氣說出口:“二當家的,從這次總督府事件后我仔細考慮過。我覺得。。。我不是個適合實戰的人,而且我已經有家室了。”他看看身邊的邦尼:“如果您能準許的話,我想我在后勤方面可以給您更有意義的協助。”說罷,他和邦尼兩個人的手越握越緊。
  “蛇哥你!”白虎一聽有點急了,但是洪月笙抬手制止住白虎發作,他點點頭:“我明白了,每個人應該有自己的選擇。”他看向白虎:“我們走吧!”
  白虎無奈,盡管不情愿又不好違背洪月笙的命令,于是再不看青蛇,氣哼哼地率先鉆進駕駛艙。
  洪月笙最后看了一眼岸上,布倫希爾德并不在視野中,他略感失望,然后也轉身進入魔鬼魚。片刻之后,魔鬼魚周身的燈光亮起,好像沉睡的巨獸蘇醒過來一樣,低吼著翻入水中。
  舊倉庫二層不起眼的位置,布倫希爾德正站在那里,目送魔鬼魚消失在水面里。不知怎的,嘴唇上的舊傷再度裂開,微咸的血流進口中。
  “Captain,there’s_a_sign_of_underwater_equipment_detected_in_Mirage_canal,is_it_necessary_to_report_to_the_Security_Dept?(隊長,檢測到海事運河水域有水下裝置運動跡象,需要上報安全局嗎?)”
  海市蜃樓情報處中,魯伯特接到屬下的電話報告。此時魯伯特正背向電腦,看向窗外。
  他正處于二層,而在他看向的方向,是臨時安置有待確認身份的死難者的臨時場地。成百上千的尸首被蓋著白布擺放在地上,占滿了整個大廳。
  魯伯特反常地咬著自己的食指關節,眉頭緊縮,神情復雜而悔恨。
  “Captain(隊長)?”
  魯伯特回過神來,轉身按了一下電腦的按鍵,隊員匯報的水域圖像傳送過來,是一個體盤菱形的巨大陰影,儼然就是魔鬼魚水陸兩棲艦艇。魯伯特沉默了半響,然后回答:
  “Not_now,follow_it.(先不要上報,但保持跟蹤。)”
  海事運河水下,魔鬼魚正扇動著鳥翼狀的三角形雙鰭,駛向舊城區方向。
  洪月笙站在指揮席上看著面前呼嘯而過的水流和未知的未來,腦海中再次浮現出空中渡船毀滅前,環繞電子屏幕上的劉岳泰的臉,亞寧之虎的嘴唇動了動,慢慢地說:
  “這一切只是開始。小子,如果你能活下來的話,來找我。”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山西新十一选奖结果 河南福彩快三最近100期 真钱捕鱼游戏 腾讯三分彩下注什么意思 排列五预测分析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 腾讯股票 广东十一选五网上投注 河北快三推荐结果 二分时时彩计划官网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 乐牛配资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群英会20选5中奖规则 排列五几种投注方式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下载安桌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