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六十章:時光的印記

  有軌電車光滑的車體側面倒影出變形的街景和行人,就好像在照哈哈鏡一樣,卻唯獨沒有洪月笙和白虎兩人的影像。
  原來是麗莎調用了洪月笙對過去老城的記憶,通過獅心王機甲射出的AR(Augmented_Reality增強現實)光線把虛擬影像疊加到了真實的環境上。而這些回憶,也僅僅存在于燈光所能及的范圍內,光之外,依然是一望無際的廢墟和死寂,繁華市井和殘垣斷壁重疊在一起,有一種詭異的感覺。
  電車駛過去后,記憶中的鳳蝶和靈子卻已經消失不見了。
  “找不到想找的東西了嗎?那就在電車上想乘多久,就乘多久,覺得合適再下車,該找到的總會再遇見的。”過去閑逛時,鳳蝶總會這樣百無聊賴,不負責任的說。
  洪月笙于是帶著白虎沿著電車行進的方向前行,邊走邊左右張望,尋覓她們的蹤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難得是歡聚,唯有別離多~”
  獅心王機甲肩部的探照燈光掠過布滿垃圾的河道,渡船上唱詩班的少女正唱著“送別”,把河左邊的美達布索亞人區和右岸的亞寧人生活區分割開來。一對美達布索亞年輕戀人正坐在左岸咖啡店的彩色玻璃后邊談情說愛,電影院門口掛著老舊功夫電影或仨級片的海報;而右岸則是貼滿小廣告的殘破東方建筑,一層的老式理發店里,理發師正在給老街坊剪發;肉店的老板把剛開膛破肚的新鮮活魚放入塑料袋中遞給準備歸家的亞寧主婦;茶館中看報紙的老先生正在慢慢地品著茶;他上邊的二樓住客正“嘩啦啦”打著麻將賭錢,旁邊窗戶里的戲子則咿咿呀呀唱著戲。行人,街道,樓宇。。。。浮光掠影般,從他身邊溜走。
  “冰糖~葫蘆!”
  “燙面的餃子兒~好吃不貴嘞哎……”
  舊城小販的叫賣聲又從亡靈的世界中低回婉轉的傳來。這里曾是豌豆黃,餛飩,豆汁兒,****,炒肝,鹵煮等等煎炒煮炸樣樣齊全的美食街,即便是在寒冷的冬日,由于價廉物美,依然紅火,空氣中仿佛又彌漫起酸甜苦辣的味道。
  “燙手熱嘞哎——鐵蠶豆,蕓豆餅噢……”洪月笙記得這位在冬日里賣蕓豆餅的小販,是位干瘦的五十歲老人,無論寒暑還是風雪,總是從早上八點就準時到這里,然后一賣就是一整天,有時可以一直賣到午夜,以前每到那時,妹妹洪靈子都會不管不顧的奔過去。
  于是洪月笙便循聲走過去,果然看到洪靈子就蹲在老人身前的橢圓形保溫箱前,兩眼放光地盯著打開的箱子中熱氣騰騰的蕓豆和香味兒撲鼻的蠶豆。
  “咕嘟嘟~”身旁傳來灌酒的聲音,他回過頭,正是剛才尋覓不到的鳳蝶,她穿著墨綠色夾克,正一只手插著兜,另一手中端著半聽小麥啤酒,溜達著走進AR光線里。她從洪月笙身邊經過時,他幾乎再次感覺到鳳蝶輕微的呼吸和淡淡的香氣。
  “噗呲!”看著靈子大小不一顏色各異,可憐楚楚的求助目光,鳳蝶不僅把嘴里的啤酒都笑噴出來。“好啦好啦,給你錢。”她從兜里掏出幾枚硬幣。這時她轉頭看向洪月笙的方向,就好像他真的站在那里在搖頭勸阻鳳蝶不要太慣著靈子一樣。
  洪月笙微微側頭凝神看著她,眼睛中顯出憂傷的淚光。
  “下不為例,“嚴格的大哥哥”~”鳳蝶一邊拿洪月笙開玩笑,一邊還是把硬幣塞到靈子手里。靈子正要接,鳳蝶又把手抽回來:
  “只能買蕓豆餅,不可以買鐵皮兒蠶豆,會把牙崩壞了的。”
  靈子裂開她的三瓣嘴笑起來,嘴中是尖尖的好像鯊魚一樣鋒利的牙齒,似乎和會被蠶豆崩壞的牙齒相差甚遠。。。盡管如此她還是猛地點點頭。
  “去吧!”鳳蝶笑著揉揉靈子短而蒼白的頭發,看著她像只瘸腿小貓一樣興沖沖地沖向貨攤。
  老人自亞美戰爭前就在街邊擺攤,對于像靈子這樣的殘缺者的怪異相貌早已習以為常。他收了硬幣,將已經煮得爛乎的蕓豆放在一塊干凈的白布上,把口兒擰緊,在手掌上拍打擠壓成圓餅狀。不管人買多少,他都是這樣一個一個地做,非常認真,很有耐心,等擠壓好形狀,再撒上椒鹽兒,然后把熱氣騰騰的蕓豆餅遞到靈子手上。。。
  “我們該走哪個方向?”白虎的聲音把洪月笙從回憶中喚回來。原來他們正好到了一個十字路口,雖然同樣來自舊城,但是白虎其實出身自鄉下,海市蜃樓對他來說并非那般熟悉。
  洪月笙甩甩頭,艱難的把目光從左側街角處的靈子,攤販的幻象上移開,把燈光移向右方,雙手抱著蕓豆餅滿足地吃著的靈子的身影隨之消失。
  “往右拐,走大路。”他說,那是春之嵐街的方向。既然在總督府事件里他察覺到鳳蝶還生還的可能性,那么鳳蝶家是他想去查看的第一個目的地。燈光照到上邊歪歪斜斜吊掛著的破碎的指揮燈上,紅綠燈好像復活的靈魂一樣,從實體中又挺拔起來,紅光消散,綠燈亮起,下邊等待通行的一群群路人突然從粉紅色煙霧中走出來,一隊舉著小旗子的小學生跑過來,白虎本來就身材巨大,現在又駕駛著獅心王機甲,躲閃不及,吵吵鬧鬧歡笑著的小學生就“嗖”的一下穿過他的身體。
  白虎捂著胸口,轉頭向身后看去,孩子們已經跑進身后的虛無中,消失了。他再低頭看向腳下,卻只有累累尸骨,他深呼了一口氣,卻無法控制自己由于莫名的緊張而急促的呼吸。
  電梯轟鳴聲就好像一種低沉的喘息,終于抵達了醫院最底層。
  第一道門打開后,前方還有一道更為厚重的特殊合金大門,上邊清晰的顯示著“MI_Treatment_Center(精神矯正中心)”的字樣。隨著機械滾軸轉動,大門才往兩側緩慢的打開,露出身材高挑,一席金發的布倫希爾德。
  電梯外是一條一直通往深處的深灰色鋼筋水泥走廊,兩旁與其說是病房,不如說更像關押重刑犯的牢房,只有個小小的透氣窗口。
  布倫希爾德剛邁出電梯,紅外線就掃過她的身體,頭頂上的廣播隨之響起:
  “You’re_about_to_enter_the_severe_mental_illness_ward,please_obey_the_visiting_rule!!(您將進入重度精神病區,所有探視者需嚴格遵守探視規則!!)”
  混雜在警告聲之間的,是走廊兩旁的病房中不斷傳來駭人的哀嚎,撞門聲,哭喊聲不絕于耳,猶如一棟受盡煎熬的地獄一般。
  但隨著布倫希爾德的深入,那段異邦語言的歌聲漸漸取代了悲鳴,與其他病人相反,聲音顯得莫名的平靜:
  “Spi_mladYenets,moy_PrekrasnY.
  BaYushki_baYu.”
  “Tikjo_smotrit_mesYats_YasnYY,
  V_kolYbel’tvoYu.”
  歌聲從走廊盡頭的房間傳出來,待布倫希爾德靠近時,門口的通話器亮起來:
  “WARNING!!!Keep_away_from_the_glass_wall!(警告!!來訪者需遠離隔離玻璃!)”
  Never_let_down_your_guard!So_far_more_than_ten_doctors_and_nurses_have_suffered_different_levels_of_mental_ss_the_SOS_button_if_anything_abnormal_happens!(請務必不要掉以輕心,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超過十位醫護人員受到不同程度的精神損傷,如果遇到任何異常請立刻按桌下緊急救援鍵!)”
  布倫希爾德點點頭,合金門才在電機聲中沿著滑軌打開,屋內的歌聲依然持續:
  “Stanu_skazYvat’Ya_skazki,
  Pesenku_sPoYu,
  TY_zh_dremli,zakrYvshi_glazki……”
  一個被精神病約束衣緊緊束縛住的女人,背坐在分割訪客和病人的厚厚的玻璃隔層里,嘴里獨自哼著那首歌。她有著和布倫希爾德一樣的金色頭發,但是探視室中刺眼的白光讓她的金發顯得慘白,并且已經雜亂不堪且非常稀疏,甚至可以看到頭皮。
  聽到布倫希爾德走進來的聲音,女人停下吟唱,被約束衣繃緊的后背略微顫動了一下。
  “我的小郁金香~珂絲噶爾達克,”女人用亞寧語叫出一個陌生的名字,“你來了。”
  珂絲噶爾達克。。。布倫希爾德眼前又浮現出兒時那片花園,在陽光下嬌艷的郁金香花朵后邊,是波光粼粼的碧海。
  “是,我來了。”滑動門沉重地關閉上,布倫希爾德的聲音在房間中帶著低沉的回響:“紹爾嬏夫人。”
  ——————
  再次看到位于春之嵐街已經斷裂的城際列車軌道下的閣樓還健在時,洪月笙不由得心中一喜。趕忙奔向鳳蝶故居,然而獅心王機甲才剛剛踏上閣樓,已經腐朽的臺階就不堪重負變成灰燼。洪月笙一個趔趄,但立刻啟動背后推進器,幫助機甲平穩落地。
  然而他面前通往二樓的臺階就好像被點燃的引線一樣,從下到上瞬間變成了煙塵,最終連整個建筑都融入到焚香的煙霧里了。
  洪月笙怔了怔,抬起手來,灰燼從機械手的指縫中滑下。他一臉黯然,嘆了口氣。
  當~當~當~
  遠處突然傳來陣陣鐘聲,那個方向遠離AR光線能照射到的范圍,是真實發生的。
  “白虎!我們去看看!”洪月笙立刻操縱機甲轉身疾如風般的沖鐘聲方向跑去,后邊白虎也趕緊跟上。
  穿過兩旁掛著黃黃紅紅殘破絲帶的花街,眼前就是布滿腳手架正在改建的寺廟:這里是逢年過節的時候,洪月笙,鳳蝶和靈子前來拜佛的地方。
  穿過好似云海的白沙庭院和掛滿一圈圈香塔的外殿,當當的鐘聲越來越近。洪月笙仿佛又能聽到過去佛經的頌歌,嗅到焚香的味道,以及裝有幾百只命數竹簽的木筒嘩啦嘩啦搖動的聲音。
  “如果搖到的竹簽是兇怎么辦?”過去尚稚嫩的洪月笙的詢問聲在耳邊回響。
  洪月笙操縱機甲一把推開前邊正殿高大的木門!空空蕩蕩的正殿廣場中,連接著上方鐘擺的血紅飄帶在微風中飄蕩,下邊握著飄帶的正是鳳蝶,她回過頭,微風清拂著她秀麗的容顏,露出的微笑猶如沐雨的桃花:
  “那就一直搖到“吉”為止吧。”
  。。。。。。
  “你還記得嗎?你小時候,我和你父親總是唱這首搖籃曲給你聽。”
  坐在布倫希爾德對面,那位一直稱呼她為“珂絲噶爾達克”的女性病人費勁地扭動身體,轉椅“吱嘎吱嘎”地帶著她轉過來。她的面頰極度消瘦,嘴唇干癟,幾乎沒有多少血肉。長期痛苦的折磨讓人難以分辨她的實際年齡,失去光澤的臉部皮膚耷拉下來,顯得非常可怖。唯獨那雙大大的綠寶石色眼睛,神經質地注視著布倫希爾德,里邊閃爍著悠悠的綠光。
  布倫希爾德點點頭。
  “你今天話不多啊。。。”被稱作紹爾嬏夫人的女人說,“但是我昨晚夢到了你,在夢里,你很多話。”
  “我。。。”
  我遇到一個人,布倫希爾德想說。
  但是她欲言又止,把本來已經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改口說:“我沒什么事,只是終于空下來,可以來看看您。”
  “真的嗎?”紹爾嬏夫人僵硬地側過頭,頸部骨骼發出格拉拉的刺耳聲音,“不想讓我多了解一下嗎?”
  她輕輕抬起身體中唯一從束縛衣中露出的半截右手,朝向玻璃隔層,蒼白的手指像蝴蝶的翅膀一樣在布倫希爾德面前搖擺著,好像有一種攝魂的魔力。。。
  布倫希爾德一時間被那魔力的波動所吸引,但是她迅速反應過來,上身往椅背后仰了一下,眼前的隔離玻璃上漂浮著猶如在水面下的電子字體:
  WARNING!!!Keep_away_from_the_glass_wall!(警告!!遠離隔離玻璃!)
  清醒過來的她不僅沒有抬起手,反而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向桌面下的緊急救援鍵。
  紹爾嬏夫人散落長發后的嘴唇微微上挑,笑起來:
  “呵呵呵,你竟然寧愿相信仇人的話,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親生母親嗎?”
  她故作傷心狀:“這還真是讓人傷心呢。你怕我會奪走你的魂魄嗎?別怕~我怎么會奪走我的女兒的魂魄呢?”
  布倫希爾德搖搖頭,站起身來,紹爾嬏夫人繼續說道:“這么快就要走了嗎?”
  ”我只是希望您身體安康,看到您沒事,我就放心了。”布倫希爾德故作鎮靜回答,其實剛才當紹爾嬏夫人的手靠近她時,即便有厚厚的玻璃隔著,她卻依然感到內心一瞬間要被掏空了一樣,現在還有中虛無感。
  “時間不早了,我還有任務要做。”她說罷,轉身就打算離開。
  “喂,你想問的那個男人。。。”紹爾嬏夫人突然說出了句沒頭腦的話,布倫希爾德轉過頭,睜大眼睛看向母親。
  “這是沒有結果的愛,忘記他吧。”她說。
  “二當家的!危險!!!”
  白虎大喊,竟然抬起手中機槍沖著洪月笙眼前的鳳蝶開火掃射!槍火擊穿了鳳蝶的臉部,脖頸,胸部的衣服。。。
  “白虎你干什么!!”洪月笙歇斯底里地大喊,反而舉槍朝向白虎,另一只手想去扶已經被擊打的千瘡百孔的鳳蝶,卻沒想到一只渾身焦黑,筋肉和骨骼已經黏連在一起的干尸突然穿過鳳蝶的身體撲向他,長開有如黑洞一樣的大口沖著洪月笙臉部咬過來!!!
  砰!就在干尸距離洪月笙臉部近在咫尺的時候,白虎的大火力子彈射穿了干尸的胸部,它整個身體在空中像黑礦石一樣破碎,粉碎散落在地。那枚頭部滾輪在地上,翻了幾圈,最后停下來時正好半張臉看向洪月笙,隱約可以看出是過去經常分給洪月笙齋飯的方丈,只是毫無血色的面孔充滿猙獰。
  洪月笙這時才意識到是由于自己剛才太過專注,竟然沒有分辨出是鳳蝶的虛擬影像疊合在鐘擺下的干尸身上。
  他苦澀地看了眼方丈尸首,又回頭向白虎點點頭,以示歉意。白虎傻乎乎地笑了一下,對剛才被洪槍指絲毫不介意。
  “但是。。。”白虎瞧著干尸殘骸,問道:“這到底是什么鬼東西??”
  話說還沒落,就聽到寺廟外凄厲的尖嚎聲和嘈雜的踏地聲。
  “是鐘聲!”洪月笙恍然大悟:“鐘聲把“他們”都引來了!!”
  果不其然,本來空空蕩蕩的街道,被突然被不知從哪里走出來的,成百上千的黑色干尸擠滿,正如沖向漩渦中心的波浪一樣從四面八方撲向寺廟!
   無彈窗小說網(www.nzedifgb.buzz)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北京pk10冠军技巧 股票融资的利率多少 中国福利快乐十分技巧 时时彩计划安卓手机版 宁夏11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江西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上海快三大小软件 赌钱压的多顺口溜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图 2013排列5开奖结果 株洲股票配资公司招聘 贵州十一选五玩法规则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十一月二号 女人赚钱靠什么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最新开奖公告 河北11选5模拟选号 炒股1000能赚多少